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嚣张无耻(吴驰)一家

  第九十章嚣张无耻(吴驰)一家(求推荐票、打赏)

  这五十多岁的男子,确实是吴驰的老爹——吴建国,此刻一听说要罢免儿子的副总位子,他自然不愿意,此时亦是有些咄咄逼人。

  “当年你爸、我,以及这里几位叔叔,一同集资开了这家酒店,携手打拼才有今天的成果,我们吃过的苦,比你吃过的饭都多;”吴建国丝毫没有一位当叔伯的大度和慈爱,当着这么多高层的面训斥方雅,“现在你坐在这个总经理的位子上,高高在上,就可以目中无人,随意罢免公司高层的权利不成?”

  “吴叔,您儿子什么德行,您自己难道不清楚?是,您这老一辈确实为酒店付出了很多,我也一直尊敬您和几位叔叔。但是酒店不是家里,更不是谁的私人后花园,它是一个企业,”方雅强压着怒意,尽量心平气和的出声,“是企业,就该有个企业的样子,法度、公司规定,这些缺一不可。无论是员工,还是领导,若不能认真工作、为公司付出努力,那么他存在有何意义?”

  “好一个存在有何意义?这么说我和你这几位叔叔的存在,也没有必要了?!你何不将我们几个老家伙一起赶出酒店?”吴建国砰地一拍桌子,大声呵斥,一连冷笑。

  “小雅,你建国叔为酒店也不少操心,作为晚辈,你言辞注意一点。有什么事情,大家坐下来商量商量嘛,何必伤了和气?”其他三位中年男子赶紧做和事老,“建国兄,你何必跟一个晚辈置气呢,伤了身子,多不好!”

  “晚辈?我看她已经想踩在我头上,当长辈了。”吴建国怒意大发,伸手指着方雅,“方雅,你现在长大了,有能耐了。一句话,就能罢免我儿这个副总,那你怎么不连我这个老子也一起罢免了?!”

  “您是股东,我可没有那个权力!”方雅也是气得不轻,胸前一起一伏的,纽扣都快崩开了。

  “哦?方总经理还知道我这把老骨头是股东啊,吴某还以为这里是方总经理的一言堂了呢。”吴建国脸上的冷意更甚,“公司副总以上职位,是由股东投票决定。你一个人,有何权力罢免吴驰?!还是方总经理觉得我这把老骨头好欺负啊?”

  倚老卖老的姿态,丝毫不顾及的展现出来。

  更是气得方雅胸闷气短,一阵胃疼。

  “别以为自己管理了几年酒店,就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吴建国仍旧喋喋不休,咄咄逼人,“方雅,我告诉你,总经理这个位子也是由股东投票决定的!”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你若再胡闹,总经理这个位子,你也不用做了。

  坐在吴建国身边的吴驰,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心道:贱人,你不是能耐吗?有本事开了本公子啊。

  哼,惹恼了老子,老子直接让我老子联合几位长老,把你从总经理的位子上拉下来。

  “爸,三位叔叔,大家都在这儿,吴驰有两句话想说。”吴驰缓慢起身,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方雅,“酒店的声音,这五年来,营销额一直在下滑。晚辈看来,会不会是某些人能力不足、管理不力、或是想趁机捞油水,才导致酒店生意一直不温不火的呢?”

  “吴驰,你什么意思!你是在指责我没有能力,还从中间吃回扣?”方雅彻底被激怒了,俏脸通红,愤怒起身,玉手指着吴驰娇叱出声。

  “您是总经理,我只是个小小的副总,怎敢指责您呢?”吴驰不骄不躁,脸上的怪笑却很欠揍,“有没有中间吃回扣,我认为,几位股东叔叔应该查查账目,好好调查一番!”

  “至于有没有管理之能,这五年酒店每况愈下的营业额可以作证。”吴驰这货倒拉一耙的本事确实不错。

  “你……”

  方雅直接给气得说不出话来,感觉脑袋一阵疼痛,有些头晕目眩,小腹之处更是剧痛难忍,这都是气行不顺、郁结所致。

  那三位股东不自觉的将目光看向吴建国,毕竟这些年酒店分红,他们也从吴建国手里得到不少。

  并且跟着吴建国投资其他产业,也赚了不少。

  此刻,自然有些唯吴建国马首是瞻的味道。

  虽然他们都清楚,吴建国从酒店收益中,得到的好处更大,但这些话,却不能摆在台面上啊。

  只是,苦了小雅这孩子,辛辛苦苦五年,殊不知酒店的财务已经被吴建国和他们几个一起给掏空了。

  “吴副总说的在理,身为酒店第二大股东,我认为,有必要重新考校一下某些人的能力。毕竟,总经理这个位子,对酒店的生意,起着很重要的作用,万不可马虎!”吴建国这丫够狠心,丝毫不念及跟方雅死去老爹之间的情分,是要罢免方雅这个总经理的势头。

  “这……建国兄,这事儿是酒店的大事,而且小雅也是酒店股东……”

  廖华强有些不忍,觉得如果真这么做了,就太不近人情味儿了。

  还别说,廖华强跟他儿廖凯的性格,倒是有几分相似之处。一看,就是亲生的。

  只是廖凯这货确实不务正业,不想在雅阁商务上班罢了。

  “华强老弟,酒店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心血,谁也不想眼看着酒店营业不好而走向倒闭的道路。你是否需要仔细想想,该不该支持我的决定?!”不等廖华强说话,吴建国就怼了过来,话语之中甚至还夹杂着一股盛气凌人的威胁。

  廖华强立时脸色一僵,旁边两个老友赶紧偷偷扯了扯廖华强的胳膊,眼神频频暗示。

  “咯吱!”

  正当这会议室股东大会僵持不下之际,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个青年贼头贼脑的闯了进来,贼兮兮的目光扫向会议室众人。

  会议室众股东也都齐刷刷的看了过去。

  这青年上身老汉衫、下身洗的有些褪色的迷彩裤,笑嘻嘻的挠了挠头,“大家走在哈!”

  四个老家伙表情一愣,你丫的谁啊,谁认识你?

  被这些人气得不轻的方雅,见到这青年闯了进来,表情不禁一怔:他怎么进来了?

  可见到这青年走进来,反应最为强烈的便是吴驰,噌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横鼻子竖眼的指着姬常:“你来这里干嘛,这里岂是你一个穷酸能进的地方?!”

  吴建国亦是一脸不耐烦,看都没看姬常一眼,冷声呵斥:“一个农民工,就应该待在该待的地方。滚出去!”

  “喂,老东西,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农民工咋了,农民工吃你家喝你家的了?还是农民工绿你老母了!”

  一听这话,姬常就不乐意了。

  尼玛,小爷就算是误闯进来,又如何?你凭啥让小爷滚出去?再说了,农民工为城市建设付出了很多,应该值得尊敬才是,你他妈凭什么看不起农民工?!

  吴建国也没料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穷酸小子给的当场怼了,怼的还这么难听。

  立时一拍桌子,噌地站了起来,一脸肥肉乱颤,伸手指着姬常:“你干什么的?!是不是雅阁商务找的工人?现在不需要你了,滚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