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要怎么报答姐姐呢?(第一更)

  第一百七十一章你要怎么报答姐姐呢?(求推荐票、打赏)

  每次轮到自己要挨打了,就特么说自己背后有人,自己家世如何如何,自己身份多吊,想揍别人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这么话多?

  姬常最讨厌这一套,劝和不成,自然是用拳头强制劝和。

  打服了,一切都安静了。

  姬常一阵凶悍的轰击,砰砰作响,鲜血、牙齿从那短粗男鼻孔、嘴巴里飚飞出去,疼得他哭爹喊娘的。

  开始几下,还咆哮威胁呢,后面就变成了求饶。

  单蕊蕊早已惊骇的小嘴大张:“卧槽,老板动起手来,也特么是个狠人啊。有血性,老娘喜欢,比那些娘炮性感多了。”

  美眸之间辉光闪耀,单蕊蕊一副欣赏和崇拜啊之色。

  丝毫没觉得现场有多么惨,若姬常知道这妞心里想什么,肯定会嘟囔一句:十足一女变~态

  眼看着这短粗男已经被揍成了猪头,哼哼唧唧说话都不清楚了,姬常这才住手,甩了甩有些生疼的拳头,骂骂咧咧几句:“你他妈看着挺肥、很有肉,怎么揍起来还是硌得慌呢!”

  那短粗男一听这话,尼玛,换你挨揍试试,真想眼睛一翻,直接双腿一瞪,昏厥过去。

  “现在心情爽多了!”

  姬常伸了伸懒腰,吓得那些倒在地上的壮汉心里一阵打颤,星眸视线饶有兴趣的扫向这些人,淡然出声:“该你们给我朋友道歉了!”

  那几个壮汉很是没出息的,赶紧朝着单蕊蕊作揖致歉,“对不起,对不起。”

  轮到短粗男这个罪魁祸首时,这家伙还想硬气,眼眸之中迸射阴毒的目光:“臭小子,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以为还能活着离开金樽吗?!”

  “哦?你指的是外面那些杂碎?!”

  姬常似有所觉的朝着包厢门处扫了一眼,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单蕊蕊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赶紧起身,来到姬常跟前:“姬常,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咱们快点逃吧。”

  “嘭!”

  单蕊蕊的话音刚落,包厢的破烂房门已经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来我们金樽做客,闹出了事情,两位就准备这么不告而别吗?”

  人未至,声先闻。

  一道悦耳的女子声音,带着点点妩媚和风月女子的冰冷无情,从包厢外传来。

  清一色全部黑色西装的十来个壮汉,手握橡胶棍,主动让开一条道,一道大红色靓丽的倩影,从让开的通道中进来。

  这女人行走间,自带一股子妩媚之态;棕色大波浪卷披肩,鼻梁翘挺、眉眼划了眼线、睫毛长长、根根竖起。

  一袭红色长裙,堪堪遮挡住两只完美无瑕的脚。

  水晶高跟凉鞋伴随着佳人莲步轻移,一双玉足从红色裙摆底下时不时探出头来,好似想要看看这个世界长什么样子。

  长裙修身、佳人高挑、体态丰盈,蜂腰硕臀的,左右扭呀扭的走来,自有一股风尘的妩媚和诱惑,也夹杂着一股干练和精明。

  薄唇不动含笑,红润闪亮,让人看到就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尤其是双臂环抱胸前,更显她那对凶器,可直接闷死好几个人。

  美目流转间,先是略过单蕊蕊,继而落在上身老汉衫、下身迷彩裤的姬常身上,诱人薄唇蠕动,再次出声:“这里的桌椅、茶具、设施损坏暂且不说,小弟弟可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吗?”

  看似询问的一句话,却夹杂着莫名的威胁。

  此女,名为项红,江湖人称“红姐”,凡事社会上混的人,都会给她几分薄面。

  不是这女人的武功多么厉害,而是这女人行事手段雷厉风行,加上风情万种,更是被称之为蛇蝎女人的存在。

  最主要的是,传闻这女人跟青龙社的老大王青龙有一腿,既是王青龙的女人,亦是王青龙的左膀右臂。

  王青龙什么人啊?

  他可是黄川县地下世界,能跟霸刀社两分天下的大佬级人物。

  谁敢得罪?!

  “红,红姐……嘿嘿,几日不见,又漂亮了!”

  那短粗男肿着一张猪头脸,挤出一副难堪的笑容,眸光淫荡的上下打量项红,口齿不清的笑着问候。

  “赖春邦,我不管你属不属于霸刀社,但你不该在老娘的地盘上搞事情,你说这件事情咋办?”

  项红厌恶的扫了眼短粗男,妩媚的俏脸上自带一股威严和冷厉。

  “红姐,我们只是来金樽唱歌消费的;在红姐的地盘上被打了,红姐是不是应该给客人一个交代?”

  那短粗男赖春邦狭长的眼睛迸射出阴鸷光芒,肿胀的猪头脸挂着一抹阴冷笑意。

  姬常算是看得出这两方并非一伙的,好似……还是对头。

  “你们真的是来消费的吗?为何外面有条子时不时的便衣来这里溜达?会不会跟你赖春邦有关呢?”

  项红俏脸妩媚,薄唇红唇嘴角却挂着一抹冷笑。

  “呃……”

  那短粗男赖春邦立时摸了摸口袋,神情一阵紧张,继而强行起身,朝着项红一抱拳,“今日之事,赖某承红姐这个情,在此谢过了。至于交代,赖某就给红姐一个面子,跟这小子的事情暂时作罢。打扰了,告辞!”

  这家伙倒是干脆利索、绝对的干事情的一把好手。

  一摆手,赖春邦招呼一众壮汉:“都特么起来,走!”

  临走时,赖春邦还狠狠瞪了眼姬常,意思不言而喻:小杂种,咱们的账,以后慢慢算。

  赖春邦刚走出包厢门,身后传来项红慵懒的提醒声:“金樽是正经地方,不做什么违法犯罪的勾当,赖先生以后还是不要光临了。我项红的庙比较小,供不下您这尊大佛!”

  赖春邦冷哼一声,一甩袖,离开了。

  就在单蕊蕊自认松了口气之际,项红妖娆的身姿扭动着,已经来到了两人面前,确切说是已经站在了姬常面对面,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一尺。

  “小弟弟,红姐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该怎么报答红姐呢?”这女人绝对是个妖精,此时眉宇间含笑说道,尽是诱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