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有人欢喜,有人眼红

  第七十八章有人欢喜,有人眼红(求推荐、打赏)

  见到姬常到来,村长李怀仁亦是一脸不怀好意,幸灾乐祸的表情,心道:小子,看你今儿个咋收场!

  承诺野山菌能卖出去,有钱分,现在姬常若是拿不出钱,那可就笑话大了。

  李怀仁忍不住想加把火,蓦然走向桌前,拿起喇叭:“咳咳,乡亲们安静一下,姬大老板来给乡亲们分钱了!”

  众人随着李怀仁的手指的方向看去,立时看到了姬常,激动不已:“二小子,野山菌卖出去了吗?”

  “真的有钱分吗?”

  “你快说说啊……”

  众乡亲们七嘴八舌的催促着,而拿着喇叭的李怀仁,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好戏要来喽~~

  “乡亲们稍等,稍等~”

  姬常笑着推开乡亲们,跟沈雯卿一起来到那张桌子前,随手将李怀仁手里的喇叭给夺了过来,看都懒得看一脸铁青的李怀仁,反到微笑着将喇叭递给沈雯卿:“乡亲们稍安勿躁,请沈支书讲两句!”

  “我讲啥?赶紧分钱才是要事!”沈雯卿白了眼姬常。

  “现在正是你提高村支书形象的时机,而且这么闹哄哄的,也没法分啊!”姬常凑近沈雯卿晶莹剔透的耳畔,低声说道。

  热气吹倒耳朵上,沈雯卿俏脸不自然的一阵羞红。

  而旁边见到两人耳鬓厮磨的李怀仁,脸色更加像死了爹一般,阴沉的可怕。

  沈雯卿也不矫情,握着喇叭,清了清嗓子:“乡亲们安静一下。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为乡亲们创收的事情办好了,野山菌卖出去了,接下来就是给乡亲们分钱!”

  “我这里有个小本本,记下了乡亲们野山菌的重量,15一斤的价格,全都卖出去了。”

  沈雯卿拿出一个记事本,“下面,我喊到谁的名字,谁上来领一下钱!”

  沈雯卿的话刚说完,就见旁边的姬常,已经拿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面鼓鼓的。

  乡亲们一阵激动不已。

  “刘富贵,野山菌67斤,1005块!”

  一个老实的中年男子笑呵呵的走了过去,当手里接过十来张崭新的红钞票时,感觉像是做梦似的:“野山菌真的能卖钱啊,而且一千多块呢。俺滴个娘来,谢谢村支书,谢谢村支书~”

  那刘富贵双手紧紧握着钱,一个劲儿的朝沈雯卿鞠躬。

  当乡亲们看到第一个人,真的拿到了卖野山菌的钱,而且还是一千多块,现场立时嗡嗡的一阵嚷嚷。

  “姬家二小子没有骗咱们啊,野山菌真的能卖钱。”

  “哇啊啊,老子怎么就没有去采野山菌呢。”

  立时有村民眼红了。

  而李欢等人,一个个亦是眼睛瞪大,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这小子还真把野山菌给卖出去了?!

  一个麻友心里痒痒的要命,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村支书,明天还收野山菌吗?我也去采去!”

  “尼玛,明天还有场呢,麻将不打了?”一个麻友推搡了他一把。

  “打麻将能有这个来钱快?!不打了,不打了!”那麻友一阵摇头,后悔的了不得,“玛德,早知道我也去采了,少说也弄个千儿八百的。”

  蹲在地上抽旱烟的赵方岭,啪嗒一声,烟袋掉在了地上:“乖乖,姬家二小子还真把这事儿给办成了!”

  “我就看姬家二小子是人中龙凤,果然是个靠谱的小伙子!”

  蒋三爷狠狠抽了一口旱烟,一副高深莫测之态,悠闲出声。

  “反正闲着没事儿,明儿个,我也去采点!”赵方岭捡起烟袋,赶紧回家去了。

  这事儿,得告诉家里婆娘去,明儿个两人一块去采。

  李怀仁站在姬常两人身后,见到野山菌能卖钱,脸色就更黑了。心里甚至寻思着,这家伙到底能从中间赚多少呢。

  “张大娘,28斤,420块!”

  张大娘紧紧握着四百多块钱,到村民们面前显摆显摆,满是皱纹的脸都笑开了花,就像深秋盛开的秋菊,“我就说姬家二小子靠谱吧,啧啧,四百多块呢。”

  有两个跟张大娘年龄差不多的老妇,眼里一阵羡慕嫉妒,嘟囔着:早知道昨天跟她一起上山采野山菌去了。

  “张建设,55斤,825块”

  “刘翠,46斤,690块”

  ……

  “倪彩儿,53斤,795块”

  倪彩儿欢呼雀跃着跑到前面,姬常直接给了她八张红彤彤的钞票,还伸手揉了揉这丫头的脑袋,“咋样,姬大哥没骗你吧。”

  “嗯嗯,谢谢姬大哥,也谢谢沈支书!”

  倪彩儿第一次挣钱,而且一下子还是八百块,激动的小脸一阵绯红,眼睛弯弯,笑容很甜。

  有了这些钱,她又可以给母亲买点补品啥的,补补身子了,而且还能补贴家用,让弟弟继续读书。

  “不对,姬大哥,不是八百,你多给了!”倪彩儿只顾着兴奋呢,一张一张数着,竟然是八张小红鱼儿,诚实的小丫头立时出声说道,抽出一张递给姬常。

  “多出的五块钱,是给你的鼓励!”

  姬常笑着说道,“而且你采的野山菌,个头最大,质量最好!我还嫌给的少呢!”

  钱,取之有道,倪彩儿这小丫头做的不错,心性善良;但姬常却不能直接多给她太多,以免教坏了小孩子。

  “许秋娥,77斤,1155块!”

  一听自己竟然一下子卖了一千多,许秋娥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沈雯卿喊了二次,她都没听到。

  姬常拿过喇叭,大声喊了一嗓子:“秋娥嫂子,赶紧上来领钱啊!”

  许秋娥这才回过神来,手里握着沉甸甸的1160块钱,激动的了不得。

  “姬常,谢谢你,沈支书也是,谢谢你们!”许秋娥真诚鞠躬道谢。

  “秋娥嫂子,只是你劳动所得,不用谢我们!”沈雯卿笑着回答,她知道许秋娥家的情况,也很同情、很佩服这个女人。

  “可是,多了五块钱,不能让你赔本啊,我不能要!”许秋娥抽出一张十块的,姬常却不会再收回了:“没零钱找,秋娥嫂子拿着吧;而且你的野山菌质量也好,多给点不算啥!”

  有了这一千多块钱,许秋娥好像生活看到了希望,一天一千,一月就是三万多,有了钱就可以给婆婆看病了。

  钱再多点,也可以给孩子到城里大医院好好看看。

  这都是姬常,给了她这个挣钱的机会,许秋娥是真心实意的感激姬常。

  “秋娥嫂子,钱是挣不完的,以后采野山菌别太累了!”许秋娥临走时,姬常还叮嘱两句。

  “嗯,我知道!”许秋娥点了点头,哪里能听进去?

  姬常也知道这女人是听不进去的,毕竟她的家庭情况在那儿摆着呢,死了男人,还要照顾病床的婆婆,和一个智力不健全的女儿。

  生活,苦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