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站住

  “苏尘,我们走吧!”林岚欣走了过来,清纯美丽的脸蛋上满是快乐的笑容。

  “好!”苏尘点头,站了起来,与之林岚欣并排。

  林岚欣的个子在女生中算是比较高的了,差不多有一米七出头,不过,他依旧比她高了半个头,苏尘大约有一米八一的身高。

  淡淡的幽香从林岚欣的身上荡漾缭绕入苏尘的鼻尖,他心神微微一颤,深吸了一口气,不由得更加靠近了林岚欣一些,熟悉的气息,真好。

  “苏尘,为什么我感觉你不一样了?”林岚欣好奇的问道。

  她也说不出来,只是觉得,苏尘似乎不再颓废、自暴自弃了。

  她真的好高兴,她等这一天等了一年了。

  “不管怎么变,我还是苏尘!”

  “恩!”林岚欣的笑容更加美丽了。

  两人在班级里的其他同学的注视下,走出了教室。

  正是放学的时候,虽然大部分学生都在学校住宿,但,也有一部分学生因为家靠近学校或者自己在外面住,所以,朝着学校外面走的学生并不少。

  熟悉的校园小道、熟悉的微风杨柳、熟悉的校园湖,一切的一切都让苏尘恍然如梦。

  然而,走着走着,突然,“站住!!!”一道声音猛地传入苏尘和林岚欣的耳朵。

  苏尘和林岚欣下意识的看向前方,却见,是一男子,二十来岁,一身白色的运动服,戴着棒球帽,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余飞?苏尘微微眯眼,已经认出了此人是谁。

  “岚欣,他就是你喜欢的那个废物?”余飞扫了一眼苏尘,又看向林岚欣。

  “你说话放尊重点!”林岚欣有些生气了,她很善良、和气,但她绝不准有人侮辱苏尘。

  “不是废物是什么?这废物的背景我都查了,首先,他是孤儿,连学费和伙食费都交不起,还是你偷偷给他交的。然后,他的成绩更是垃圾的要命,三天两头逃课,估计这学期得挂十科以上。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小子手无束鸡之力,连个女人都不如啊!”

  余飞不屑的吧唧嘴:“林岚欣,如果你喜欢的男人要是很优秀,我也就忍了,可他-妈-的你喜欢的是一个废物,老子忍不了啊!!!”

  “你闭嘴……”林岚欣气的脸色都涨红了,刚想说什么,就在这时,她的小手,竟是被苏尘抓住了。

  刹那间,林岚欣激动的娇躯颤抖,这是苏尘第一次牵她的手。

  她喜欢苏尘,在电梯里的那两个小时,她就喜欢上了,女人,是感性的,喜欢一个人,就是那么突然,那么的不可思议,那么的没有道理。

  或许苏尘不够优秀,或许苏尘在所有人眼中是个废物,可那又如何?她林岚欣就是喜欢他,深深的喜欢!

  喜欢一个人,从来都不需要什么理由。

  即使这半年来,苏尘如此的颓废,如此的荒废,她也没有嫌弃过,她唯一伤心的就是他对自己的排斥、拒绝。

  可她却坚持着。

  终于守的云开了,她能不激动吗?

  “我们走!”苏尘轻声道,拉着林岚欣的小手,心底充满了温暖和坚定,岚欣,这一世,没有人可以欺负你,这一世,换我来保护你。

  林岚欣甚至忘了余飞的存在,微微低头,美丽的脸蛋上披上了一层害羞的红晕,跟在苏尘身边,她和新婚的小妻子一样。

  “草!!!走?老子准许你们走了吗?”余飞大怒,尤其是看见苏尘拉住了林岚欣的手,心底的嫉妒和怒火疯狂的燃烧起来,二话不说,直接上前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我说话不喜欢说第二遍,让开!”苏尘抬起头,看向余飞,安静的有些诡异。

  “你以为你是谁?一个该死的废物,还不喜欢说第二遍?笑死老子了,什么时候废物也会装比了?老子就是不让,你咬老子啊?”余飞狞笑道。

  余飞的态度十分嚣张,声音也很大,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围观,这些围观的人看向苏尘的眼神,基本上都是幸灾乐祸。

  谁让苏尘是林岚欣的中意人呢?

  正如余飞所言,如果林岚欣喜欢的男人是个天才或者家里有什么大背景也就算了,可他-妈这个苏尘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对了,还是孤儿,这种垃圾,不配得到林岚欣啊!

  苏尘微微抬眼,森冷的眼神盯着余飞。

  “废物,你的眼神好恐怖、好冷漠哦,这么盯着老子,老子都快他-妈快吓尿了,哈哈哈……”余飞有恃无恐,甚至,嚣张的伸着头,满脸得意的笑容。

  下一秒。

  毫无征兆的,苏尘动了!!!

  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就是一脚,简简单单的一脚……

  但,这一脚的速度极快,迅猛如雷,强势如龙虎之威,余飞别说躲避了,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碰!”

