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鲜肉耶,老娘不吃亏(第一更)

  第一百六十八章小鲜肉耶,老娘不吃亏(求推荐、打赏)

  “那啥就那啥呗,你是老板,老板不是经常都会做出一些潜女下属的事情嘛!”单蕊蕊小脸一扬,眉头上挑,很是不在意的说道,“小鲜肉耶,老娘不亏本!”

  “&……”

  姬常一阵汗颜,城里的女人果真比乡下的开放。

  某瓜视频、什么国内小视频,经常会看到哪儿哪儿出现KTV包厢yin乱短篇,甚至这门、那门事件儿,还有什么衣优库门。

  换衣间里都能发生点什么,真是厕所卫生间里也不是事儿,那在KTV包厢里发生点不可描述的事儿,也绝对是可能的事情。

  姬常搓了搓手,甚至心里有些微微期待。

  小包厢里,灯光、音响齐全,进去之后,单蕊蕊这妞直接将鞋子一甩,跳上沙发,简直比女汉子还要汉子。

  啪叽几声,打开几罐啤酒。

  “来,先整点!”

  单蕊蕊将啤酒递给姬常一罐,自个儿拿着一罐,跟姬常碰了一下。

  “不先唱两首吗?”

  姬常看着单蕊蕊直接仰脖,咕咚咕咚一阵猛喝,大赞女中豪杰。

  咕咚咕咚,单蕊蕊一口气将一罐喝完,一手将啤酒罐给捏扁了、往茶几上一拍,豪爽道:“润润嗓子先,待会儿好能放得开,想咋嚎、就咋嚎!”

  “呃……”

  姬常竟然无言以对、突然觉得这妞说的很在理,也学着单蕊蕊、仰脖间,两三口就将一罐啤酒喝进肚子里。

  接着,不用姬常催促,这妞已经蹦跳到点歌台旁边,双手抱着膝盖,只剩两条大长腿晃人眼睛。

  修长的玉指在屏幕上咔咔一阵点,十来首流行歌曲已经点播成功。

  这妞毫不客气的握着麦克风,进阶为麦霸,玉脚站在沙发上,很没淑女形象的开始唱了一首“欧若拉”。

  “咱能注意点形象吗?”姬常愣了愣神,又递过去一灌啤酒。

  “老娘是来放松的,干嘛还要装白莲花、摆出一副羞答答的淑女模样,还嫌自己不够累吗?”单蕊蕊握着啤酒,喝了一口,理所当然道,“这带节奏的快歌,就该这么豪放的唱!”

  还别说,这妞一开嗓子,声音确实不错,小小的身板却爆发力无穷,将这首快歌、发挥演绎的淋淋尽致。

  姬常都连声臌胀,吹了个流氓哨:“好,再来一首!”

  “那是,姐们当年在学校,也是乐坛明星来着!”单蕊蕊很是臭屁的自傲一笑,又跟姬常碰了碰酒,“来,干了!”

  单蕊蕊又唱了两首女生的歌曲,将麦克风交给姬常,“整一首,让我崇拜一下你这个当老板的呗!”

  “绝地让你五体投地、甘愿以身相许!”

  姬常拍着胸口保证。

  “不对,老娘只能做到四体投地,少那么一个‘体’啊!”一言不合,这妞就开车。

  尼玛,这绝对不是去幼儿园的车,小爷我要下车。

  可特么转念一想,不对啊,女人应该比男人还多一个才对,应该是“六体投地”!

  因为男人没胸!

  “你也错了,是六体!”姬常哈哈一笑,拿着话筒,来了首十分声嘶力竭的《离歌》,唱得单蕊蕊佩服不已的同时,酡红的俏脸又生出一抹伤痛之色。

  不行,我不能这么不开心;没有他,我应该过得更好,一定不能丢人。单蕊蕊摸了一把眼角,抓着啤酒,咕咚咕咚,又一口将一罐喝完。

  此时,三件啤酒,已经只剩一件了。

  单蕊蕊抓着话筒,一只递给姬常,自己拿着一只,然后来到姬常跟前,藕臂大大咧咧的将姬常脑袋抱住,“来,陪姐们对唱一首情歌!”

  沁人心脾的清香传进姬常鼻孔,脑袋被单蕊蕊这妞这么勒着,姬常个头比较高,只能弓着身子配合着这妞。

  这么一来,脸颊和脑袋就不可避免的会蹭到某些柔软舒服的地方,让姬常一阵心猿意~马!

  这丫头已经喝得有些微醉,女汉子性格更加豪爽起来,浑然没觉得两人这么亲密,什么不对。

  《郎的诱惑》隐约响起,这妞还抱着姬常的脑袋,娇躯跟着节奏节拍扭动了几下。

  “娘子~~”

  “啊哈~~”

  “you will not get hurt !”

  ……

  “好像唱情歌,看最美的烟火。”

  “在城市中漂泊,我的心为爱颤抖。”

  ……

  “是郎给的诱惑,我风干了寂寞,在幸福的天空,你是我的所有……”

  一首情歌对唱下来,两人都有些脱力;单蕊蕊是因为玩的太嗨,嗓子喊的脱力;而姬常这犊子则是脑袋被强行在某人柔软上蹭来蹭去的,被撩的火急火燎、口干舌燥的。

  “来,再干!”

  单蕊蕊又为各自开了一罐啤酒。

  看着这妞今天这么疯狂、这么嗨皮,姬常心里也一阵欣慰。

  每次见到这妞,都好像觉得这妞有心事;在这里喊两嗓子,压力、憋屈释放出来,也许以后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接下来,大屏幕上出现曾经很是催人泪下的《前任3》的画面,“说散就散”四个大字飘飘而出。

  音乐响起,单蕊蕊缓缓的站了起来,双手紧握着麦克风,俏脸上出现一抹柔和的伤痛,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画面,一抹深深的回忆萦绕脑海,触动了她的感情神经。

  这一刻,单蕊蕊没有刻意模仿歌手那沙哑的烟嗓,第一个音符从她口中唱出,却映现出了一个为爱付出万千、最终却被爱伤的遍体鳞伤的悲哀女人的悲伤和痛苦。

  “抱一抱,就当做从没有在一起,”

  “好不好,要解释都已经来不及。”

  “算了吧,我付出过什么没关系。”

  ……

  每一个音符,都映现出女人对爱情的无怨付出,悲痛、让人心怜。

  “没办法,不好吗?大家都不留下……”

  “就当做我自己太麻烦,不停让自己受伤,”

  “我告诉我自己,感情就是这样,怎么一不小心太疯狂!”

  ……

  姬常从没见过这个干练的女生,会呈现这一幕,甚至唱着唱着,这丫头已经闭着眼睛,晶莹夺眶而出。

  一曲终了,单蕊蕊抱着话筒,站在那里,久久不动;闭着眼睛,久久没有睁开,任由两行悲痛的清泪,顺着柔美的脸颊流淌。

  “有些事情,都已经过去;有些人,不懂珍惜,是他的损失。你不必要为了一个不在乎自己的人,而伤害到自己……”姬常上前两步。

  “别说话。抱一抱我,好吗?”

  泪眼婆娑的单蕊蕊缓慢睁开眼眸,如一只孤独落单的雏燕,“我……心里憋得慌……”

  不等姬常做出什么,单蕊蕊已经一下子扑倒姬常怀里,双臂紧紧搂着姬常的腰肢,嚎啕大哭起来……

  不知道的,还以为姬常把人家姑娘家家的给强那啥了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