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敢取笑我,本姑娘强了你(第二更)

  第一百六十九章敢取笑我,本姑娘强了你(求推荐、打赏)

  此刻,单蕊蕊趴在自己怀里,虽然旖旎、温香入怀,姬常却没有生出丝毫邪念;好似能够感受到单蕊蕊这女人为了爱情而全部投入,收到的却是背叛。

  对爱的绝望,对人生而感到灰暗。

  这一刻的单蕊蕊不再是水果店的干练女老板,反倒有点像娇柔可怜的小女人。

  “凭什么!凭什么啊!”

  单蕊蕊趴在姬常肩头,“我曾经是那么爱他,什么事情都顺着他,他为什么背叛我?!”

  “呜呜……我哪里不够好。当初追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累,你怎么不说跟我在一起疲惫,你个混蛋、臭流氓、不要脸的无耻渣男,我,我咬死你……”

  也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此刻的单蕊蕊却将姬常当成了某渣男,小嘴张开,就在姬常肩头咬了下去。

  “嘶~~哦哦~你这女人……属狗的啊……”

  姬常一阵呲牙咧嘴,“老子不是你说的那个渣男,你醒醒啊……肉都咬掉了~”

  可姬常越是叫喊,那女人反倒咬的越紧,几乎声嘶力竭、歇斯底里、却又有些口齿不清的骂着,“渣男,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那个肥猪女人不就是家里有两个臭钱,你就要抛弃我,去跪舔。你的尊严呢,说好的一起干水果店,一起创业致富、然后旅行结婚呢!”

  “啊呜……咬死你、咬死你啊……”

  单蕊蕊甚至臻首还摇动着,生生将姬常肩头的那块腱子肉都给叼了起来,“抛弃我,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让你知道你的损失是多么的大!骗子,你个大***子!”

  姬常已经感觉到肩膀上那块肉都没有了知觉,或者说是疼过头了,也就没啥感觉了。

  伸手拍着单蕊蕊这妞的后背:“好好好,渣男该死,咱犯不着为他掉泪;失去你,是那个男人的损失,咱应该笑笑向前走,让那个男人看到他不仅仅是损失了一个好女人,而且还损失了一个无可挑剔的白富美。”

  约莫五分钟,单蕊蕊一直哭泣,双臂死死抱着姬常的腰肢,就是不愿松开,好在咬着姬常肩头的小嘴是松开了。

  否则,姬常剪头那块腱子肉,指定淤血坏死了。

  “我就是心里憋得慌,我蓝瘦、我香菇,我绝得自己的心一下子被掏空了,再也没有勇气相信爱情了!”

  单蕊蕊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鸟,可劲儿往姬常怀里拱,像是找到了温暖的港湾,“我感觉自己好傻,活着好累~~”

  姬常不光感觉到单蕊蕊的生无可恋,亦是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光溜溜的肩膀,都是口水、鼻涕啥的,连老汉衫都湿了一大片。

  尼玛,咱能少留点泪吗?

  好在也就两首歌的时间,单蕊蕊从姬常怀里出来,藕臂抹了把有些红红的眼睛,跟个鼻涕虫似的。

  姬常弯腰从茶几上抽出几张抽纸,递给单蕊蕊。

  “谢谢!”

  单蕊蕊带着哭腔道谢,赶紧擦了擦眼睛、拧了拧娇小琼鼻,强行睁大眼睛,不让自己流泪。

  一只玉手当做扇子,给自己扇着风,“我没哭,别笑我。敢笑我,老娘****了你!”

  “……”

  姬常表情一阵愕然。

  “尿急,先去趟厕所;你先自个儿拿麦克风嚎会儿,待会儿姐姐陪你继续喝,不醉不归!”

  又恢复了女汉子形象的单蕊蕊,十分豪气的说道;揪了一撮抽纸,塞进兜里,就往外跑。是否真尿急,姬常就不清楚了,但洗把脸估计是少不了的。

  刚才这妞哭了一阵,痛不欲生的,眼泪都已经干在脸上了,不洗洗,能见人吗?

  看着单蕊蕊风风火火出去,走路有些跌跌撞撞,虽然没醉,却也有些大了,姬常不禁摇头失笑。

  这时,裤兜里的手机响了。

  姬常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白衣、带着护士帽的头像,在手机上闪啊闪的,煞是亮眼。

  随意点了一下“接受”按钮,微信视频页面露出一张绝美俏脸:“小姬姬,你这是在哪儿啊,灯红酒绿的、声音嘈杂的很!”

  “跟朋友在唱歌,要来吗?”

  姬常手机对着周围环境一照,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柳村医显得一脸好奇:“帅锅,还是妹子啊?”

  “当然是妹子了!哥我自己就是帅锅,还需要再邀请帅锅吗!”姬常很是臭屁的自夸着。

  “好啊你,竟敢背着雯卿姐在外面勾三搭四;说,是不是找的陪唱,多少钱?有没有摸人家?”柳村医这妞说变脸就变脸,比七月的天,变化还快。

  一副质问口气,小脸更是怒意上涌,“看我不把这件事情告诉雯卿姐!臭混蛋,你等着,你等着……不准关我视频!”

  “嘁,就算找陪唱咋了,想告诉她,就去呗。反正你们又不是哥的女朋友!”姬常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这是你亲口承认的,竟敢找陪唱!姑奶奶我现在就去告诉茹芸嫂子、还有婶儿,让她们知道你在外面花天酒地的胡混!”

  柳村医这妞够狠的,一下子掐住了姬常的命脉。

  “别介,老子我没找陪唱啊。柳村医,柳大美人儿,真的是一个生意伙伴,千万别告诉嫂子,也别告诉我妈。”

  姬常立时慌了。

  这要是真让萧茹芸知道了,那自己以前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还大美人儿?叫姐姐都没用!”

  柳村医小脸挂着愠怒,可以看出,身后背着个小箩筐,几株草药的枝叶一晃一晃的,这妞应该是上山采药才回来。

  “好姐姐,大美女,冲动是魔鬼,千万别冲动啊!”

  姬常一阵软磨硬泡,就差要把自己以身相许给柳村医了。

  “别怂,男人千万别怂!”

  柳村医一脸小得意的激将着。

  虽然真的只是跟自己的员工到这里嗨皮一下,但姬常真的怕柳玥这个大嘴巴,到嫂子和母亲那里一阵添油加醋。

  就算姬常是个女人,上下两张嘴,也解释不清楚啊。

  “哥认栽,封口费,说吧,多少!”姬常一阵颓败之色。

  “本姑娘差钱吗?”柳村医小脸一阵羞怒,“看来你还是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行吧,我现在就去你家,把你在外面找陪唱、花天酒地的事情说道说道去!”

  “得得得,算哥怕了你。条件,任你开!”

  姬常一阵无奈,下血本说道。

  “这还差不多,本姑娘对你的诚意,基本还算满意!”柳玥小脸露出一抹自得,“什么条件好呢?先寄存,让我考虑十天半个月的。不过,你今晚必须回来做饭!”

  “成交!”

  姬常果断赞同,又嘟囔一句,“十足的一个大吃货,”对方立时一脸怒意的反问姬常骂谁吃货,吓得姬常赶紧找借口说信号不好,挂断了视频。

  尼玛,没想到被这妞给阴了一把。姬常好生郁闷,抓起啤酒,咕咚咕咚一罐直接下肚。

  包厢的门却突然从外面撞开了,只见一脸慌乱的单蕊蕊,一溜烟跑到姬常跟前,拉着姬常的手,焦急的说了一声:“我惹事儿了,快跑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