  重重的闷声,一下子荡漾开来。

  已经入门成为修武者的苏尘,哪里是余飞可以想象的?即使余飞刚刚加入武道社,可也就比普通人强那么一点点,与苏尘比,那是一天一地。

  “碰……”

  三四米外,余飞狠狠地摔在地上,他捂着自己的小腹,脸色苍白而又痛苦的半跪着,嘴角全是刺眼的鲜红。

  他的脸都扭-曲了,虚汗快速流淌全身,几乎要疼的昏死过去。

  “我们走!”一脚踢出后,苏尘不再看余飞,眼神依旧安安静静,拉着林岚欣的小手,轻声道。

  林岚欣显然有些懵,哪里想到苏尘竟会动手?更没有想到余飞竟不是苏尘的一招之敌?只是,苏尘没有解释,她也不会多问,她乖巧的跟在苏尘身边。

  与此同时,周围那些围观的学生,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会这样?

  真是活见鬼了啊!

  “苏尘,你等着,老子会弄死你的!!!老子发誓,一定弄死你!”

  余飞艰难的抬起头,盯着苏尘和林岚欣,怨毒的嘶吼。

  可惜,苏尘根本没有搭理,如余飞这种小人,按照他的本意,自然是杀了,这样能少很多麻烦。

  但这里是城丰大学,城丰大学的规定是——可以私斗、但不能出人命。

  暂时,他并不想破坏这个规矩,不是害怕,而是他想要在城丰大学多呆一段时间。

  毕竟,城丰大学不简单啊!

  华夏境内不下于一千座大学,与修武界有合作的大学,也就堪堪二三十座,恰好,城丰大学是其中之一。

  前世,他没有在城丰大学呆多久,对城丰大学并不是太熟悉,以至于很多事没有想明白。

  例如。

  为何城丰大学允许学生打架、甚至还专门设了斗武台?

  为何一座大学里,仅仅是武道社就有十多个?

  为何城丰大学内有很多背景、来历很惊人的学生?

  等等。

  这些完全不符合常理,哪里是一座大学应该有的?

  现在,苏尘才明白,这是一个拥有修武者的世界啊!!!

  城丰大学这样的与修武界合作的大学,当然是武道为先。

  “苏尘,余飞的哥哥余河是天铭武道社的副社长,你打了他弟弟……”林岚欣小声的道。

  “没事!”苏尘给了这么两个字,把林岚欣的小手抓的更紧了。

  林岚欣松了一口气,虽然理智告诉她,苏尘会因为打了余飞有不小的麻烦,可她相信苏尘。

  “怎么?打了人,就想要走?”然而,似乎是林岚欣担心什么、来什么,还没走两步,两人竟再次被拦住,一道厚重的声音陡然响起。

  “赵林?”林岚欣蹙起眉头,与之苏尘牵着的小手有了一些香汗,心跳也加速了。

  她紧张!

  因为,眼前之人是赵林,赵林的实力非常恐怖!!!在整个学校,都算是出了名的厉害!

  赵林也是天铭武道社的,但他和余飞可不一样……

  余飞因为哥哥余河,走后门才堪堪加入天铭武道社,而赵林却是货真价实的、天铭武道社数得上的高手。

  从他的体型就能看出来了,近一米九的身高,两百斤在上的体重,全身上下却没有什么脂肪,几乎都是肌肉。

  尤其是那两条如牛腿一般的胳膊,让人惊叹。

  要是仔细看,更能看见他的双拳之上覆盖着的厚厚的老茧,那是练武练出来的。

  曾经有人亲眼看见赵林单手将一颗半人粗的小树劈断,从那以后,关于赵林的事迹一直流传于城丰大学内。

  “赵哥,弄死他,弄死他啊!!!”不远处,余飞大喜,他激动的大声吼道:“苏尘,你个该死的废物,赵哥来了,我看你……看你还怎么嚣张?”

  周围,不少学生小声的议论声,也纷杂响起:

  “苏尘这下惨了,正好遇到了赵林。”

  “赵林可是一狠人,苏尘今天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麻痹的,武道社就是可怕,你惹到了其中一个人,就等于是惹到了整个武道社。”

  …………

  “你也要拦我?”苏尘抬起头。

  “自断一臂,然后跪下磕头道歉!”赵林神色漠然,一字一顿,声音里全是不可置疑。

  赵林并不是想为余飞报仇,因为他自己同样瞧不上余飞,余飞的实力不配进入天铭武道社。

  但,现在,事实就是,余飞已经是天铭武道社的人,有人打了余飞,也就等于打了天铭武道社的脸,他只能站出来。

  随着赵林那杀意十足的话音传递开来,周围围观的学生,一个个都下意识的攥了攥拳头,有些紧张。

  跪下?自断一臂?

  赵林太霸道了!

  武道社的人果然霸道如斯啊!

