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没走光,你怎么看到我的胸的?(第三更)

  第一百五十七章没走光,你怎么看到我的胸的?(求推荐、打赏)

  病人的整个血管架桥、搭脉过程,丁晓晓眼睛都始终没有眨一下,早已被姬常出神入化的手段给震惊了。

  直到将近一个小时之后,姬常身躯突然一个趔趄,急忙稳住身子;丁晓晓立时惊慌问道:“姬医生,您怎么了?”

  美眸之中满是担忧。

  “尼玛,太累了。擦~汗~”

  姬常爆了句粗口,十分虚弱的让丁晓晓给擦汗。

  但他的双手仍旧呈现白玉光泽,始终没有离开病人的脑颅血管部位。

  而那重新搭成的血管,已经完美无瑕的接通,鲜血也不再流淌,姬常双手上的白玉光芒在渐渐消退。

  丁晓晓忙不失地给姬常拭去脑门上的汗珠子,小手动作轻柔,仔仔细细,一丝不苟。

  美眸盯着姬常那专注的双眼,英挺大家剑眉,和认真的神色,一时间竟有些看痴了。

  这么看,丁晓晓发现,姬医生还是蛮有男人味的嘛,甚至丁晓晓觉得姬常有那么一丝阳光的男人帅气。

  比电视里那些娘炮男星帅气、性感多了。

  这么年轻,他怎么就有这么神奇的医术呢?他的师傅,也一定很厉害吧?

  额头上的汗珠,这一擦,丁晓晓就用了差不多两分钟时间。

  姬常不禁挑眉扫了眼丁晓晓,逗弄一句:“再这么擦下去,哥这眉毛都被你给擦没了!”

  “啊……呃……”

  丁晓晓吓得小手赶紧缩了回来,俏脸一阵羞涩的嫣红。

  姬常已经将病人的头盖骨合上,血浆自然也没有用上,随意解开口罩,露出一张苍白虚弱的脸颊。

  然后抓着身边一把椅子,一屁股墩儿坐下,伸手指了指手术台上的病人:“丁护士,你来给他缝合。”

  “你怎么知道我姓丁?”

  丁晓晓俏脸蓦然一红,诧异的看向姬常,“姬医生,你脸色白的很,没事吧?”

  “看你胸知道的!”

  姬常随口说道,“我没事。”

  “啊……你看到我的胸了?!!”丁晓晓下意识的低头看向自己胸口,发现自己护士服好好的啊,并未走光,他怎么看到我的胸呢?

  丁晓晓更加疑惑了。

  抬头看向姬常时,两人同时显得有些尴尬:什么叫看到胸了,这话歧义也太大了吧。

  “那啥……是你的胸牌上写着名字呢!”姬常尴尬一笑,赶紧补充一句。

  丁晓晓俏脸嫣红的点了点臻首,然后面色有些为难的出声,“我,我是护士,不,不会缝针啊!”

  “不会,可以练!”

  姬常理所当然道,“就像缝衣服一样,一针一线的缝呗!放心,我在旁边看着!”

  “那……也不行,我是护士,缝合伤口不合医院规定!”

  丁晓晓还没忘了身为护士,那些事情可做,那些事情不可做。

  “你还这么年轻,做人要有上进心啊。将来,说不定你能进修考个医师资格证,弄个医师当当呢。不能总局限于一个小小的护士身份!”

  姬常谆谆教导。

  凭着姬常的三寸不烂之舌,那丫头傻乎乎的拿起针线,竟真的开始缝合起来。

  外面监控的那些专家,通过摄像头看到这一幕,立时气得吹胡子瞪眼:“胡闹,简直是胡闹。这是医生该做的事情,一个小护士能做什么?!”

  “柳院长,你们医院的护士,都是全能的吗?!”更是有专家一阵冷嘲热讽。

  柳院长亦是感觉一阵头大,姬常这小子也太胡搞了!!

  这不是给人留下话柄嘛?待会儿卫生局的人来了,一看视频记录,老子还怎么帮你说话?!

  这一刻,柳院长恨不得直接踹门进去,自个儿亲自动手去缝合伤口。

  “柳院长,我需要一个解释!”

  大胸吕医师美眸冰冷的直视柳钟山,显然在拼命压抑自己的愤怒。

  “卧槽,老子的爷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子让他丫的吃一箱枪子儿!”雷刚更是暴脾气上来,一拳将旁边不锈钢的门框,给砸的凹陷下去。

  而这时,电梯门打开,里面走出三个穿着制服、挂着胸牌的男子,为首之人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见到柳钟山之后,脸上挂着谦和的笑,眼眸中的傲然却掩饰不住,伸出手来:“柳院长,好久不见!”

  “是赵队长啊,你好,你好!”柳钟山脸上挂着笑,赶紧跟这为首青年握了握手。

  “是这样,卫生局接到举报,说咱们人民医院有人无证行医,我负责来调查一下!”赵昊客套完,直入正题,目光扫向周围众医师,“请问,是谁举报的?那位无证行医的人在哪儿?”

  “我举报的!”

  大胸吕医师上前,“你是卫生局的吧。我举报手术室里的那个男人,无证行医!”

  赵昊目光一转移到大胸吕医生身上,立时就瞪大了。

  目光狠狠盯了眼,吕医生胸前那两座珠穆朗玛峰:乖乖,绝世凶器啊!

  可他是“正经人”,是国家机关的人,哪能总盯着人的胸看啊,赶忙挪开眼睛,伸出手去:“你好,我是卫生局的赵昊,负责此次事件。”

  然而,人家吕医生丝毫不理会这犊子伸出来的手,转身冰冷出声:“你们是来调查事情的,做好你们的本分!”

  吕医生丝毫不疑问这犊子知道自己的姓氏,毕竟胸牌上就有写着自己名字呢,而且这犊子刚才看自己胸的眼神,虽然短暂一瞥,但吕医生却看在眼里。

  自然不喜欢跟这种人认识。

  “吕医生说的是,我们是代表卫生局,自然是一心维护医药、卫生等方面的秩序。无证行医,坏了医学界的规矩,极易造成恶劣的影响,甚至人身伤亡事故,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

  赵昊一脸刚正不阿,公正守法之态,继而看向柳钟山,歉意出声,“柳院长,这件事情出现在你们医院,您能解释一下吗?那人是否真的无证行医?”

  “应该……不是吧。”柳钟山有些不确定的出声。

  “他不是你们医院医生吗?怎么会进你们的手术室,而且还给病人动手术?!无证行医是犯罪行为,还请柳院长能够说明白一些!”赵昊追问。

  “这……”柳钟山立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却还想着为姬常开脱,“他在救一个比较重要的病人,能不能等手术结束了,再进行调查?”

  “抱歉了,卫生局绝对不允许无医师资格证之人为病人看病!”赵昊一摆手,“你们进去,将那人带出来,进行盘问调查!”

  赵昊身边立时走出两个下手,朝着手术室门前走去。

  咯吱~~

  手术室门上的红灯变绿,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一脸苍白的姬常,缓步走出,旁边丁晓晓搀扶着姬常的一只胳膊,生怕姬常摔倒似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