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敢阴老娘,我让你一辈子做不成男人(第一更)

  第一百六十五章敢阴老娘,我让你一辈子做不成男人(求推荐、打赏)

  雅阁商务四楼住宿401房间之中,佟丽出去了;本想好奇的躲在门外偷听一阵里面的动静,但想想自己堂堂总裁秘书,却干出如此羞人的事情。

  想想,也就算了。

  免得更加激起自己春心大动,更加想找男票了。

  在她看来,男人总归没一个好东西、都是鳝变的,还是独身一人好;可夜深人静,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端着一杯红酒、感受着那份清冷宁静、总觉得有些孤寂。

  却无法与外人道出。

  房间之中,方雅看着已经熟睡的姬常,小嘴撅了撅,有些嗔怪和不爽:“老娘叫你过来,是为了想让你看看菜谱,参谋参谋一个月后的酒店升星准备工作,你倒好,也不知道跟那个狐狸精一起,竟喝得酩酊大醉、跟一摊烂泥似的。”

  兀自嘟囔了一句,见姬常也没反应,方雅自个儿却笑了:“这犊子喝不喝醉,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自己又不是他什么人,干嘛要这么关心他,真是闲扯萝卜淡操心!”

  自我嘲讽一句之后,方雅看见姬常剑眉紧锁,脸上的表情好似有些难受,不用猜,方雅也知道:肯定是这犊子喝酒过多,心里烧的慌,难受了。

  方雅动作优雅的坐在床边,开叉旗袍裙几乎到了大腿根,两条雪白而修长的美腿从侧面展露无疑,诱人无限。

  只可惜,风景虽美,却无人欣赏。

  “喝得烂醉,活该你难受!”

  虽然嘴上有些嗔怪和埋怨,但方雅的却没有干坐着,纤纤玉手伸出,放在了姬常两边太阳~穴上,动作缓慢而轻柔的揉动起来。

  虽然她没有姬常神奇的按摩手段,但这么揉揉他的太阳~穴,也会让他感受好一些。

  姬常一对紧锁的剑眉,渐渐舒展开来,舒服的哼唧了一声,继续呼呼大睡。

  方雅就这么动作轻柔的揉着,因为不方便,还将姬常的脑袋抬起,放在了自己大腿上。

  柔软的触感,更是让姬常下意识的脑袋朝里拱了拱,都蹭到了方雅柔软的小腹了,搞得方雅美眸白了眼姬常,嗔怪道:“死冤家,老娘欠你的不成?都喝醉睡着了,还想着占老娘便宜!真是个大色~鬼!”

  虽然嘴上埋怨,方雅却没有将姬常的脑袋推开,继续为他按揉着。

  姬常本就身体壮健、加上修炼神农经上的炼气篇之后,更是身体异于常人,醒酒的速度,似然也比一般人快了很多。

  但这犊子却没睁开眼,嘴角蠕动几下,故意口齿不清的说着:“左边一点,对,左边一点~~”

  方雅也没多想,按照姬常的喃喃声,玉手往左边挪了一些,继续按揉。

  姬常舒服的再次哼唧一声,随之有道:“右手往下一点~~”

  “真当老娘是你的丫鬟了啊!”方雅以为姬常仍旧醉着呢,没好气的嘟囔一句,“看把你犊子给惯得!”

  姬常很想偷笑,心里却拼命忍着,反正趁着醉酒,胆儿也肥,再次哼唧起来:“好热,好热,我的胸口好难受……”

  配合着姬常脸上表现出的难受表情,那……简直跟真的一样。

  方雅下意识的伸手去为姬常揉胸口,伴随着姬常一阵舒服的哼唧声,还砸吧砸吧嘴,方雅没好气的又嘟囔一句:“你还真一点不客气,知道享清福啊~”

  姬常心里想笑,加上美女玉手揉的他舒服极了,真想哈哈大笑三声,却给憋住了。

  一阵按揉,方雅已经香汗淋漓,光洁的额头上满是缜密汗珠,显然这个力气活儿,她有点累了。

  但姬常刚舒服了两秒,又生幺蛾子,如呓语般闭着眼睛出声:“往下,往下……肚子难受……”

  方雅玉手继续下移,已经到了姬常肚脐眼位置,轻轻按揉着,说不出的温柔。

  “再往下,再往下点……”

  方雅一阵无奈,玉手再次往下移动,都已经到了姬常小腹。

  “叮”地一下,姬常那宽大的迷彩裤,竟起了个鼓包,砸吧砸吧嘴,还嚷嚷着:“再往下点,就快到了……”

  方雅一只手擦着额头的香汗,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的另一只手已经到了姬常小腹;听了姬常的话,方雅下意识的玉手继续往下移动。

  “嗯?……”

  玉手往下的动作蓦然被一根杆子跟挡住了,方雅下意识的蹙了蹙柳叶弯眉,遂睁开美眸,想看看咋回事儿?

  而姬常却十分舒服的身躯一颤,如打了个尿颤似的,喉间还“嗯哼~”的吟了一嗓子,脖子上的青筋都露出来了,身躯一阵僵直。

  尼玛,简直爽的不要不要的。

  可方雅却瞧出了端倪,立时玉手扬起,啪地一下,朝着那竖起的杆子拍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用劲儿不小!

  同时伴随着方雅羞怒的声音传来:“无耻啊你,竟敢阴老娘~~看我不打的你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嗷哦~~!!”

  姬常嗷咾一嗓子凄惨的痛呼,双手急忙捂住了裤裆,腰都弓成了大龙虾似的,钻心的疼痛从下身传来,姬常双眼瞬息睁开。

  一对眼珠子突突的,几乎要从眼眶里蹦出来。

  怒瞪着方雅,直爆粗口:“卧槽,你是想毁掉小爷的一辈子性~福啊你!好狠毒的女人!”

  “你……活该!”

  方雅立时将姬常搭在自己大腿上的脑袋给推到一边,瞬息起身,看着姬常一副狼狈模样,咯咯作笑,“谁让你欺负老娘;哼!”

  男人那里受到重击,疼痛程度不亚于女人生孩子时的痛苦,几乎能疼晕过去。

  姬常在床上打了个滚,直呼“最毒妇人心啊”。

  “老娘的便宜岂是那么好占的,再有下次,信不信老娘阉了你!”方雅没好气的白了眼姬常,“赶紧起来,换你给我按摩了!”

  方雅一边用玉手为自己扇着凉,一边理直气壮的出声,心里暗戳戳的想着:这犊子的按摩手法确实让人能缓解压力,绝对不能放过这小子,今天得好好让他给自己按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