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是不是本姑娘穿的多,让某人失望了?(第二更)

  第一百六十六章是不是本姑娘穿的多,让某人失望了?(求推荐、打赏)

  姬常在床上好一阵打滚,某物的痛感才减轻了少许,起身坐在床上,招招手:“好吧,好吧,赶紧脱衣服、躺下!”

  刚才,姬常怎么也没料到这妞竟然会抬手,拍自己弟弟,到现在还有些隐隐作痛呢。自个儿作死,怪谁去啊!

  可是,这娘们儿也太彪悍、太蔫坏了吧,不知道男人那里对痛很敏感吗?!

  当姬常抬眼去瞧方雅时,发现这妞已经将外衣给除去了。

  尼玛,里面竟然穿着瑜伽小背心和四角紧身短裤,这特么不是专门防老子嘛!本以为能饱饱眼福呢,没想到这妞套路这么深,让老谋深算的自己都失算了。

  见到姬常一阵憋屈和失望神情,方雅咯咯一笑:“咋了?是不是穿的太多,失望了?”

  姬常生无可恋的摇头。这种事情怎么能承认呢?多掉面子啊。

  “本想着给你带点福利,穿件性感的蕾丝三点进来呢,现在是没指望了!”

  方雅俏脸满是遗憾的来到床边,臻首微摇,已经平躺在姬常面前。

  原来这妞早就算计上自己了,难怪性感的旗袍下面,穿着小背心和四角短裤。

  虽然觉得穿着的已经够保守、也不会让这犊子占什么便宜了,但是当方雅平躺在姬常面前、裸~露的香肩、腰腹、以及两条修长的美腿时,方雅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闭上了美目。

  瑜伽紧身小背心,将一对高山包裹的紧紧的,轮廓优美,亦是让姬常稍稍饱了些眼福;大手抬起,轻轻触及到方雅光洁的小腹时,这妞还是没能忍住的娇躯一颤。

  毕竟这妞的病患,还没能痊愈呢,需要继续按摩。

  姬常略微收敛心神,大手缓慢变成白玉之色,温润的光芒闪耀,开始轻轻揉动。

  一股清凉的气息,顺着自己腹部的皮肤,渗入到自己身体里面,方雅觉得自己整个娇躯置身在一片温暖的浴盆之中,舒服至极,不自觉的喉间发出一声浅吟~~

  “那4500万的缺口,最近一段时间,应该能给你补上!”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而且确实需要说出这件事情,方雅急忙闭着眼睛出声,但香腮不知何时却已经爬上了一抹浅淡的嫣红。

  “不是跟你说了,我不急,你怎么又……?!”姬常扫了眼方雅,有些无奈的出声。

  “你不急,我急行吧!”

  方雅没好气的睁开美眸,白了眼姬常,不过内心却是真心感激姬常;若非姬常出手、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到现在自己还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经营、打理父亲留给自己的这份基业呢,“不过,能不能成,还要过两天看。如果这次不成,你的钱,我就真的短时间内还不上了。只能算你入股!”

  唉~这女人想折腾,随她去吧。

  姬常也懒得劝说了,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姬常也不想左右别人。

  接着,两人又谈了一些一个月后的酒店升星事情,姬常给出了不少新鲜的建议;姬常的这些建议,自然是来自世界各地的酒店经历。

  他可是冥殿之主啊,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自然去过很多国家,住过很多酒店,吃过很多菜品。

  姬常的建议使得方雅立时眼前一亮,综合自己的想法,又改进了不少的东西,对于一个月后的酒店升星,更加信心十足了。

  两人又一阵闲聊,聊了一会儿之后,这妞就舒服的睡着了。

  姬常悄悄下床,又留恋的扫了眼床上那具完美性感的娇躯,狠狠盯了一眼那高大的山峦和两条雪白如葱的美腿,吞咽了一下口水,转身走了出去。

  君子好色,取之有道,趁人之危的事情,姬常不屑于做;但却不包括一些小小的有颜色的玩笑和逗弄。

  体内的酒劲儿基本消化,姬常驾着他从程大强那里“借”来的那辆桑塔纳老破牛,夯哧夯哧的朝着县中心地带驰去。

  很快,姬常便到达蕊蕊水果店门口,一脚刹车踩下,发出哧哧的摩擦轮胎声响,几个正在装修的工人立时给吓了一跳。

  随之瞟了眼那辆破旧的桑塔纳,一个个不屑的嘟囔着:“艹,吓了老子一跳,开个老破牛,还特么拽的不轻。老子至少提了辆哈弗H6呢。”

  然而,姬常下车之后,看到一道身着牛仔工作服的倩影,正在弯腰般一箱东西,好像是装修材料。

  姬常急忙上前,弯腰轻而易举的将那箱装修材料搬起来:“这个东西准备放哪儿?”

  这时,那牛仔工作服的倩影才直起身,表情一愣,捋了捋额前散乱的发丝,光洁额头上满是缜密汗珠,小脸红扑扑的。

  显然是干活累的。

  清丽的俏脸上露出一抹喜意,佳人虽然俏脸挂着一抹疲惫,却充满干劲儿,无施朱丹的薄唇咧开一笑,明媚四方,“你咋来了?这箱东西放东边角落就成!”

  姬常按照单蕊蕊手指方向,将一箱装修材料放到东墙根角落,有些歉疚和心疼的说道:“以后这种事情,让工人干就成,干嘛把自己累这么很呢!”

  说着,姬常将不远处的一瓶没开口的怡宝打开,递给了单蕊蕊。

  “我这不是怕误了工期,影响门面按时开业嘛;能搭把手、就搭把手!”单蕊蕊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大方接过姬常递过来的怡宝,咕咚咕咚灌了几口。

  白皙的脖颈微扬,水流声像泉水一般,往下灌,自有一股干练和青春活力。

  “你谁啊,人家老板娘心地善良,帮着我们干点活儿,你咋就眼热了呢?!”那站在脚手架上的一个工人,有些看不下去这个穿着比自己还显得寒酸的青年,忍不住怼了一句。

  “喂,大兄弟啊,他才是这家店的真正老板。你们的工钱,可都是他来负呦!”喝了几口水的单蕊蕊,好意提醒一声。

  那工人立时一阵愕然,一脚没踩稳,差点从脚手架上掉下来,赶紧伸手扶着扶手,稳住了身形。

  “诶诶,兄弟,悠着点,我们可没给你们买意外险,出了事,我可不负责!”姬常也犯不着跟雇来的工人较劲儿,开玩笑似的喊了一嗓子。

  那工人立时羞得老脸通红,赶紧转过身,继续忙活起来。

  嘴里却十分不爽的低声嘟囔着:尼玛,开着破车、穿着地摊货、扮猪吃虎的装逼,有意思吗?!!要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老子才懒得接你这活儿。

  旁边一个年岁略长的工人狠狠瞪了眼这嘟囔的年轻工人,以示警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