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安

  “现在知道害怕了?”林岚欣的脸色落在了张清梦的眼里,不由得,她心底充满了畅快的得意。

  同一时间。

  苏尘突然转头,缓缓踱步,走到了桌子旁,且,那许许多多双眸子的注视下,他坐了下来。

  直到此时此刻,他的脸色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岚欣,坐,站着做什么?”苏尘笑着抬头,看向林岚欣。

  “苏尘,我……”林岚欣想要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娇躯微微颤抖,坐了下来。

  坐下后,她鼓起勇气,主动牵住苏尘的手,她在告诉苏尘,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会与之他一起面对。

  “呵……”张清梦等同桌的其他人也都坐了下来了,张清梦冷呵了一声,她不知道苏尘为何心态如此如此如此的好,甚至,到了此刻,都没有一点想要逃跑的意思,真可谓淡定如山啊!

  但,张清梦却能确定,不管苏尘怎么样淡定,接下来迎接他的,将是生不如死。

  苏尘仿佛没有感受到大厅内其他人死死盯着他的眼神,他竟是抬起了筷子,继续吃!!!

  实话说,他没有吃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大约是十分钟后。

  “哒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陡然出现,顿时,所有人都朝着大厅门口看去。

  大厅门口,出现了十多个身穿黑色西服、带着墨镜、手拿着电棍的成年男人,这些人一个个都非常的强壮。

  他们是保镖!!!

  是徐家的保镖。

  他们中,基本全都是国内外退役的黑拳拳手,敢打敢拼,甚至都见过血,手里有过命的。

  “少爷!”那十多个保镖出现后,快速走了进来,将徐鸣从地上扶起,恭敬的道。

  “给我上,把这个杂碎朝死里打,留一口气就行!”徐鸣终于有了底气,抬起头,看向苏尘,怨毒的吼道。

  他之所以要给苏尘留一口气,是因为刘步羽,他可不敢擅自要了苏尘的命,苏尘的命应该是刘少的。

  “是!”十多个黑衣保镖异口同声。

  他们抬起了头,十多双眼睛,盯着苏尘。

  杀气。

  杀气一下子就出现了,大厅内,几乎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来自这十多个保镖身上的杀气。

  气氛陡然间紧张了起来。

  “苏尘,怎么办?要……要不你快跑?”林岚欣的娇躯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跑?呵呵……跑的了吗?”张清梦嘲讽的笑道:“我觉得,还是赶紧多吃两口吧!也能做个饱死鬼!”

  同桌的其他人,都笑了起来,笑容充满了幸灾乐祸还有残忍。

  苏尘还是没有说什么。

  片刻后。

  苏尘被包围了,他的周身围着十多个黑衣保镖,看起来,无路可逃!

  “苏尘,你个该死的杂种,你倒是继续牛-逼啊!老子告诉你,你现在就是下跪给老子磕头,老子也不会放过你,我要亲眼看着你生不如死,亲眼看着你和死狗一样躺在老子面前!”远处,徐鸣狰狞的咆哮,发泄一般的大吼大叫。

  “恬燥!”徐鸣的咆哮刚落下,苏尘突兀的抬头,皱了皱眉头,然后,‘嗖’,突如其来的一破空之声响起。

  却见,苏尘手中拿着的那个金属叉子、用来吃蛋糕的叉子,竟是激-射出去了。

  那只有三寸长的叉子,在空气中划过笔直笔直的破空之线,简直就像是射-出的箭矢一般,充斥寒光、速度惊人……

  眨眼后。

  “噗!!!”

  那叉子,凶狠的没入徐鸣的膝盖。

  “碰……”原本已经被他的保镖们扶起来、站起来的徐鸣,陡然间又跪在了地上。

  他捂着自己的膝盖,翻滚在地上,痛苦的嘶吼。

  而那十多个保镖,听到徐鸣痛苦的嘶吼声,哪里还有任何的犹豫和等待,一个个眼眸中闪过寒光,抬起手中的电棍,不顾三七二十一,用尽全力朝苏尘的身上砸去。

  然而。

  让他们怎么也想不通的是,苏尘竟然消失了一般,他们失去了目标。

  正当他们不知所措的时候。

  “砰砰砰……”

  刺耳的骨裂声,接连响起!!!

  清晰可见,苏尘整个人如光如电,围绕那十多个黑衣保镖,一闪而过。

  而的身影从哪一个保镖身旁闪过时,那个保镖的手臂就生生断裂。

  两三个呼吸后,当苏尘停下,那十多个保镖,全都断了手臂,一个个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甚至有人已经疼的昏过去。

  整个过程,苏尘仅仅只用了三个呼吸左右,快到了惊悚的地步。

  做完这一切后,他朝着徐鸣走去。

  “哒哒哒……”苏尘的脚步声,不重,但,因为大厅内太寂静,那脚步声还是清晰的传遍每一个人的耳朵。

  大厅内,这一刻,不管是张清梦还是郑东峰,或者是其他人,全都屏住了呼吸!!!

  他们就算是傻子,也看出了苏尘的强横、不凡。

  苏尘对战朱鹤的时候,他们这些普通人或许感觉不出来苏尘的厉害。

  但,刚才,苏尘只用了几个呼吸,就秒败十多个徐家的保镖,却足够视觉震撼。

  真的很强很强!

  “岚欣,你男朋友会武功?”张清梦看向林岚欣,脸色阴沉不定,显然,苏尘一二再再而三的出乎意料的表现,已经让她有些忐忑、不安了。

  “与你有关吗?”林岚欣根本没有兴趣回答,而且,她也真的不知道。

  “神气什么?就算他会武功,也无用,还是会死无葬生之地!”张清梦哼了一声:“飞机、大炮、枪都在等着他呢!这是热兵器时代!还以为是古代呢?”

  同一秒。

  苏尘已经走到了徐鸣的身前。

  “你……你……你要做什么?”徐鸣瘫在地上,抬着头,红着眼,盯着苏尘,不断的用双手撑着地,不断的后退,怕到了极点。

  “我不会要你的命!”苏尘蹲了下来,幽幽的盯着徐鸣,道:“知道为何吗?”

  说话间。

  苏尘一只手抓住了徐鸣的手臂,徐鸣用力挣扎,却做不到。

  “因为啊!你如果死了,岂不是便宜了?我怎么忍心让你死啊?”苏尘靠近徐鸣,声音里多了一丝嘶哑。

  没有谁能够想象苏尘是怎样的恨徐鸣!!!?那是一种纯粹、坚定到令人发指的恨!

  下一秒。

  苏尘运转体内的玄气,直接传入徐鸣的身子里。

  刚刚入门成为修武者,他能够利用的玄气并不多,但,用来种一颗玄气种子,却足够了。

  前世,苏尘最后不但成为了强大的玄气宗师,还是华夏修武界最负盛名的神医,更是华夏修武界唯一一个炼药师。

  正因此,他很轻松的就在徐鸣的体内种了一颗玄气种子。

  这颗玄气种子是一颗带毒的玄气种子,可以让徐鸣中毒,一种能够让徐鸣下半辈子躺在轮椅上、五肢都用不了的毒,一种能给徐鸣带来骨骼关节处时时刻刻极其疼痛的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