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论医术,你,差的远!(第一更)

  第一百五十五章论医术,你,差的远!(求推荐、打赏)

  既然柳钟山都发话了,那中年护士长妇女再不敢阻拦。柳钟山可是人民医院的院长,那护士长除非脑袋秀逗了,才会继续跟院长过不去。

  那叫丁晓晓的小护士在姬常的鼓励目光中,又一次走上前,俏脸有些胆怯之色,为姬常戴上了口罩。

  “我来给你打下手!”

  柳钟山看向姬常,“需要多少人,姬医生尽管说!”

  “小子怎么敢用您这么一尊大院长来打下手啊!”姬常还有心情开了句柳钟山的玩笑,伸手一指这个为他穿戴白大褂的小护士,淡然说道,“就她了!”

  “你一个人操刀?!”

  这么大型的脑科手术,姬常竟然要自己操刀,不需要助手协助,这怎么能行?柳钟山立时诧异加焦急。

  “胡闹,简直是胡闹!”

  白胡茬张姓专家更是气得吹胡子瞪眼的。

  其他专家医师也都忿忿指责姬常,太过猖狂、太过托大。

  “这种小手术,我一人足矣!有她在旁边递工具,足够!”姬常神情一副傲然。

  小护士丁晓晓则一阵胆怯。

  今天能进这手术室,还是她跟一个医院里的医生有点关系,跟护士长提了一下,护士长才带她进来了。

  可若是让她一个人,协助姬常完成这么大的一个脑科手术,丁晓晓立时胆怯起来。

  自己虽然清楚手术流程,可是没有做过协助工作啊,生怕出了差池。

  “还有五分钟时间,现在,无关人等,都出去吧!”

  姬常随意扫了眼医学监控仪上那老者的脑颅血压,淡然出声。这下,轮到姬常出口赶人了。

  角色完全互换过来了。

  “张教授,您看……是否先移步……?”既然选择相信姬常,柳钟山便要做出姿态,可话还不能说的太重,只能歉意的看向那白胡茬张姓专家。

  “哼!初生牛犊不怕虎,有时候并非好事!这件事情,再跟我无关!”

  白胡茬张姓狠狠瞪了眼姬常,一甩衣袖,转身离开。

  想他堂堂海外脑科专家,竟然被一个小小的村医给撵出手术室了,还真是头一遭。

  反正出了事情,不用自己负责,张教授甩袖离开。

  其他几个专家医生也都咂舌不已、一脸讥讽加冷笑的离开。

  护士长和一众护士也都被柳钟山赶走了。

  此时,只剩下柳钟山、大胸吕医师,小护士丁晓晓和姬常。

  “吕医师,你也请暂且离开这里吧!”柳钟山硬着头皮出声。

  “我不走,手术台上的病人是我表姥爷,我必须看着点;以免有人故意害人!”大胸清冷吕医师双臂环胸,更显两座大山的凸出,一脸娇哼之态。

  “四分半钟!”

  姬常冷冷的报了下时间,“你是想亲眼看见自己的亲人脑颅血管爆裂而亡?别以为自己也是名校毕业、有个几年经验,就觉得可以对别人指手画脚。你,差的远!”

  眼看病人的时间越来越短,姬常也不管这女人是否漂亮,张口训斥。

  “你……”

  大胸吕医师立时美眸怒瞪,玉手指着姬常,被骂的气结,胸口更加臌胀起来,几欲撑开身上的白大褂了。

  “我什么我,想找我麻烦,等手术过后,随时奉陪!”

  眼看时间不到四分钟了,病人已经不等在等,姬常上前两步,一把抓住大胸吕医师的胳膊,强行朝着手术室外推去。

  大胸吕医师一下子被姬常粗暴的推出手术室,娇躯一个趔趄,还差点摔倒。

  踉跄着回身之际,手术室的门已经紧紧闭合。

  “混蛋,我表姥爷真出了事情,本姑娘饶不了你!”

  大胸吕医生拍着手术室的门,娇叱大骂。

  “吕医生,都已经出来了,就别在打扰姬医生了。老朽相信他,这个世上,也可能只有姬医生可以让里面那位老爷子起死回生了!”

  柳钟山劝说道。

  大胸吕医生已经做好了找姬常责任的打算,摸出电话:“喂,卫生局吗?人民医院有人无证行医……”

  柳钟山摇头一叹,等卫生局的人来了,自己再出面吧;不禁又一阵头大。

  ……

  姬常虽然曾经是杀人不眨眼的冥王,但当他穿上这身白大褂时,就已经将自己当做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

  在他面前,病人不分贵贱、身份,这是最基本的医德!

  姬常一脸凝重的看了一眼那仪器上的时间,三分二十八秒。心中快速计算着时间:开颅,30秒;清除脑颅血液10秒;找准脑梗堵塞血管30秒;切除坏死脑部50秒;血管架桥、搭脉,重新布置血管流向1分20秒;

  中间还要防止病人脑部血管大出血的突发状况。

  这一切问题,像滤镜一般,快速在姬常脑海过滤,缜密计算。

  转瞬完成之后,姬常抬头看了一眼那叫丁晓晓的小护士,咧嘴温和一笑:“怎么?以前没有做过主刀医师助手?”

  “没,没有,我才来医院三个月!实习期还没过!”丁晓晓紧张的双手都在颤抖,不知所措的站在手术台边。

  “不用紧张,我说要什么,你就给我递过来,很简单的!”姬常温和安慰,脸上温柔的笑容好似外面温暖的阳光,让丁晓晓不自觉的感受到一股心安,躁动的情绪也减缓了不少。

  “今天你算是有眼福了,世界挂上名的第一例脑补血管架桥、搭脉手术,将在你的协助下完成!”

  姬常笑着出声,脸上挂着一抹傲然。

  他有傲的资本,尤其是修习了神农经之后,身有灵力,对这个手术更加有信心。

  但丁晓晓不一样,若这次手术失败,她丁晓晓估计以后是干不成医护行业了。

  没有哪个医院,会容忍有污点和错误的护士。虽然可能错不在她,但连带责任,是跑不掉的。

  不过,看到姬常傲然的信念,丁晓晓好似觉得这手术真的只是一个切除阑尾的小手术,也不再那么紧张了。

  反正自己的命运,已经跟这小子绑在一起了,自己尽力便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