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麻烦

  关于徐鸣,苏尘太了解了!!!

  前世,为了报仇,他对徐鸣进行了最最最最详细的研究。

  苏尘甚至都能说一句,他比徐鸣自己还要了解他。

  徐鸣有两个爱好,第一,女||色,第二,练武,而这颗玄气种子,可以让徐鸣彻底与这两个爱好无缘了,不仅如此,他还只能永远的坐在轮椅上时刻饱受骨骼关节的疼痛,生不如死吧?

  “下半辈子,好好享受!”深吸一口气,苏尘收敛情绪,他深深的看了徐鸣一眼,站了起来。

  “为……为什么?为什么这么恨我?”当苏尘站起来后,徐鸣问道。

  徐鸣也不是傻子,他似乎感觉到苏尘与自己早就认识,且,生死仇敌一般。

  苏尘转头,深深的看了徐鸣一眼,没有回答,为什么要回答?呵呵……

  “张清梦,你个该死的女表子,老子总算是找到你了!”就在这时,突然,毫无征兆的,大厅门口,传来一怒喝之声。

  然后。

  一个身穿黑色衬衫、休闲裤、带着墨镜、手臂纹着纹身的三十来岁的男子快步走了进来。

  那墨镜男子死死地盯着张清梦,明显的,脸上全是怒火和怨恨。

  “宋……宋坤……”张清梦身子一颤,脸色一下子刷白刷白的,而同桌的其他人,则是好奇的看向张清梦,怎么回事?为何有人来找张清梦的麻烦?而且张清梦看起来还非常的害怕。

  “欠老子的钱,还想躲,你他-妈能躲得过去吗?”墨镜男子已经冲到了张清梦的身前,声音更大了。

  “我……”张清梦下意识的后退,怕的浑身哆嗦。

  她为何今天要将林岚欣介绍给徐鸣,就是她知道徐鸣好||色,而林岚欣又非常非常非常的美。

  而只要她张清梦这一步成功了,那么,她就算搭上了徐鸣,有徐鸣罩着,也就不怕宋坤了!!!

  宋坤。

  一个还算有点钱的富二代,一星期前,她在赌场玩嗨了,可身上没有什么钱了,而当时,宋坤也在赌场,正好又找她搭讪。

  她见宋坤挺有钱,也就把他当凯子了,当晚,她又输了三四百万,都是宋坤的钱。

  在之后,她找了个理由,甩了宋坤!

  本以为就这么算了。

  没想到,这宋坤根本不是善茬,吃了这个亏,哪里就能这么算了?

  如今,宋坤就和疯子一样,一直追着她不放!

  “你真当老子是凯子了?草你妈的,你欠老子三四百万,仔细算一下,连本带息三四千万了,今天你要是不还钱,老子保证把你卖窑子里去!”宋坤欺身上前,毫无顾忌,抬起手,狠狠地、一把抓住了张清梦的头发,怒吼道。

  “我……我……坤哥,饶了我,我没钱,求你了……”张清梦直接都瘫软了。

  她完了!

  徐鸣现在自身难保,不怪罪她都算好了?她哪里还能让徐鸣罩着?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绝望之下,张清梦看向郑煜、林岚欣等同桌的朋友,她在求救。

  可惜,没有人搭理她。

  郑煜等人可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当然是自身无事高高挂起,就这么现实。

  而林岚欣虽然善良,可在她看来,张清梦恶人恶报、活该。

  一想到苏尘现在所要遭受的危险和未知的后果,她甚至恨不得给张清梦几巴掌,又怎么可能会救她?

  “不错!”苏尘看在眼里,眼神中有些赞赏。

  他喜欢林岚欣的善良、单纯,但,绝对不喜欢一个以德报怨的二傻子。

  林岚欣真要这时候还站出来帮张清梦,他会失望的。

  还好林岚没有。

  “前世,并没有出现这个墨镜男来找张清梦麻烦的情况,看来,前世,因为岚欣摔下楼梯,生日聚会早早结束了,墨镜男找来的时候,没有找到张清梦,而这一世,张清梦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苏尘心里想到,眼神玩味的盯着张清梦。

  张清梦现在的求救,却没有一个人帮她,与之前世岚欣的遭遇,多么相似?

  可张清梦活该!

  “绝望吗?好好的绝望吧!体会体会前世岚欣所遭受的绝望吧!”苏尘深吸一口气。

  “饶你,饶你麻痹啊!!!”宋坤倒也是一浑人,脾气上来了,哪里还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要大嘴巴朝着张清梦的脸上呼去。

  然而。

  这一巴掌还没有下去。

  突兀的。

  “爸,爸,爸……”远处,刘步羽大声喊道,寂静的大厅里,他的声音非常的清晰,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激动和委屈。

  刘天雄来了!

  城丰市正真的大人物之一的刘家家主来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挪动眼神,看向刘天雄,包括宋坤。

  刘天雄已经有六十岁了,但,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四十岁一般,一身中|山装,面无太多神色,国字脸,两撇胡子,眼睛不大,却炯炯有神、充满了睿智和阅历。

  他一个人来的。

  但,在场的,却没有任何一人敢忽略他。

  刘天雄站在那里,明明就是一个普通人,却给人一种喘不过气来的不怒自威的气息。

  甚至,很多人在看刘天雄一眼后,就赶紧收回眼神,竟然没有勇气再多看刘天雄一眼。

  这是一位跺一脚,整个城丰市都要地震的巨头啊!!!

  宋坤的脸色都变了,因为,他曾经有幸远远地看过刘天雄一眼。

  这位可是城丰市正真的大人物,如果和刘天雄相比,他宋坤就是蝼蚁中的蝼蚁。

  “爸,杀了他,求你了!”刘步羽更加激动了,他脸色涨红的哀求道,在他心中,父亲是无所不能的。

  刘天雄看了刘步羽一眼,又看向朱鹤。

  朱鹤快速走上前去,到了刘天雄身边,他小声的说了一些什么。

  良久。

  刘天雄点头,表示明白了,接着,他朝着苏尘的方向看去。

  顿时,刘步羽浑身热血沸腾,父亲要为自己报仇了。

  而大厅内的其他人也都看向苏尘,清一色的默哀的眼神。

  下一刻。

  刘天雄朝着苏尘走去,一步一步,步伐不快,可每一步,都仿佛压在众人的心底,让人喘不过气来。

  很快。

  刘天雄到了苏尘身前。

  大厅内,气氛凝固到了最最最极点。

  “苏公子,犬子有眼无珠,得罪苏公子,刘天雄代他给苏公子道歉!”悄无声息中,刘天雄在所有人呆滞的眼神中,竟……竟……竟重重的鞠躬。

  刘天雄道歉了!!!

  这……这怎么可能?

  一刹那,大厅内,仿佛再无一个活人,连心跳和呼吸声都没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