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村长,您的脸……咋绿了?

  第七十九章村长,您的脸……咋绿了?(求推荐、打赏)

  “秋娥嫂子不容易!”

  见到许秋娥高兴的拿着钱离开的背影,沈雯卿俏脸露出些许同情,悠悠说了一声。

  “有你这个村支书在,相信以后云溪村的老百姓日子会好起来的!”

  姬常笑着夸赞一句。

  “臭家伙,你埋汰我啊!”

  沈雯卿娇羞的白了眼姬常,心里美滋滋的,至少她看得出,姬常是支持自己的工作的;而沈雯卿也确实心想着为乡亲们做点什么。

  “那啥……沈支书、姬……姬大爷,该念我们仨的名字了吧?”

  待所有人都领完了卖野山菌的钱,赵强三人搓着手,一脸谄媚的走了过来。

  看着那些乡亲们手里拿着几百、上千的钞票,赵强三人也眼热啊。

  “你们仨的名字,就不用念了,我记着呢!”

  姬常咧嘴一笑,很是大方的从塑料袋里抽出三张钞票,“这是你们的工钱,每人一百。”

  当赵强三人接过三百块钱的时候,傻眼了:“不,不是,姬大爷,我们差不多每人采了五六十斤野山菌呢,这一百……?”

  “是啊,我知道!”

  姬常笑着点头,可却直接将塑料袋的钱,数也没数,就装进了自己的兜里。

  三人见到姬常完全没有再掏钱的打算,于是更着急了,“五六十斤,15一斤,差不多七百块钱呢,这……”

  “今天早晨,我好像专门问你们仨打算怎么弄。你们仨异口同声的说只要工钱,咋地,不对吗?”

  姬常好奇的打量赵强三人,眼睛也跟着瞪了一下。

  赵强三人表情一愣,好像今天早晨他们确实这么说来着,只要一百的工钱,这……真特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丫子啊。

  三人欲哭无泪,仰天大吼:宝宝心里苦啊。

  早知道野山菌能卖这么多钱,他们死也不要这么一张工钱呢!这下,连后悔药都没地儿买去。

  然而,姬常也不能让这三个即将改邪归正的刁民失望不是,伸手拍了拍赵强三人的肩膀:“你们放心,明天、后天、乃至以后,每人工钱绝对按时结,一月每人也小三千呢。”

  赵强三人更加无望、更加憋屈,狗胜厚着脸皮嘿嘿笑道:“那啥……姬大爷,要不这样,我们仨……也跟乡亲们一样,采了野山菌,到您这儿卖,您看成吗?!”

  “就是就是,以前都是我们仨有眼不识荆山玉,得罪了姬大爷您,在此,小的向您陪不是了,以后小的们绝对以您马首是瞻!”

  赵强也是机灵,赶紧为以前做过的错事儿向姬常道歉,还顺便表了忠心。

  “行吧,从明儿开始,你们采集了野山菌,到沈支书这里称重记账,跟乡亲们一样!”姬常也不会刻意为难这三个家伙,脸上却装作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并严肃警告,“别怪我没提醒你们,野山菌的质量,必须要保证!”

  “那是,那是!质量必须保证,绝对是最好的!”赵强三人心里那叫一个激动。

  当三人兴奋的走到一边,驴脸贼兮兮的询问两人:“强子哥,现在有钱了,要不哥仨今晚去县里潇洒一把?”

  “潇洒你妹啊!”

  赵强随手一巴掌拍在驴脸脑门上。

  “强子哥,我妹还小,才七岁!不行啊!”驴脸的脸耷拉的更长了。

  “卧槽,滚犊子,老子没那么丧尽天~良。现在老子哪有心情去潇洒,回家赶紧弄了大麻袋,明天一大早赶紧上山采野山菌才是要事!”赵强又一脚踹在驴脸屁股上。

  三人快速离开了。

  “你这家伙,还真能捉弄他们仨!”沈雯卿咯咯笑着跟姬常说道。

  “他们本性不坏,要是块烂泥,我也懒得管!”

  姬常如实说道,毕竟都是一个村的,能照顾一下,姬常也不是那般小气的人。

  不过,姬常此时却转过脸,看向身后一脸铁青的李怀仁:“呦,村长大人,您的脸……咋绿了?”

  其实姬常张口想说,村长,您这头上都是一片大草原呢;脑海里蓦然又想到昨天晚上,听到老王在村长媳妇儿床上的画面来。

  “嘿,二小子啊,你这刚从外面回来,就这么有能耐,确实令本村长刮目相看啊。”他料定姬常从中吃了不少回扣,此刻也不揭穿,“能告诉李叔我,你这野山菌卖到县城哪里了吗?”

  “不能!”

  姬常毫不客气的拒绝了,“不过,昨儿个是谁说的,野山菌要是能卖出去,他这个XX的位子都让给我来着?”

  “嘿,二小子啊,李叔……那是给你开个玩笑,再说了,这村长也没啥油水,就是劳心劳力的辛苦命,有啥子好做的。而且村长这个位子都是在镇里、县城政府备案的,也不好随便改不是?”李怀仁倒是能屈能伸,立时怂了。自我打脸,啪啪响。

  旁边的沈雯卿一脸鄙夷,却懒得理会这种货色。

  看了看天,已经夜幕降临,沈雯卿握着喇叭:“明天乡亲们愿意采野山菌的,拿到村室里来称重。上山采野山菌的时候,乡亲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听到如此保证,又增加了一些要采野山菌的村民,满心兴奋的离开了。

  ……

  倪彩儿拿着八张红彤彤的钞票跑进家门:“妈,你看!”

  彩儿她妈躺在床上,面容消瘦,脸色有股子病态,见到女儿手里的好几百块,不禁惊慌起来:“彩儿,你这钱哪儿弄的?”

  以为女儿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竟然弄到这么多钱,不免有些担心。

  “我赚的!”

  倪彩儿小脸洋溢着开心的笑,“卖野山菌赚的。”

  “啥?野山菌能赚这么多?”彩儿她妈明显不相信,脸上挂着严肃表情,“老实告诉妈,咱虽然穷,但是不能做对不起良心的事情。”

  “妈,我没骗您,村里好多人都上山采野山菌,然后交给姬大哥去卖钱,很贵的呢!”倪彩儿将这件事情细细的跟母亲说了一遍。

  彩儿她妈脸上这才露出一丝喜色:“姬家二小子真有本事,想当年,你小的时候,还经常跟在他屁股后面玩呢,现在一晃好几年过去,二小子都这么有出息了。”

  “妈,我明天也跟姐姐一起上山采野山菌去吧?”

  这时,一个十三四岁的稚嫩小伙子来到了两人跟前,目光灼灼的说道。

  “不行!”

  倪彩儿当即训斥,“咱爸出去打工,就是为了让你能够好好上学,这三百块钱,你明天上学带着,不准有辍学的念头!”

  这毛头小子就是倪彩儿的弟弟,在镇里读初中。

  她没能完成学业,考上大学,却交不起学费,但倪彩儿绝对不允许自己弟弟也像自己一样。

  哪怕再苦再累,她也会供弟弟上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