第十章 坚定

  刘天雄点了点头,也扫了一眼郑东峰等人,记在了心里。

  同一秒,郑东峰、陈大洪、郑煜等人刹那间就紧张的窒息了,一个个脸色更是惨白惨白起来。

  心中的恐惧疯狂的凝聚,有几个胆小的,已经开始哆嗦,他们后悔了,后悔了之前对于苏尘的嘲讽,苏尘的报复竟然来的如此如此迅速?

  可他们却怎么也不知道,苏尘对他们的愤怒、恨,可不是因为他们之前的嘲讽,而是因为他们的冷漠。

  “对了,如果有一日,你觉得自己有实力了,或者是有信心找我报仇了,你可以找我,我叫苏尘!”最后,苏尘认真对刘天雄道。

  留下这一句话,苏尘在所有人畏惧、害怕的眼神下,走到了林岚欣的身边,拉起林岚欣的小手,朝着大厅外走去。

  所有人的眼神都盯着苏尘和林岚欣的背影,沉寂、沉寂、再沉寂。

  ————

  拉着林岚欣的小手,漫步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苏尘走的很慢。

  “苏尘,我……”突然,林岚欣开口,想要说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来。

  “你想问我,为何突然有了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苏尘停下脚步,看向林岚欣,笑容非常的温暖。

  前世的百年,他一步一步成为了玄气宗师、丹药大师、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医,无数人尊敬他、敬畏他。

  他拥有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实力、地位、财富等等……但他,从没有这么发自内心的笑。

  此刻,苏尘却笑的如此纯粹。

  “不想问,只要我知道你是苏尘,就够了!”

  “岚欣,这一世,除了我,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下一秒,苏尘突兀的搂住了林岚欣,紧紧地搂住。

  “你也不准欺负我!”林岚欣皱了皱小琼鼻,傲娇的哼了一声,娇躯被苏尘搂在怀里,她娇软着,莫名的安静、温暖、新安。

  “岚欣,中午我没吃饱,你回去给我再做点饭菜吧!我要吃麻婆豆腐、冬瓜炖排骨还有西红柿鸡蛋汤!”

  “你……你不是说我做饭不是很好吃的吗?”林岚欣小声的道。

  “好吃,一直很好吃!”苏尘苦笑道,心底却是心疼。

  他的确说过林岚欣做饭不是很好吃,可前世,在林岚欣死后,他吃过无数的山珍海味,最最最怀念的,却依旧是林岚欣做的家常饭菜。

  有时候,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贵。

  前世,生在福中不知福啊!!!

  “那,那我以后一直做给你吃。”

  “我们回家……”苏尘松开了林岚欣,轻声道。

  “恩!”林岚欣娇躯一颤,清纯而又美丽的脸蛋上披上了一层红晕,一个‘家’字,让她羞涩而又甜蜜。

  两人都没有提出要做公交或者打的。

  就这么走着。

  不多时。

  就在距离城丰大学不远处的一家酒店门口,苏尘却突然抬头,看向那酒店的招牌,皱了皱眉头,想起了什么!!!

  “苏尘,你怎么了?”林岚欣好奇的问道。

  “没……”苏尘叹了口气。

  百纳大酒店啊!这同样是一个印刻在他脑海最最最深处,永远不能忘怀的地方!

  前世,他有太多太多太多的遗憾,也对不起太多太多的人。

  而其中,要说最让他难以释怀的,却是三个女人。

  第一个,自然是林岚欣,她几乎算是因自己而死。

  第二个则是萧鸢,自己可以说因她而生。

  萧鸢,一个优秀到几乎让所有男人都自卑的女人。

  她有着倾国倾城的容貌,还拥有着让人惊叹的才情,更拥有一颗善良的心。

  而他与她的事,就始于百纳酒店。

  此刻,苏尘抓着林岚欣的手,本不应该想起其他的女人,可是……恰好经过了百纳大酒店的门口,记忆如潮水一般涌现。

  前世。

  在林岚欣死后,他的所有念头都在报仇上,他疯狂的调查当时林岚欣是怎么死的?

  一年后,他查清了一切,开始着手报仇。

  可惜当时他还没有修武,就一个普通人,想要报仇太不容易,尤其面对徐鸣这样一个城丰市一流公子哥,难如登天。

  但,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不短时间的跟踪,最终还是找到了一个不错的机会。

  那天晚上,徐鸣参加了一个慈善晚宴,保镖也不在身边,鱼龙混杂,他毫不费力的混进去了。

  他怀揣一把水果刀,乘着诸多公子、小姐跳舞的时候,他靠近了徐鸣,想都没有想,直接动刀了。

  结果显而易见,他没有成功。

  他还是小瞧了徐鸣!!!

  一个长时间练拳脚的徐鸣,不是当时那个还没有修武的他能够杀的了的。

  即使他那一刀的确戳中了徐鸣,可却没有要的了徐鸣的命。

  之后,他的下场可想而知,直接被打断了一条腿,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然而,就在徐鸣准备要了他的命的时候,是萧鸢站出来,阻止了徐鸣。

  他问萧鸢,为何要站出来阻止徐鸣杀自己?

  萧鸢说:你的眼睛里是彻骨的仇恨和纯粹,不可能是一个坏人,之所以要杀徐鸣,一定是因为徐鸣做了什么事,把你逼上了绝路。

  就是那么一句话,让苏尘孤寂、痛苦、绝望的心看到了一抹希望,找到了一丝生机。

  并且,当晚,萧鸢把他带回了萧家,让萧家的私人医生把他从重伤中救了回来,虽然他残了一条腿。

  没有萧鸢,他前世早死了,哪里还能成为后来的玄气宗师、丹药大师、神医?更不会重生这一世。

  可以说,是萧鸢给了他一条命。

  而在萧家的那段时间,他才知道,萧鸢的身体不太好,似乎是得了一种怪病。

  因为那怪病的折磨,萧鸢日渐憔悴,苏尘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发誓要成为神医,他要救萧鸢。

  可惜,最终他却没有成功,因为,他是在离开萧家后的第五年,医术才有所成就。

  再回到萧家,萧鸢已经死了几年了!!!

  “这一世,我应该可以治好你的怪病了吧?”苏尘在心底喃喃自语,不由得又是一阵苦笑。

  与他纠葛的女人还真是不少,而且,每一个都是那么优秀,每一个对他来说都非常非常非常重要,每一个都是他前世的遗憾,每一个都是他这一世绝对不能辜负、放弃的。

  “前世,我孑然一身、孤独一生,这一世,身边会有许多女人一路相伴、陪我见证浮生繁华、一世精彩吧?”

  苏尘摇摇头,叹口气,继而,他的眼神又坚定了起来,他也不是纠结之人,既然这一世注定要如此,自当想开。

  至少,他知道,自己不管是对林岚欣还是对萧鸢,都是纯粹的,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改变她们的命运、为她们遮风挡雨,哪怕是生命,也在所不辞。

  想通了后,苏尘更加紧的抓住林岚欣的小手,继续漫步着。

  半小时后。

  两人回到了公寓。

  走进公寓,刹那间,苏尘只觉得恍如隔世。

  “你看电视,我去做饭!”林岚欣脱掉那白布鞋,脱掉印着卡通图案的袜子,露出白净的、吐着淡粉色指甲油的小脚丫,穿着拖鞋,欢快的朝着厨房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