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萧茹芸暴露点什么(第二更)

  第一百九十一章萧茹芸暴露点什么(求推荐、打赏)

  “去开车,不然我下去了!”

  见姬常盯着自己两座山看,萧茹芸立时羞涩难耐,美眸不禁白了眼姬常,催促道。

  “嫂子真美~”

  姬常嘿嘿赞叹一句,也不知是赞叹人家胸美、还是脸蛋儿美,这犊子已经一溜烟,从另一边上了车。

  就算坐在了驾驶座上,姬常这犊子还不忘狠狠盯了一眼巍峨的高山,惹的萧茹芸赶忙将视线转移向车窗外,免得两人都尴尬。

  芳心之中,却一阵美滋滋的。

  所谓女为悦己者容,不正是如此吗?

  车子开出村外,那条路刚好经过李大志家门口,已经搬回村子住的李大志媳妇徐翠英,从门缝里探出头来,一看车牌,立时脸上表情精彩:“果然是这辆车。明儿个会会这犊子去,看看姬家二小子搞啥名堂,怎么总坏老娘的好事儿!”

  姬常只觉得耳朵有些热,心道:谁特么惦记小爷我啊。

  殊不知现在惦记姬常的,却非李大志家媳妇一人,金樽KTV之中,怀中揽着一个学生裙、却浓妆艳抹的小妹的程大强,就在刚刚不久,中山派出所惦记警员来询问过他。

  而且还是经过老大王青龙应允之后,警察找到了他,进行盘问。

  问他下午到晚上七点这段时间在哪儿,都做过什么,有谁作证,车子在哪儿?

  程大强一问,才知道有人开车自己的车子,犯事儿了;杀了两个人,然后警察才找到了他。

  气得程大强一个劲儿的捶强:“尼玛,竟敢开老子的车去犯事儿,真是岂有此理。”

  程大强十分羞辱的将车子被人给抢走的事情说了一遍,那负责盘问的警员也不禁有些瞪眼:那个叫姬常的家伙胆儿挺肥,连王青龙手下打手的车,都敢抢啊。

  程大强最为委屈,这几天交罚款,都交得他苦不堪言,兜里都空了,连找学生~妹的钱都没有了。

  这么,找了个赔偿,还特么是假学生~妹,脸上的粉儿,一抖,都能掉半斤。

  “玛德,那个鸡肠子真该死。老子一定做了他!”程大强气得夯哧夯哧的,粗大的胳膊一揽身旁的假学生~妹,“来,陪老子喝酒~~”

  “嗯~~弄疼人家啦,别那么粗暴好不好?”那所谓的学生~妹娇滴滴的出声,还抛了个媚眼儿。

  程大强一巴掌拍在那女人的挺翘臀上,没好气的瞪着眼睛:“丫的,还装纯,真当老子没看出来是不?好生陪着,少不了你的好处!”

  那假装学会~妹的女孩虽然一脸幽怨,却没敢再吱声,老老实实陪喝酒,还顺带着娇躯往程大强身上乱拱。

  ……

  车子虽然开的飞快,姬常甚至想在嫂子面前表现出一股“老司机”的优越感,但嫂子萧茹芸好似对这一切,很是稀松平常。

  夜路、山路、车子狂飙,虽然好几次都差点掉进悬崖,这一切虽然都是姬常故意所为,就是为了多多吸引一些嫂子萧茹芸的注意力。

  甚至引起这妞的尖叫、从而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胳膊,祈求开慢点,但无疑……姬常失算了。

  萧茹芸始终俏脸神色平常,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晚上开车,又是山路,稍稍注意点!”

  姬常很是有股挫败感,却无处发泄。

  从而心里更加确定,萧茹芸的身世,绝对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甚至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加深厚。

  但这一切,却不是现在需要探究的时候。

  桑塔纳2000虽然开出了跑车的气势,飘逸、急转弯,确实玩的不错,萧茹芸也很是配合的稍稍惊呼了几声。

  足足二十分钟的狂飙,萧茹芸脸上的失落和忧桑明显减轻了不少。

  “小常,咱们回去吧!”萧茹芸主动开口,“谢谢你今天陪嫂子,嫂子很开心~~”

  “茹芸,没有人的时候,咱们就别这么客气,好吗?”

