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难以启齿的借钱事件

  第一百零二章难以启齿的借钱事件(求推荐、打赏)

  听到姬常的话,毒妃骇然色变,知道这件事情瞒不过姬常,便叹息一声,老实交代:“我并未答应华夏暗龙组织的条件,只是答应为他们做些事情!”

  “冥殿的人不是任何一方势力的走狗!如果你觉得在冥殿,有碍你的前途和发展,那么,便退出吧。”

  姬常神情露出一抹疲惫,“我不会治你背叛之罪,只是,以后你的生死,就再跟冥殿毫无关系!猎鹰杀手组织的清洁者,是我杀的。就在这北山之中,尸体扔到悬崖下面去了。那个女杀手,我放走了!”

  姬常摆了摆手,有些意兴阑珊,“你想知道的,我已经告诉你了。你走吧。把‘孟婆’这个位子腾出来也好,冥殿是该换换新鲜血液了!”

  “冥王大人,我……”

  一听说自己要被冥殿除名、驱逐出冥殿,毒妃立时急了。

  “什么都不用多说,冥殿规矩不可破!”

  姬常周身杀意渐起,“回去告诉你现在的新主子,我只是想在这里安心的生活一些日子;他们不来打扰我,冥殿势力不会干扰华夏的一切;毕竟,我也是这个国度的公民!”

  “冥王大人,首长不是这个意思,我……”

  毒妃还想解释。

  “五个呼吸,消失,否则,死!”

  姬常已经不给她解释的机会了,任何解释都已经显得苍白无力起来。

  冰冷的萧杀之意锁定,毒妃再不敢耽搁,一步三回头的快速消失于姬常眼前,美眸之中尽是复杂和失落。

  冥殿的规矩,毒妃自然是懂的。

  凡事加入冥殿,正是成为冥殿之人,便永远忠诚于冥殿,永远服务于冥殿,不可背叛。

  而自个儿却为别的势力办事,自然是坏了冥殿的规矩。

  姬常没有当场将毒妃击杀,只是从冥殿除名,已经对毒妃是格外的开恩了。

  自己选的路,怨不得他人。

  就像自己愿意娶的媳妇、哭着喊着也要宠着一样。

  冥殿护犊子,尤其是冥王更甚,团结有爱;对敌人狠辣无比,但对于自己人,从来都是相互关系,真的有家庭的温暖。

  这几年来,毒妃也能体验到这种家庭温暖,而且自从加入冥殿之后,就再也没有受到过别人欺负。

  因为欺负她的人,不是被冥殿的人杀死,就是被她亲手了结了。

  只是她志向远大,野心勃勃,总不甘于人下,想闯荡出自己的未来;所以,她选择了这条路~

  后悔吗,有;不后悔吗,也有!

  “等等!”

  眼看就要彻底消失了,毒妃耳畔蓦然传来姬常的声音,毒妃失落的俏脸立时一喜。

  以为姬常要给她恢复孟婆的称号呢,赶紧面若桃花笑嘻嘻的回身来到姬常面前:“冥王大人请吩咐!”

  “那啥……你有钱吗?”

  姬常突然老脸一红,挠了挠头,哪里还有之前半分冥王冷酷的威严呢。

  既然碰到了,要是不解决点事情,姬常都觉得对不起自己,于是,厚着脸皮开口。

  “呃……”

  毒妃俏脸表情错愕,“冥妃姐姐没有给你钱吗?”

  冥王的钱,都是冥妃在打理,冥殿的兄弟都知道这事儿。

  “我没有告诉她,我具体去了何处。走得急,忘提这事儿了!”姬常老脸露出一抹不好意思。

  “咯咯,冥王大人也有穷困潦倒的时候啊!”

  毒妃没心没肺的笑着,胸前一对高山颤颤巍巍的,起伏不定,很是晃人眼睛,“想要多少?”

  “4500万吧!”开口向下属借钱,姬常真的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其实,他本想登录杀手网站,随便接一个任务,也能轻松搞到这么多钱;只是如此以来,他隐居小山村的平静生活,就破坏了。

  以冥殿的能力,冥妃很容易找到自己。

  到时候就算自己再不准许她们回来,估计她们也会冒着危险潜入华夏,来追随自己吧。

  这跟自己的初衷,不相符!

  “我借你的,等有了,双倍还!”姬常拍胸口保证,感慨一声,“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嘻嘻,要是让那几个势力的大佬知道,我们的冥王大人竟然这么穷困潦倒,指不定要笑掉大牙;肯定是一条国际大新闻!”毒妃真想掏出手机,记录下这一幕,只是摄于姬常的威严,不敢造次,“一个亿够用吗?我私人账户,冥妃姐姐不会发现端倪!”

  谁能想象到,堂堂冥殿之主,冥王大人,竟然如此穷困潦倒,竟伸手向属下借钱?

  “不用,4500万就足够了!”

  姬常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硬着头皮出声。

  “行,晚上就打你账户上!”

  毒妃又咯咯笑了一阵,一股香风飘过,这妞总算是走了。

  不过,既然有牵扯,这就说明自己以后还有机会回冥殿。毒妃能不高兴吗?

  “唉~~丢死个老脸啊!”

  姬常摇头叹息一声。

  要不是明天就到了还账日期,姬常也不会开这个口啊。

  正当姬常感慨无限之际,山脚下突然传来一嗓子悦耳叫喊声:“姬大哥,姬大哥,不好了,村子里出大事了!”

  倩影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姬常面前,俏脸已经一片通红,光洁的额头上也满是汗珠。

  “彩儿,你先缓口气儿,慢慢说,咋回事儿?村里出啥事了?”

  姬常伸手拍了拍倪彩儿的香肩,宽慰出声。

  “姬大哥,打起来了,村里打起来了。”

  倪彩儿着急忙慌,口齿都有些不利索,前言不搭后语的急急说道。

  “慢点,慢点,说清楚。谁跟谁打起来了?”

  “张全叔,是张全叔被人给打了!”倪彩儿总算说了出来。

  “谁打的,伤的重吗?!”姬常立时周身一股煞气,旁边的倪彩儿都跟着娇躯一颤。

  “是……是架电线、哦,国家电网的人,把张全叔给打了,脑袋流了很多血。沈支书也被他们给围住了!”

  倪彩儿急急说道。

  今天早上,姬常便听沈支书说,国家电网的人今天上午就能达到云溪村,为云溪村扯电线。

  没想到,这就冲突起来了。

  “小白,走!”

  姬常顾不得多想,朝着身后嗷咾一嗓子,自个儿已经化作一道离弦之箭,嗖地一下朝着山下蹿了出去。

  一声嘹亮的狼嚎,吓得正在采野山菌的村民一大跳,一道雪白的凶猛身影,从林间蹿出,紧追姬常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