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弄脏了床单是要赔钱的(第一更)

  第一百七十八章弄脏了床单是要赔钱的(求推荐票、打赏)

  这短短十五分钟,吴驰可谓是经历了人间炼狱,不,是比十八层地狱的酷刑还要残忍,还要让人毛骨悚然,骨头缝里都冒着凉气。

  姬常一根根掰断了吴驰的十根手指,又一寸寸捏断了他的双臂骨骼;接着便是他的双腿。

  姬常本就医术不低,对人体的骨骼结构也了解的十分清楚;206块骨骼,保证不会错过一根。

  血腥吗?

  不,姬常从来不甘血腥的事儿,就算捏断吴驰的每一根骨骼,也都不会让他见血;所以,不血腥。

  残忍吗?

  对于这种人,就该残忍对待。

  姬常已经给过吴驰机会,他自己不真心,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姬常的底线,只能说一切是吴驰咎由自取。

  甚至在姬常行刑的过程中,吴驰昏厥过好几次,但每一次,姬常都会将他用绝妙手段给弄醒,然后让他亲眼看到、亲自体会到自己每一寸骨骼断了的过程和感受。

  这种从心理和身体,双层方面的击溃对方,才是最大的残忍!

  而且,这个过程,姬常都是面带微笑,平淡至极,好似不是在虐杀,反倒是在做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

  人命,在他面前,一文不值。

  能做到面不改色的虐杀一个人,只能说明这人:要么是心理扭曲变态,要么就是经常干这种事情,就像吃饭睡觉一样。

  吴驰求饶,没用。

  吴驰威胁,没用。

  吴驰声嘶力竭的沙哑咆哮着:“魔鬼,你是魔鬼;你会遭到报应的,我老爸绝对不会放过你!”

  此时,吴驰的全身骨骼,几乎全部被姬常捏断、砸断,痛不欲生、绝望无比。

  姬常心中的戾气,也随着吴驰所受到的报应,而渐渐消退:“记得下辈子做个好人。就算再做坏人,也祈祷不要惹到我!”

  随着姬常抓着吴驰的脑袋,这么一拧,“咔嚓”,吴驰瞪大了眼珠子,脸上流露出对这个世界最好一抹留恋,脑袋已经转了一百八十度,身体抽搐几下,就一动不动了。

  姬常起身拍了拍手,脸色一片平淡,扫了眼已经开始渐渐变冷的吴驰尸体:“你在上帝那儿,最好祈求你的老爹别来惹我,否则……”

  “热……水,水,我要喝水……”

  桑塔纳里传来一道虚弱的吟声,才将姬常的思绪拉了回来,周身的戾气也尽去了,转身快速朝着车后座走去。

  “水,赶紧喝点!”

  后车座上,方雅已经将姬常裹在她上身的那间外套给弄掉了,大片雪白肌肤和黑色蕾丝边儿的内衣呈现在姬常眼前。

  尤其是那两个超级大的馒头,更是让人内心热血激荡。

  姬常强忍着冲动,吞咽了下口水,赶紧从驾驶座旁边摸出一瓶矿泉水,应该是以前程大强这犊子留在车里的,也不知过没过期,赶紧拧开盖,怼到她的红润薄唇边。

  方雅下意识的张口,咕咚咕咚喝了两下,可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姬常表情一愣。

  这妞含着瓶口的红唇,竟然蠕动起来,简直像女孩子舔着吃雪糕时的动作。

  水滴沾湿了那薄唇,更显娇艳欲滴。尤其是方雅喝水之际,随着吞咽动作,胸前两座大山一起一伏的,更是晃人眼睛。

  姬常一阵蠢蠢欲动,内心直呼:尼玛,要不要这么诱惑啊?

  可姬常瞬息发现了方雅的不正常,是个正常女人,都不可能做出这种羞羞的动作行为,而且喉间还不住的发出诱人酥骨的吟声。

  姬常再观方雅的脸色,绝对不是酒劲儿的酡红颜色,而是……某种春~药在发挥药力,使得这妞脸色异样的潮~红,就像岛某国的为爱鼓掌动作电影里的那些女主角似的,亢奋、欲望、迷离……

  “艹,这犊子还真特么畜生,竟给女人下|药?!”姬常气得又忿忿骂了一声吴驰,看方雅的状况,应该是药的剂量很猛。

  不然,也不会到现在,方雅还没有丝毫清醒的迹象。

  姬常伸手一搭方雅的手腕脉搏,又探手伸向方雅潮~红的脖颈间脉搏,顿时脸色骇然剧变。

  不能等了,必须尽快找个地方帮她排毒,否则,药效全部发挥出来,这妞肯定会心脏充血淤堵而亡。

  尤其是这个时候,方雅竟然迷迷糊糊的低吟着,薄唇追着姬常的手臂去亲吻了起来,嘴巴里还呓语着:“热,热,我好热……”

  娇躯扭动着,就要朝姬常扑来。

  姬常一把推着方雅的脑袋,将她推倒后车座上,也不管这妞能不能听到:“坐好,我现在带你回去!”

  方雅一下子被推倒后车座,娇躯还扭动不止,口中吟着“好热~”

  姬常坐进驾驶座,发动车子,马达声响,狂奔出去;直接从已经断气的吴驰的脑袋瓜子上压了过去。

  一声咔嚓爆响,车子一颠,就扬长而去。

  就算有神仙到来,也无法让这犊子起死回生了。

  桑塔纳出了废旧造纸厂,行了五百米左右,将从名贵轿车里爬出来的重伤中年发福男子,直接当成了铺路石,一路碾压过去。

  姬常脸色都丝毫没有半分犹豫和怜悯;帮凶,亦是该死!

  当姬常车子往市区行驶时,考虑到红路灯和这个时段的车辆比较多,朝着就近的一个私人小旅馆行驶过去。

  路上,刚好碰到“滴嘟滴嘟”一队警车,朝着造纸厂方向行驶而来;两方相对而行,经过一辆警车时,副驾驶座上的崔警官看了眼姬常,也没怎么看清,总觉得哪里见过。

  一心只想着造纸厂即将发生的命案,崔警官也没停车,就这么错过了。

  娇躯这家名为“平安旅馆”的小旅馆,门前停了几辆大卡车。

  显然是为了过路长途司机准备的,装修一般,就是民房改成的旅馆;黄川县城最近准备以县划市,限制大卡车往县城跑,只能在周边环城路,所以,大卡车司机们一般都选择在这种小旅馆休息,而且不贵!

  昏暗灯光下,肥胖的三十六七岁老板娘一边无聊的玩着手机消消乐,一边头也不抬的格式化问道:“钟点房,还是过夜?”

  “钟点房!”

  姬常用外套包裹着方雅,携裹着,急急出声。

  那中年肥胖妇女这才抬眼扫了眼面前的姬常,又看了看晕晕乎乎的方雅,视线对姬常一阵鄙夷,却也没多问,机械般的伸出肥胖五指:“你们两人的身份证拿出来,我要登记一下!”

  而此时方雅在姬常怀里,又是拱、又是摸、抓的,姬常哪里顾得找身份证,直接开口:“身份证忘带了,双倍价钱,开一间房!”

  “大兄弟啊,现在查的紧,你可别害我!”肥胖女人一副严词拒绝之态。

  姬常啪地一声,朝着桌上拍了五张红彤彤的钞票:“不用找,开房!”

  那肥胖女人再没嘟囔一声,动作很是麻利的甩给姬常一串钥匙:“208房间,别弄脏了床单、马桶,是要赔钱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