  姬常罕见的没有喊嫂子,而是直呼其名,神情款款。

  萧茹芸俏脸一红,轻轻“嗯”了一声。

  姬常心中一喜,这至少是个好的信号,至少嫂子不反感自己喊的她的姓名,以后的事情,徐徐图之,只在天意,却事在人为。

  “我晚上也没吃饭呢,要不咱们弄点东西吃?”姬常建议道。

  “这荒山野岭的,哪儿弄东西吃,还是回家吧!嫂子给你做!”萧茹芸今天晚上很高兴,也乐意给姬常做点吃的。

  姬常将食指放进嘴巴里,吹了声口哨,一道白色的身影如闪电一般,从山间蹿出,赫然正是那威风凛凛的白狼二哈。

  尾巴摇了摇,跟哈巴狗似的,对着姬常一阵讨好。

  “去,整两只山鸡过来!”

  姬常揉了揉二哈毛茸茸的脑袋,毫不客气的吩咐。

  二哈摇了摇尾巴,转身蹿入山林之间,消失不见。

  萧茹芸好似见怪不怪,而且这二哈确实为她看家护院,做了不少功劳,薄唇轻启,夸赞道:“二哈不错,以后对它好点。”

  姬常一阵而愕然,也没见你们几个女人对小爷好点啊~

  但想想,这事儿好像也不能跟一个畜生比较,姬常也就没说。

  将破旧的桑坦纳2000开到日月湖边,姬常停了下来,“嫂子等我,”姬常下车,蹿进了树林。

  不多会儿,抱着一包柴火到来,很快升起了篝火。

  而二哈好似算准时间似的,嘴巴里叼着两只已经断气的山鸡走来。

  “做的不错!”

  姬常拍了拍二哈的脑袋,接过两只山鸡,在日月潭中一阵去毛、扒内脏,引得日月湖里的鱼儿在岸边一阵乱窜,波光粼粼的,煞是好看。

  野山鸡腿毛、扒内脏之后,姬常架在火上烤,没有随身带盐,但山间不缺调料。胡椒、八角叶塞进野山鸡体内,加上大火烤炙,也是别有味道。

  不多时,外酥里嫩的野山鸡呈现在两人一狼面前。

  二哈早已急的哈喇子耷拉多长,姬常随手将一整只烤好的野山鸡递给萧茹芸,没好气的瞪了眼白狼:“你丫的有点尊严好吗?这是熟食,你应该不喜欢吃才对?!!”

  而萧茹芸已经将整只烤好的野山鸡递给二哈,玉手揉了揉它的脑袋,很是宠溺的说着:“吃吧,吃吧,别听他的。以后看家护院,姐姐还要仰仗你呢!”

  二哈脑袋在萧茹芸胸前高高的山峦上蹭了蹭,低声“哦哦”两声,叼着外酥里嫩的野山鸡到一旁去了。

  姬常一阵艳羡,小爷都没能摸摸萧茹芸的胸呢,你这畜生倒是先占了便宜。

  人比畜生,居然差距这么大~~

  剩下一只野山鸡,姬常和嫂子两人分食,吃的还算痛快。

  眼看夜深,萧茹芸说道:“咱们回去吧。万一妈发现,该着急了!”

  姬常点了点头,心道:小爷还得朝村室转一圈呢,看看沈支书那妞还兑现承诺不。就拉着萧茹芸回家去了。

  即便听到萧茹芸的房间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洗澡声,姬常也不敢用灵魂出窍的方式去偷窥了。尼玛,那吊坠太特么吓人了。

  姬常摸黑,已经蹑手蹑脚,朝着村室方向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