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美人儿,一夜多少钱呢?(第三更)

  第一百二十四章美人儿,一夜多少钱呢?(求推荐、打赏)

  佟丽刚一走进厂房车间,迎面就是一股子浓郁的香烟气儿,呛得她咳嗽了几下,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

  厂房满车间的烟雾缭绕,跟神仙洞似的。

  汗臭、酒味儿夹杂,以及劣质的香水粉脂气味儿混合在一起,简直让人作呕。

  佟丽差点没连隔夜饭都给喷出来了,捂着晶莹剔透的琼鼻,扫了眼车间厂房。

  心里顿时爆了句粗口,“艹,这特么是玩具厂?地下赌场也没这么糟糕吧?”

  车间里乱七八糟的放着几张桌子,二十多个工作服着装的汉子,敞着怀、甚至有些光着膀子,吆五喝六的围在几张桌子上斗牛、或者斗地主。

  一个个嘴巴里叼着烟,旁边还放着喝了一半的啤酒,十足的赌徒之态。

  满地的啤酒瓶子、垃圾纸团,甚至还有片片湿的地面,散发着一股子尿臊味儿,公厕的环境都比这里干净。

  关键是,还有两个涂脂抹粉的妖艳老女人,三十七八岁到四十五岁之间,脸上的粉脂都厚的掉渣。

  咧嘴一笑,都跟下雪了似的。

  但是,人家会露啊~~

  那两个老女人,一个穿着皮短裙,短的不用撅屁股,都能看到屁股蛋了,里面的红色内内都清晰可见。

  尤其上半身,一个白色小吊带,大片雪白上长了好几个红豆豆,丝毫不介意那些脏兮兮的汉子们的手摸来揉去的。

  还跟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似的,娇滴滴的发嗲“嗯~你好坏哦~”

  另一个则比较女汉子一些,同样浓妆艳抹,嘴唇红的跟刚吃过死孩子似的,嘴巴里叼着跟劣质香烟,吞云吐雾。

  一个工作服男伸手抓了她屁股一下,那女人臃肿的身材转过,一脸嫌弃的呸了一声:“有贼心没贼胆的卵蛋,有种戳老娘后面啊!”

  这女人超级开放,大大咧咧的往破旧板凳上一坐,双腿岔开,伸手一指,喝道。

  “哈哈哈,张同强,她骂你没卵蛋呢。干她,干她!”

  “张同强,张同强,铜墙铁壁,上啊。是男人,就要上十八层,掏枪干她丫的~”

  一群人起哄大笑。

  那女人更是将衣领一扯,两团子肉露出了大半,眼神轻蔑的指着张同强:“就在这里,五十块钱,你要是不敢,就是孬种!”

  那叫张同强的男子,立时臊的满脸通红,啪地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十的,拍在桌上,“丫的,干就干!”

  那女人直接将那五十块钱,塞进自己深深的沟沟里,嘴里叼着烟,眼睛一闭,准备一番享受,丝毫不在意现场还有这么多老爷们儿围观呢。

  ……

  现场这一幕,早已吓得佟丽娇躯颤栗,哆哆嗦嗦的跟在那黄毛身后,上了二楼。

  有几个工作服男见到如此极品的佟丽伤口,目光火辣辣的,还吹着口哨,大声吆喝着“美女,一夜多少钱啊?”

  喝酒、赌博,还公然招野~鸡!

  有这么一群员工,厂子不倒闭才怪?

  佟丽忿忿的想着,甚至暗暗替方总后悔,当年方总怎么就被这群人给骗了投资了呢。

  这种地方,不调查一下,怎么会投钱啊?

  这债,一拖就是将近四年。

  告也告了,可也不知道这玩具厂老板到底有啥背景,分分钟摆平,大摇大摆的从法院走出来了。

  这次若是再要不回来,方雅已经彻底打算,不再要这五十万了,就当是肉包子打狗了。

  砰砰砰!

  二楼,厂长办公室字样的牌子门前,黄毛青年抬手敲门。

  “他娘|的谁啊!耽误老子斗地主!”

  办公室里立时传来一个中年男子骂骂咧咧的不耐烦声音。

  “张厂长,是我,小黄!”

  青年一脸献媚的笑着推门,伸出脑袋进去,“雅阁商务酒店的佟秘书来了,说是找您的!”

  “不是方雅那娘们吗?她怎么没来!”

  办公室里传来那中年男子不耐烦的问话声。

  “张厂长,我们方总忙,让我过来催一下钱!”

  这时,佟丽硬着头皮出声说道。

  而黄毛青年已经对着办公室里,一阵挤眉弄眼,还用手比划比划,一脸淫~荡之态。

  “哦,好吧。小黄,让佟秘书进来吧!”

  那中年男子终于点头出声。

  佟丽也算松了口气,上次她那男同事都还没能见到这玩具厂的厂长呢,就被人打的多处骨折、轻微脑震荡的,被送进了医院。

  这次,自己多少进步了一些,至少马上就见到这厂长了。

  要钱的事情,至少可以提一提了。

  “佟秘书,里面请!”

  黄毛青年又满脸荡色的瞅了眼佟丽,这才放佟丽进去。

  那家伙的目光扫过自己,佟丽感觉自己身上像沾了翔一样,浑身不自在,心里更是厌恶的要命。

  可为了要钱,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曹尼玛,曹尼玛,竟敢赢老子的钱,老子磕死你个瘪犊子!”佟丽刚一进办公室,就看见一个坐在沙发座椅上的男子,手里抓着一个烟灰缸,正朝着一个工作服男子脑袋上砸呢。

  砰砰两下,那工作服男子跪在地上,却不敢躲闪,脑袋已经鲜血流淌,染红了脸颊,却一个劲儿的求饶:“厂长,厂长,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钱都给您,都给您!”

  另一个工作服男子亦是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那中年男子面前的办公桌上,却摆着一副乱糟糟的扑克和满桌子的钞票,得有好几千块。

  佟丽立时吓得娇躯一哆嗦,她哪里见过这等血腥场面啊,转身刚想退走,却已经被那黄毛给拦住了:“佟秘书,哪里走啊?我们厂长就是这位,你不是要见我们厂长吗?”

  “哦,让美人儿见笑了。实在是我这属下不懂规矩,就轻轻教训了两下!”

  那中年男子咧嘴一下,又砸了一下那工作服男子,直接把人给砸晕了过去,不耐烦的一摆手,“小黄,还有你,把这瘪犊子给扔出去,免得污了佟秘书大美女的眼睛!”

  小黄和那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家伙,合力将那昏倒之人拖走,并“啪”地一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只留下厂长张虎和佟丽两人。

  “张……张厂长,我,我下次再来吧?”佟丽心里紧张害怕,娇躯哆嗦不停,出声说道,转身就想去拉门。

  可这张虎竟直接一翻身,从办公桌上跃过,一把抓住了佟丽拉门把手的玉手,咧嘴一笑:“佟秘书是吧,你不是来要账的吗?这账还没要,怎么就要走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张虎对待投资者很不友善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