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专家?抱歉,没听过!

  第八十四章专家?抱歉,没听过!(求推荐、打赏)

  姬常这般呵斥梁国臣,毫不留情,立时让现场所有人都惊住了。

  那中年男子脸色有些不大好看,阴沉的很,一股怒意压制不住,冷冷呵斥一声:“小玥,你做的事情!”

  他身边的妇人,上前扯了扯柳玥:“小玥……”,示意自己女儿该管管,毕竟这小伙子是她带来的。

  而柳玥的小姑子则直接发飙,一张抹了厚厚一层粉底、依旧遮不住眼角鱼尾纹的刻薄脸庞露出怒意,伸手指着姬常:“你小子算什么东西,也敢对梁叔指手画脚!”

  继而,小姑子转过头,满脸不爽的瞪着柳玥:“小玥,这里是家,别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带进来;梁医生是世界著名的内科专家,专门来给你爷爷看病的;万一你爷爷有个三长两短,你能担待得起吗你?!”

  柳玥也没料到姬常会直接怼了梁国臣,不禁俏脸一阵焦急的羞恼;自个儿怎么会那么蠢,早知道这样,就不让这犊子来看爷爷了。

  上前两步,柳玥扯了扯姬常的胳膊,懊悔出声:“姬常,你别闹了好不好?我爷爷现在情况很不稳定,梁爷爷是内科专家,专门为爷爷……”

  现场所有人的训斥指责,姬常可以不理,也真的没理会,而是目光真诚的看着柳玥:“这里,我只认识你,也只跟你说。老爷子肺部积水肿胀严重,压迫心脏;心梗如果不尽快妥善治疗,活不过两天!”

  姬常直接打断了柳玥的话,目光严峻的注视着柳玥;柳玥本来刚想发火,听到姬常如此一说,立时俏脸骇然巨变:“爷爷真的那么严重吗?”

  “哼,哪儿来的野脚医生,内科专家都不能一下解决的问题,也敢口出狂言。”小姑子阴阳怪气的出声,然后看向中年男子,“哥,你可是养了个好女儿啊。这当了几个月的村医,就拽的了不得啊。”

  柳钟山的病,在各家医院检查、诊断,都是肺心病晚期,但却并非像姬常说的那般严重;而且CT检查也没发现姬常说的那种严重心梗现象。

  就连梁国臣专家都说,老爷子的病只能养着治疗,并非太大问题。

  这小子竟然敢一口断定,老爷子活不过两天,简直是……

  “年轻人还是不要这么张狂,凡事不可武断;尤其是事关病人的安危,更是马虎不得,信口开河只会犯错,还是虚心些比较好。!这样,不光害了病人,也害了自己啊!”梁国臣越看姬常这家伙越觉得不爽。

  老子这可是行医数十年,内科专家大咖;你一个毛头小子只是把了脉,竟敢如此大放厥词?还说老爷子不能活过两天?谁给你的自信,难道你小子仅凭把脉,就比医院先进的医疗器材还厉害?!

  被人说道,姬常倒不在乎。

  可若是侮辱他的医德,姬常就不能不在乎,眼睛般眯着,一抹精光扫向梁国臣:“您是哪位?就这么认为老爷子的身体只是简单的肺心病晚期?没有其他并发症?真的只是抚两剂药就能好转?!”

  姬常话语毫不掩饰的轻蔑。

  然而梁国成一瞪眼,脸上露出恼怒神色:“鄙人京城第五人民医院的呼吸内科大夫梁国臣!”

  本以为自己的名头能够将这愣头青给吓着,可姬常听了之后,脸上的却露出一抹疑惑和不耐烦:“不认识。又如何?”

  “连梁国臣内科专家都不认识,还自称能治好老爷子的病,你咋有脸说呢!”小姑子一脸鄙夷,更加讨厌姬常,“小玥,你看看你往家带的都是些什么人,什么江湖郎中骗子,就能随随便便往家里领了吗?”

  “对于老爷子的病,你又如何确诊‘若不及时治疗,只能活两天’?”梁国臣更加鄙夷姬常起来,连自己的名头都没听过,还好意思说自己懂医术。

  更何况,他也是中医专家,而且还很出名;他都诊断不出老爷子像姬常说的那么严重,自然不相信姬常这毛头小子可以。

  现在,国人倡导西医,梁国臣中西医结合,对于呼吸内科这一块领域,有着他自己一套独特方法和显著的研究,并经过实践证明了的。

  “老爷子现在肺部积水肿大,已经严重到将胸腔撑开,更是压迫心脏,导致心梗、心动脉堵塞三分之二之多。”

  姬常将自己的诊断结果说出,“至于仪器能否查清,只能说操纵仪器的是人,而肿胀的肺部,完全可以遮挡住CT操作,容易造成误判!不知梁‘专家’怎么看?”

  姬常故意将“专家”两个字的口音咬的很重。

  “人民医院的CT机,德~~国最新进口的,怎么可能看不清老爷子体内的病情?至于你说的那种情况,根本就无中生有。老夫从医数十年,从来没见过心动脉堵塞三分之二之多的病人,能活过二十天!”

  梁国臣冷哼一声,一甩衣袖,然后满脸不耐的转身,看向中年男子,“柳重,你是想让老夫给老爷子治疗,还是想让一个毛头小子来为老爷子诊治。若选他,老夫即刻离开!”

  梁国臣跟老爷子关系本来就不错;而且梁国臣的医术是世界一流的,中年男子自然是知晓的。

  选谁,自然是一目了然。

  柳重冷冷瞪了眼姬常,态度不是太友善:“姬先生,柳家不欢迎你,还请你出去!”

  见得姬常跟梁国臣闹的不可开交,而且柳玥也有些不相信姬常所说那种情况,真的会发生在爷爷身上。

  更何况,爷爷昏迷状况已经出现了一个多月,而不是二十天,也就佐证了梁国臣所言是正确的。

  “姬常,你先回家去吧;等爷爷好转了,我就会回云溪村!”柳玥上前拉扯姬常;姬常跟她家里人闹的不愉快,柳玥在中间也很为难。

  毕竟,一方是她的家人,而姬常又是出于关心、专门来看她爷爷的。

  “唉……算我多管闲事了!”

  姬常起身,摇了摇头,迈步就要朝门外走去。

  “咳咳……等等……”

  这时,已经昏厥一个多月的柳钟山悠悠转醒,艰难的咳嗦两下,十分虚弱的发出声音来。

  众人立时被惊醒了,急忙看向床榻。

  只见柳钟山口戴着氧气罩,十分困难的抬起手,方向正是姬常的背影。

  所有人却顾不得这些,赶紧围了上去:“父亲~”

  “爷爷~”

  “老柳~”

  各自称呼喊出,众人一阵激动。

  那小姑子见得老爷子突然转醒,心里面嘟囔一句:老不死的,挺能活啊;但脸上却挂着激动的表情,凑了上去:“父亲,您终于醒了,可把大家给急坏了呢~”

  (注:丰仓不是医生,以上病情案例和以后的病情案例,请懂医术的朋友,不要较真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