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救,是不救,你来定!(第三更)

  第一百五十四章救,是不救,你来定!(求推荐、打赏)

  姬常走进手术室,所有专家医生都在忙着看X光片、围着手术台讨论该怎么手术,怎么做风险才会降到最低。

  而手术台上,那浑身有些感受、皱纹满脸的老者,已经用了麻醉,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

  老人约莫七十多岁了,身子骨宽大、身形高大,就是已经瘦的皮包骨头了。

  头顶部位,临床护士已经将他的头发,剔除一个圆形,露出光秃秃的头皮,显然是已经做好了手术前的准备。

  五六个护士,严阵以待。

  按理说,一台手术,用不了这么多护士和医生的,但这老人的身份不一般啊。

  “病人脑梗,脑供血不足,必须尽快溶栓,疏通血管!”

  一个胡茬有些白的老专家看着X光片,伸手点了点那有些堵塞的血管,坚定说道,“不过,看这X光片显示,这几根血管的拥堵程度已经达到百分之七十五以上,溶栓太难是否考虑架桥搭脉,建立新的循环系统。”

  “张教授,您说的这种情况万万使不得啊。虽然您的论文之中多次提到过架桥搭脉手术的成功可能性,可那也只是停留在理论上。”

  立时有国内专家反对。

  “就是啊,全世界目前好像还没有一例成功的例子!”

  “若张教授亲自操刀,能有多少把握?”有人问道。

  “不足百分之二十!”

  这白胡茬老专家犹豫片刻,保守估计出声。

  “不行,不行,百分之二十,风险太大。还是考虑溶栓,成功率至少达到将近百分之四十!”

  所有专家医师一致同意,切出脑部坏掉的部分,继而进行溶栓。

  虽然相对保守,没有完全的把握,但至少病人能有百分之四十醒来的可能。

  至于醒来之后,病人是否还能神志清醒,或者以后能否下床行动,后遗症的问题就十分的不好说了。

  毕竟大脑,对人体来说,是个相对比较复杂的器官。

  也是个比较玄奥的器官。

  就在这些人激烈讨论该采用哪种方式手术的时候,病人的脑颅因为血栓拥堵、血压还在升高,生命岌岌可危。

  甚至连心脏跳动和呼吸次数都在急剧减少,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这时,一只大手蓦然伸出,将那X光片从那白胡茬老专家手里夺了过来,很不礼貌,继而那人仰着头,通过手术台上的灯光,神情认真的观察起光片来。

  浑然没有在意那几个知名专家医师的诧异和恼怒。

  手术室里突然混进来一个没有穿医师服的青年,还抢夺了X光片;使得众人一阵懵逼、又一阵愤怒:“你谁啊?手术室重地,闲杂人等,速速离去!”

  几个专家医师几乎同时开口驱逐那一脸认真的青年男子。

  关键这青年男子还上身老汉衫、下身迷彩服,怎么看也不像医院里的医护人员啊。

  “我认为架桥搭脉这个法子不错,完全可行!”

  这青年没有理会众人的驱逐和愤怒,反到一脸严肃的扫向众人,认真的出声说道,“病人大脑这两根血管拥堵程度至少在百分之八十五以上,溶栓法子时间不够用。若不架桥搭脉,最多两个小时,病人就再无性命!”

  “你谁啊?!不知道脑部血管架桥搭脉,是件很不成熟的构想,只停留在理论阶段吗?!”

  立时有专家吹胡子瞪眼。

  “柳院长,这人是你们医院的医护人员吗?雷老的病不能耽误,赶紧让他出去!”

  白胡茬张姓老专家立时转向柳钟山。

  “这里不是你胡闹的地方,请你出去!”那大胸吕医师白玉般的修长手指指着姬常,娇叱出声。

  一众护士也都处于懵逼当中,甚至有些想嘲讽这衣不遮体的穷酸小子,在卖弄。。

  “他……是我请来的专家,请大家相信姬医生,他的医术真的很高明的,就连我的病……”

  柳钟山想解释两句呢。

  毕竟这里都是国内外知名专家,医院得罪了他们,可不是好事儿。

  “柳院长,咱们也算老相识了,你怎么这么糊涂啊!这可是事关人命的事情,你……你……简直胡闹!”白胡茬张姓老专家一听柳钟山解释,不等他说完,就出声打断了。

  “停留在理论构想阶段?!”

  姬常嘴角蓦然挂上一抹讥讽,“那是你们没见识!恕我直言,这手术,除了我,世上没有第二人能够完成!”

  姬常不说话还好,这特么一出口,话都说上天了。不,是牛都吹上天了。

  “好狂妄的口气,你解释解释什么叫架桥搭脉?”

  立时有专家医师一脸冷嘲热风,想当面考校姬常。

  “爱信不信!”

  姬常懒得理会这种自以为是的所谓专家。

  “小子,我们行医的时候,你还在娘胎里呢。毛都没长齐,还敢口出狂言,说只有自己能做这手术?!”

  ……

  讽刺不断,十分难听。

  姬常却懒得理会,一脸严肃的瞟了眼脑颅血压监视仪,看向柳钟山:“病人脑颅血压还在升高,最多十分钟,就会出现脑部血管压迫爆裂现象。这手术,是做……还是不做?”

  话语之间,完全是逼问态度。

  柳钟山心里也在犹豫,万一真出了问题,后果谁都承担不了,“姬医生,你有多大把握?”

  “百分之七十以上!”

  姬常保守说道,话语坚定。

  “笑话,年轻人,你还真敢说!百分之七十以上?连张教授都不敢说百分之五十,你竟然说百分之七十以上?!!!”

  “我不管你是不是脑科大夫,请你不要在这里胡闹。请你立刻、马上出……”大胸吕医师越来越觉得姬常这犊子是来胡闹的了,俏脸阴沉如水。

  “你,去给我拿套衣服来!”

  然而,姬常根本就懒得理会这些专家,随手一指一个小护士,那小护士立时哆哆嗦嗦的拿了件白大褂。

  姬常已经伸展双臂,让小护士帮忙穿上白大褂,帽子也戴上了,可戴口罩的时候,玉手却一直再打哆嗦。

  “一台手术而已,不用紧张!”姬常咧嘴一笑,安慰那小护士。

  “丁晓晓,你干嘛!谁让你给他穿的护士服!”护士长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立时呵斥那小护士。

  丁晓晓是新来上班不久,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被这么一呵斥,娇躯不禁一哆嗦,吓得就想往后退。

  “做!你来操刀,老子我信你!”

  柳钟山思虑之际,姬常已经自个儿将口罩戴上;柳钟山看向医生白大褂,一脸严肃的姬常,不禁一咬牙,直接阻止那大胸吕医师去拉扯姬常,坚定的出声。

  毕竟自己的命,都是这小子给救的;而且现在病情痊愈了。柳钟山还是比较相信姬常的医术的。

  虽然依旧有些不放心,但姬常既然敢说出百分之七十的把握,就算出现差池,想必也一定不会太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