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按摩不带哥,不仗义啊!

  第一百章按摩不带哥,不仗义啊!(求订阅、打赏)

  殊不知,姬常这次是真的冤枉这仨货了。

  人家明明是昨晚跑到县城里,潇洒了一把,粉红小屋里抖了抖身子,还死了几个亿的子孙呢。

  这可全部是人家自己采野山菌挣的钱啊,血汗钱,凭钞票睡的妹子啊。

  哪里还需要欺负村子里土里土气的寡妇啊。

  “冤枉啊老大,我们仨昨晚去县城里,嘿嘿……你懂得!”狗胜当先招了,“在老大的教诲之下,我们仨可是改邪归正了,再不敢那种欺负人的事情了。凭力气、凭双手挣钱。这不,我们仨连夜又赶回来了,就是怕耽误了供货不是?”

  耽误供货是假,耽误自个儿采野山菌挣钱,然后泡妹,才是真!

  “卧槽!”

  姬常一个翻身,动作顺溜的起身,“嘭嘭”每人屁股上赏了一脚,气急败坏的将嘴巴啊里那根野草扔掉,愤恨的训斥,“尼玛,出去耍,也不喊着小爷?!不仗义!”

  三人身形一个趔趄,被姬常骂的一愣一愣的。

  尼玛,这画风不对啊?

  “老大,下次,下次我们一定请您一起去,找个高质量的妞!”赵强反应快,笑嘻嘻的凑上前,“这次,我们仨是提前为老大试试水,看看哪个会所的服务质量好,嘿嘿!”

  “算你小子识相,赶紧滚吧!”

  姬常摆了摆手,看着三人兴高采烈去采野山菌的背影,又一阵骂骂咧咧,还在埋怨这仨货没有带上自己呢。

  “哎呦……摔死我老婆子喽,谁来扶我一把……哼哼……”

  姬常刚想重新躺下,继续晒太阳呢,就听不远处传来“啪嗒”一声轻响,接着,就听到一个有些沙哑苍老的老妇痛苦神隐声传来。

  那老妇一身朴素的农民装束,头上顶着一方头巾,脸上皱巴巴的,瘦小佝偻的身躯半靠在一颗书上,双手按着自己的右腿,眼神瞟向姬常,露出一抹希冀和求助。

  姬常伸手指了指自己,意思是“你在喊我?”

  那老妇点了点头,眉头上的皱纹甚至比眼窝还深。

  这时,旁边几个正在采野山菌的村民看到了这副情景,赶紧上前:“大娘,您这是咋了?摔着了是吗?”

  村民心性淳朴,想着都是乡里乡亲的,就算不认识这老大娘,应该也没有多远的人,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一边询问着,几个村民就已经弯腰准备下手去搀扶那老太太。

  “等等,你们不能扶!”

  这时,姬常突然一嗓子响亮的呵斥,吓得那几个村民一大跳,一个个满脸疑惑的看向姬常。

  人都这样了,二小子咋不让扶呢?

  而那摔倒的老太太,眸子里却乍现一抹诡异的光芒,一闪而逝,所有人都没注意到,不过转瞬,那老太太的表情更加显得楚楚可怜起来,“哎呦……疼死老婆子了,怕不是腿摔断喽……”

  “二小子,这都没多远的人,咱能帮就帮一把吧!”一个年长的村民说道。

  姬常已经走了过来,摆了摆手,“你们继续采野山菌去吧,这位‘老太太’就交给我了。我刚好懂点医术,就帮她看看。实在不行,再找几个人,把她抬到镇上医院去。”

  “老太太”三个字,姬常咬的很重,大家都没听出来有何不多。

  刚好村里的二傻子也在,嘿嘿傻笑着说道:“二小子懂医术,二小子懂医术,村支书被毒蛇咬了屁股,就是他给治好的!”

  这二傻子一句话,一下子激起了千层浪。

  中蛇毒,第一印象就是吸蛇毒,电视里、小说里,不都经常出现这种情节吗?

  沈支书被毒蛇咬了,而且还是……屁股,姬常怎么施救的?

  那岂不是……?

  旁边几个村中妇女立时面带饶有兴趣的暧昧笑意,上下打量姬常,而一些村民则有些敌意的扫向姬常。

  忿忿猜测:这犊子肯定是见过沈支书的美~臀了,而且应该……也亲了。这犊子咋就恁好的福气捏~~

  “行了行了,大家都散了吧。野山菌,挣钱,才是第一要务!”姬常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立即散去了。

  这少采一斤,可就是20块钱啊。

  昨天下午,姬常刚给他们涨的价儿,耽误不得,耽误不得啊!

  姬常连二傻子也都支走了,就只剩下老太太和他。

  姬常蹲下了身,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老太太这张皱巴巴的脸,原本人畜无害、老实巴交的脸庞上,却蓦然展露出一抹诡异的弧度。

  这货还上了手。

  大手伸出,捏着老太太粗糙老树皮一般的下巴,笑道:“你这易容术,好像退步了许多?”

  “小哥儿,你,你咋这么轻佻?”老太太一把拍开姬常的手,皱巴巴的脸上,表情更加楚楚可怜,还带着一抹愠怒,“我这把老骨头,摔断了腿骨,没办法下山,小哥儿不可怜可怜我吗?”

  老太太一边装着可怜,一只皱巴巴的手竟然悄无声息的朝着姬常腰间位置移动过去。

  手指之间,一根银光闪闪的尖刺般之物,欲要刺进姬常腰间脊柱某处。

  然而,也不知姬常是有意,还是无意,本来蹲在她面前,却突然移动了一步,刚好跟老太太拉开距离。

  老太太的右手竟十分灵巧的缩回了袖口里,尖刺也消失不见了。

  而姬常接下来的动作,却有些十分不礼貌,甚至令人发指。

  只见姬常脸上仍旧挂着耐人寻味的笑,右手去闪电般探出,如一条灵蛇一般,朝着老太太的胸口抓了过去,嘴唇蠕动,出声道:“您老可不止是摔断了腿,好像心脏也甩的有些问题,我擅长心内科,帮您看看!”

  不等老太太眸光骇然,想要回身撤退,姬常的手,就毫不客气的一把抓住了老太太的胸。

  尼玛,袭胸啊。

  连老太太都不放过。

  这是禽兽不如、丧心病狂啊~~

  “咿呀~~不玩了。不玩了!”

  老太太沙哑的嗓音突然不见了,变成了十分悦耳加充满诱惑的年轻女子声音,手中银针更是快速的朝着姬常抓着自己胸的手,刺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