  不过,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或者说赵林过分了等,因为,赵林和天铭武道社有霸道的资本。

  苏尘与之赵林对视,沉默。

  “怎么?要我亲自动手?”赵林又开口,声音大了,如野兽咆哮一般震耳欲聋。

  “草!!!苏尘,你个该死的废物,刚才不是嚣张?不是牛比的吗?现在怎么和个孙子一样不敢吭声了?”余飞咆哮道,脸色涨红着,眼睛一眨不眨,他要亲眼看见苏尘跪在地上的模样。

  苏尘依旧沉默,他之所以沉默,是因为,这个赵林是个挺不错的练武材料,他有那么一丝欣赏对方。

  可在赵林看来,苏尘之所以沉默是因为在犹豫是不是要自断一臂、是不是要下跪磕头?所以,他不着急,他等着,他相信,苏尘会做正确的选择。

  两三个呼吸后,突然,“滚!”苏尘开口了,就这么一个字,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从他的喉咙里滚滚吐出。

  话音落,呼呼……劲风呼啸,苏尘双脚跨前,单手呈现鹰爪,一爪横出,如疾风闪电,速度惊人,路线诡异。

  电光火石间,‘啪’,他这一爪,直接抓在赵林的肩膀上。

  五根手指宛若钢筋,锋利而又尖锐,竟是没入赵林的皮肉,直扣皮骨。

  赵林的肩膀处的位置的衣服顿时就鲜血淋漓、好不凄惨。

  接着。

  “轰……”

  苏尘狠狠的抬起手,小臂陡然发力,刹那间,赵林整个人竟是如同货物一般,被扔了出去!!!

  扔?扔出去了?这……惊骇震撼的一幕,实在是太刺人眼球了,以至于,周围的学生,全都傻眼了。

  要知道,赵林两百来斤的体重啊!别说被扔出去了,就算是想要推动赵林,都不容易!

  苏尘到……到……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还是传说中的废物苏尘吗?

  而后,赵林生生落地,整个人是双膝着地的,直接跪在地上。

  清晰可见,他的两只膝盖处血流不止,且,那被他跪着的石英石砖块,竟隐隐有裂缝了。

  赵林疼的满脸苍白,如死人脸一般,脸色狰狞到脸骨都要断裂……他惊恐至极的盯着苏尘,心脏都要震惊的爆裂了!

  怎么这么强?不可能!绝不可能啊!

  片刻之后,苏尘扫了赵林一眼,丢下了一句话:“下午,斗武台见,我会挑战天铭武道社所有人,今日过后,城丰大学,再无天铭武道社。”

  那淡淡的、冷冷的一句话,宛若九字真言一般,从苏尘的嘴里吐出。

  一字一音,深深的传入在场所有学生的耳朵里,仿佛是天鼓雷鸣。

  说完,苏尘不做停留,拉着林岚欣离开,留下一群呆若木鸡的学生。

  过了好一会儿,诸多学生才渐渐地有了思维,一时间,他们一个个脸色涨红,激动而又浑噩。

  苏尘一人要挑战天铭武道社?没……没……没听错吧?

  震撼!

  无穷震撼!!!

  饶是已经受伤、躺在地上的余飞、赵林,也都感觉在做梦一样。

  苏尘一人想要灭掉一个武道社?这是彻底疯了吗?城丰大学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

  甚至,想都没有人想过。

  苏尘这是要上天吗?

  但,不管怎么样,这个消息很显然会在短时间内直接席卷整个城丰大学,也肯定会成为城丰大学载入历史的一件事。

  此刻。

  作为当事人的苏尘已经拉着林岚欣走出校门了。

  事实上,林岚欣心头充满了疑问,不过,她没有问,她知道,苏尘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刚出校门。

  “岚欣!”恰好迎面走来一人,对方招呼道。

  是一女子,一身紫色长裙,乌黑的头发,白净而又精致的脸蛋,五官非常的完美,气质也极为的出众。

  此外,她还有非常吸引人的锁骨,平添了三分让人心动的韵味。

  女子穿着一身紫色的长裙,半高跟的高跟鞋包裹着两只精致的小脚,让她看起来亭亭玉立清纯而又不失性||感。

  总的来说,这一个很美的女子,丝毫不次于林岚欣。

  是她?苏尘面无太多神色,但心底却多少有了些波涛起伏。

  眼前这个紫衣女子名为慕紫翎,前世,他只听过她的名字,她与林岚欣一样,是城丰大学的校花之一,但,在城丰大学内,苏尘并没有见过慕紫翎本人。

  倒是后来,他修武了,在修武的世界里,见过几次慕紫翎。

  慕紫翎的背景极为恐怖,慕家在修武界是一个数得上的修武世家,而慕紫翎的爷爷正是慕家的家主。

  慕紫翎的修武天赋极其惊人,前世,她同样成为了玄气宗师,在修武界是赫赫有名。

  “他是?”慕紫翎并不知道苏尘心底想了那么多,看了苏尘一眼,好奇的问道,她自然是注意到了林岚欣的手和苏尘牵在一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