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老子就是王法

  第一百零三章老子就是王法(求打赏、推荐)

  村室小院门口,此刻一大群人围拢着,闹哄哄的一片。

  地上隐约一个村民抱着脑袋,痛苦哀嚎着,双手鲜血殷红一片,地面上也滴了不少的血。

  周围几个村民都在对那十来个穿着劳保工作服的男子指指点点、愤怒吆喝着:

  “好好的,你们怎么打人呢?”

  “还有没有王法了?”

  村民愤怒无比,却不敢动手。

  对方十来个工作服男子,一个个手里拎着半米长的钢管,显然这种横行霸道的事情,平日里没少做。

  要不然,也不会连家伙什都准备的这么齐全了。

  而且这些男子,都长的五大撒粗的,横眉瞪眼,一看就不是善茬。

  “玛德,钱都交了,还想退回去。真以为爷们几个是你们这些穷酸贱民呼来喝去的?”为首一个染了蓝绿相间、发型很潮,像极了非主流的家伙,手里钢管指着村民,骂骂咧咧大声说道。

  “你们谁特么家里想通电,就得先缴500的通电落户费,这是规定!缴不起钱,别想扯电!”

  “谁要是敢闹事,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那青年伸手一指地上哀嚎不止的那个村民,毫无怜悯之心的恐吓着。

  “你们太霸道了,沈支书找你们过来,是免费给我们扯电的,你们怎么能私自收钱?而且,还打人!”

  一个老实巴交的村民愤恨的争辩着,“沈支书,你找的这都是什么人啊,根本就不像国家工作人员嘛。简直就是一群流氓、恶霸!”

  沈雯卿也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个样子,而且这群人明显是私自收费。

  因为市政有明文规定:专门对云溪村等好几个贫困村免费扯电到户,不准私自收取费用,全部由国家、政府提供。

  这些政策,沈雯卿是知道的,然后才打电话让他们过来架电线的。

  张全想着孩子写作业的时候灯亮些,就去找黄元亮这伙人先给他家架电线,黄元亮张口要五百块钱的费用,老实巴交的张全就把钱给了。

  而回头一听沈雯卿说,架电线是免费的,张全就觉得吃亏了,赶紧找黄元亮这伙人,想把钱要回来。

  吃到嘴里的东西,黄元亮这伙人怎可能再吐出来,自然不愿意退钱。

  双方争执,张全立时就被黄元亮的人给打了。

  村民见到张全被打,就都凑了过来,还有人去喊了沈支书。

  双方立时对峙起来。

  本想着为村民做点好事,没想到竟发生这种事情,而且还伤了人,沈雯卿亦是愤怒无比:“黄元亮,今天这钱,你必须退给张全叔;而且,村子里架电线的钱,全部是由国家提供的,你们不得私自向村民收取任何费用!”

  “哎呦,臭娘们,你算老几?!我们是国家电网的人,怎么会做出私自收费的事情?我们这是合理收费,是严格按照国家下达的文件规定办事!”

  黄元亮伸手抚了抚头上蓝绿相间的头发,阴阳怪气的出声,一双色眯眯的眼睛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沈雯卿。

  尤其是看向沈雯卿胸前的鼓起时,这货更是吞咽了几下喉咙,哈喇子都差点流淌出来。

  “你……文件呢,我倒要看看你接收到的文件内容!”

  沈雯卿自然不好糊弄,狠狠瞪着黄元亮;尤其是黄元亮这双可恶的眼睛,沈雯卿真想当场拿小刀子给他剜出来。

  “文件在我脑子里,我说每户收500就是规定!”

  黄元亮满脸怪笑,心道:你一个臭娘们儿还想拿捏老子,简直痴人说梦。不过,这娘们儿长得还真标志,尤其是这对大胸,啧啧……

  “你,你这是目无法纪,无视国家政策,我会把这情况反映到镇长那里去!”沈雯卿被气得不行,胸前的高山一起一伏的。

  “告我?好啊,有本事随便告!”黄元亮蓦然上前两步,眼睛更加肆无忌惮的盯着沈雯卿的胸看,咧嘴淫~荡一笑,“想不收费也行。哥几个看你长的还算有几分姿色,要不这么着,你陪哥几个到车上,咱们‘好好’商量一下这个费用为题?”

  说着,黄元亮这货竟伸手去拉扯沈雯卿的胳膊,动作轻佻。

  这山沟沟里能碰到如此姿色的女人,确实不容易。

  即便是县城里的那些时尚小妞,也没面前这个女人标志啊,要是能够带进车子里,耍一耍,绝对爽翻天。

  “拿开你的臭手,不要碰我!”

  沈雯卿使劲儿挣扎,却无法挣脱黄元亮的大手。

  她也没料到这货竟然如此不要脸,而且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要对自己用强,顿时又惊又怒。

  “放开沈支书,你们这群畜生!”

  乡亲们一个个愤怒吆喝着就要上前。

  “我看谁特么敢管闲事儿,老子打断他的腿!”

  黄元亮眼睛一瞪,满脸凶狠。

  那些个工作服男子,一人拎着一根钢管,更是齐齐往前一挡。

  村民们哪里见过这等阵仗,立时吓得往后退去。

  “你们还有点王法吗?~恶霸、毒瘤啊~”

  村民们只敢发怒、却不敢阻拦。

  “王法?嘿~”

  黄元亮咧嘴一笑,更加嚣张,“这个村子,现在,老子就是王法!”

  “黄科长,黄科长息怒,大家有话好好说,都不要激动,伤了和气就不好了!”这时,村长李怀仁一脸赔笑的闯了进来,上前就要拉扯开沈雯卿。

  “你算什么东西,滚犊子!”

  黄元亮好歹也是乡镇电力局的科长,怎会将一个小小的村长放在眼里,一脚就把李怀仁踹了个趔趄。

  李怀仁是不想沈雯卿这棵好白菜让猪拱了,就算要拱,也是自己拱才行!

  可已经五十多的李怀仁,哪里会是二十七八岁、正值壮年的黄元亮的对手?

  “放开我,我是云溪村的村支书,你们这是在犯罪!”

  沈雯卿又急又怒,娇叱出声。

  这帮家伙还真是无法无天,万一真的动真格,自己一辈子就毁了!

  “我们都是守法好公民,怎么会干犯罪的勾当呢!”黄元亮贱贱一笑,丝毫不放手,可劲儿拉扯着沈雯卿朝着路边那辆小昌河车走去,“你是村支书,我是科长,咱们都是为了村民架电线的事儿;我只是想让村支书跟我一起,到车里好好商量一下架设线路的方案,嘿嘿~”

  呼啦!

  昌河车门被拉开,黄元亮直接钻进车里,双手抓着沈雯卿的一只手往车厢里拉扯。

  沈雯卿赶忙用另一只手抵住车门,坚决不上车,愤怒惊恐喊道:“黄元亮,你放开我……救命~~”

  “放开沈支书!否则,小爷我踢爆你的卵!”突然的,一道劲风从远处狂奔而来,如猎豹一般,直接冲进了那十来个工作服男子,一下就冲开了他们,瞬息出现在昌河车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