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哥只是让他不能再祸害女人而已(第二更)

  第一百二十七章哥只是让他不能再祸害女人而已(求推荐、打赏)

  然而,预想中的姬常胸口开花、鲜血飚飞的凄惨状况并未发生,却见一道残影一下子蹿到了握着枪的张虎面前。

  一只大手快速无比的抓住了枪头,用力一扯,已经轻松将猎枪夺走。

  接着,一个肘击,结结实实的砸在张虎的脸颊上,一声“咔嚓”声响,张虎下巴脱臼,整个人都被砸倒一边去了。

  “草,震得小爷耳朵都快聋了!”

  姬常爆了句粗口,身上却完好无损,枪口瞬息瞄向已经被人从外面撞开的办公室门口,大声一喝,“谁他妈敢冲进来,老子第一个毙了他!”

  以黄毛青年为首的那些工厂员工,刚想冲进来,就见兜头一只猎枪指着自己,立时吓得魂儿都快飞出体外了。

  尼玛,这特么可是枪啊,谁敢凑上去!

  “别,别冲动啊,兄弟!”

  黄毛等人立时双手举起,一脸讨好。

  “滚,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进来。我要跟你们厂长‘好好’谈笔大生意!”

  姬常训斥一声,嘭地一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直接反锁了。

  至此,佟丽整个人才堪堪回过神来:没死,姬常没死。

  可是,他怎么躲过子弹的呢?肯定是张虎那家伙没瞄准!

  可特么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这么大一个人,都瞄不准,说出去,谁特么信啊!

  总之,没闹出人命,就是好事!

  佟丽整个人瘫坐在地,吓得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而张虎,被姬常一个肘击打的,到现在才晕晕乎乎的站起来。见到姬常把玩着猎枪,瞄准了自己,张虎晕乎乎的脑袋立时清醒了一半,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大爷,饶命啊!”

  “……”

  姬常无语,特么好歹有点厂长的尊严好不?太特么丢人了。

  “大爷,大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求放过啊!”

  张虎可谓能屈能伸的“汉子”,赶紧磕头求饶。

  “别介,我不是你大爷,我也没你这么不要脸的侄子!”姬常手中猎枪指了指张虎,“放心,哥不杀你,就是想试试这枪准不准。”

  姬常装模作样的右手握枪、左手放在扳机和后座握手上,左眼闭、有眼看着准星瞄准:“嗯,就知道准星弄的不合格,果然如此!”

  张虎早就吓破了胆,却强硬着出声:“你,你不能杀我,我是霸刀社的人,刀爷的手下。你要是杀了我,刀爷不会放过你!”

  “你说你是谁的手下?”

  姬常立时表情一愣,一眨不眨的盯着张虎。

  “霸刀!”张虎以为姬常是惧怕了霸刀社的名头,立时心中升起一抹希冀,“刀爷是黄川县地下的龙头!”

  “五年了,这犊子还没能混出一个小小的县城,真是让人失望!”姬常嘟囔一句,也不管张虎听没听清,却咧嘴瘆人一笑,“霸刀的手下啊,那小爷就更加不能放过你了。”

  不等张虎脑袋转过弯来,姬常已经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惨叫从张虎口中发出,比杀猪还要响亮十倍。

  佟丽又“啊”的一声尖叫出来,姬常没好气的上前将佟丽从地上拉扯起来,放到那沙发座椅上:“你说你这妞,除了叫,还是叫,会不会点别的?枪在咱们手里,怕个鸟啊!”

  “你,你杀人啦~~”

  佟丽满脸惊恐的看着姬常。

  她可是亲眼看到了姬常扣动扳机,然后……然后张虎那家伙身上就冒出血花来了。

  这可是杀人啊,要枪毙的!

  就算是防卫,这也很大程度说不过去啊。对手明明已经被揍的没有反抗能力了,你还开枪射杀,这……算故意杀人了吧?

  “死不了!最多以后不能在女人身上逞英雄罢了!”

  姬常吹了口猎枪上的白烟。

  佟丽急急看去,这才发现张虎那货躺在地上打滚,双手捂着裤裆,疼的直翻白眼,鲜血从手指缝里流淌而出,染红了地板。

  擦,真狠,男人没了那玩意儿,就是活太监,活着还特么有意思吗?佟丽内心一阵抽搐,有些不忍直视。

  门外立时再次响起砰砰敲门声,还传来大声吆喝“你,你把我们厂长给杀了?”

  “喂,张厂长,给你那群员工嗷咾一嗓子,证明你还喘着气儿!”姬常上前一步,用脚踢了下满地打滚的张虎。

  “嗷……痛啊……”

  姬常一脚踢出,张虎这货竟然很配合的嗷咾一嗓子喊了出来。

  这也是被爆卵之后,张虎终于缓过一口气儿,感觉到下身的剧痛,再也忍不住,扯着嗓子痛呼出声,眼睛充满仇视的瞪着姬常:“我草拟大爷,你,你他妈废了老子?!!”

  “行了,骂人又不能少块肉,你还是省点力气,待会儿要谈的事情多着呢!”姬常懒得理会,走过去一把拉开门,枪口指着外面,随意摆了摆手,“都散了,都散了,别耽误我们谈生意!”

  “砰”地一声,有将门给关上了。

  佟丽整个人都傻眼了,人家都中枪了,连男人的家伙什都爆了,你还不让人家快点去医院,还要谈生意?

  “会不会出人命啊?”

  佟丽起身,拉着姬常的胳膊,俏脸依旧苍白无比,担心不已。

  “他若不快点把事情解决了,估计会失血过多,嗝屁了!”姬常这话是说给张虎听的,然后将佟丽再次按坐沙发座椅上,自个儿也拉了一个凳子过来,浑然无事的坐下,枪口指着张虎,“现在,你的小命掌握在你自己手上,是等着自个儿流血死掉,还是让我一枪崩了你,还是准备跟我们好好谈一下?你选~”

  选你大爷,老子要活着,老子有的选吗?

  张虎浑身颤抖着,低头看了眼自己血肉模糊的裤裆,欲哭无泪,只是现在保命要紧,忍着剧痛急急说道:“谈谈,赶紧谈谈。你们要怎么样?”

  “佟秘书,他欠咱们多少钱来着?”

  姬常扭过脸,看着仍旧懵逼状态的佟丽。

  “五,五十万!”佟丽这才反应过来。

  “我没有这么多现金,只有两三千,要不,你们明天来取,我一定给,一定给!”张虎想缓兵之计,而且他确实没这么多现金。

  “妈了个鸡的,还想浪费小爷的油钱啊!”姬常抡起猎枪杆子,就砸了一下张虎脑袋,立时鲜血直流,姬常直接说道,“直接转账、微信、支付宝都行!”

  “别打,别打,我转、我转!”张虎着急忙慌的掏出手机,擦了擦上面的血,赶紧给佟丽转账五十万。

  叮咚,钱款到账的提示音响起,佟丽总算安心了,这五十万总算要回来了。

  “欠款的事情已经圆满结束,下面,该算算赔偿问题了!”姬常起身,咧嘴一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