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结婚,讲究门当户对

  第七十七章结婚,讲究门当户对(求推荐、打赏)

  “能撑到现在才问,我还以为沈支书不着急呢。”

  姬常笑道,已经拎着高档轮椅,朝着堂屋走去。

  “好你个臭家伙,合着你是故意让本姑娘着急了?”沈雯卿难得的女人味了一次,美眸狠狠白了眼姬常,玉手更是毫不客气的朝着姬常腰间的软肉拧了过去。

  “哎哟哎呦……疼……松开,快松开!”姬常疼的一阵呲牙咧嘴,“我是故意逗你一下呢,我错了,我错了,野山菌卖出去了,待会儿咱们就去给乡亲们分钱。”

  在姬常一连番的认错之后,沈雯卿才俏脸露出胜利的微笑,娇哼一声,很是嘚瑟:“算你小子识相!哼~”

  姬常将高档轮椅放到堂屋里,沈雯卿帮着姬常一起搀扶章英坐在轮椅上:“妈,您试试这轮椅,这是电动的,这儿是开关……这是电门……”

  姬常让母亲章英挨个儿功能试验一遍。

  这高档轮椅的座椅很柔软,坐着很舒服,章英脸上带着笑意,却不免有些埋怨姬常又乱花钱。

  “妈,这椅子不贵,几百块钱!卖一趟野山菌,就够买下了!”姬常自然不敢报真实价格。

  一旁的沈雯卿很是默契的附和着:“婶儿,这椅子真的不太贵,而且以后您就自己可以出去走走了,方便着呢!”

  章英按照姬常说的,挨个儿试了试功能,坐着电动轮椅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一阵眉开眼笑。

  卧病在床七年了,她也没想到自己会有不需要人帮忙、还可以走出去溜达的一天,喜不自禁。

  “妈,您先试着使用,我和沈支书还要去村室一趟,乡亲们还等着分卖野山菌的钱呢!”姬常见一旁的沈雯卿一脸焦急,却又不好意思催的小模样,强忍着偷笑,赶紧出声说道。

  “嗯,你们去忙吧,有了这把轮椅,老婆子我自己能行!”

  章英也已经将功能试验的七七八八,简单的前行、倒退,还是会的。

  “那……婶儿,我们先走了!”

  沈雯卿高了声别,急急拉着姬常的胳膊,往外走去。

  见到两人一起离开的背影,亲密无间,章英咧嘴一笑。

  实际上,她是比较相中沈雯卿做儿媳的;知书达理、文静、贤惠,但章英也能想到:雯卿丫头家里肯定不一般,她和姬常这个家庭条件,有些配不上人家啊。

  章英不免唉声叹气的一下。

  凡事都讲究个门当户对,章英认为自己的贫苦家庭跟沈雯卿那种书香门第的大家族,就有些不搭。

  村室院落里,来了很多人。

  乡亲们三三两两的围拢在一起,议论着野山菌能否卖钱;自然也有很多是过来看姬常笑话的。

  比如村长李怀仁,以及跟他儿媳勾搭在一起的他侄子李欢。

  还有些嘴碎的农妇们,“张大娘,我看你们这次是白忙活了,野山菌怎么可能卖钱呢?”

  张大娘好像也想得开,“反正我的也不多,就二三十斤。”

  “强子哥,那野山菌真的能卖钱吗?”驴脸亦是有些不相信。

  “我哪儿知道,反正咱们的工钱只要不少就行!”赵强懒得管这些事情。

  “强子哥说的对,每天一百块钱的工钱,一月就是三千块呢,生活美滋滋!”狗胜亦是这副心思,“要不,再攒几天,咱们到县里洗脚城转转?听说那里的姑娘也不贵,一次也就两三百,嘿嘿,水灵得很!”

  三个不正混的家伙立时一拍即合,就等着拿了工钱,去县里潇洒一把呢。

  村室墙角处,两个老农蹲在地上,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袋,赵方岭用力磕了几下烟斗里的残留烟灰,岁月留下痕迹的土黄脸颊上,显露一抹疑惑:“三叔,您说姬家二小子这事儿靠谱吗?野山菌真的能卖钱?”

  毕竟,今天早晨,姬常可是给他送了两包烟,用他的拖拉机运了好几袋子野山菌呢。

  “嘶~~呼~~”

  约莫七十岁的蒋三爷,使劲拉了口旱烟,老烟油味儿飘多远,眯着眼睛,眼眸绽放一抹睿智光芒。

  蒋三爷是村里的文化人,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家里排行老三,所以称为三爷。

  蒋三爷在云溪村,很是受人尊敬,红白喜事儿,都找他操办。虽然不是村干部,但说话还是比较有威严的。

  就连村长李怀仁都要给他几分面子的。

  “这事儿能不能成,姬家二小子来了就知晓了!耐心等等!”蒋三爷慢悠悠的出声,一副老成持重之态。

  听到想起们的议论,许秋娥的脸上有些担忧和失落,原本以为找到一个创收补贴家用的法子,但现在看来……可能她也被姬常那小子给骗了。

  毕竟,乡亲们都不怎么看好姬常这件事情呢。

  十七岁的倪彩儿,亦是露出失落的表情。心里不安的想着:难道姬大哥真的在骗我吗?

  眼看着天要黑了,小孩子都闹着要回家吃饭,大人们也议论纷纷,有些焦急。甚至一些看热闹的人,都觉得姬常不会来了,已经打道回府、给家里小孩子做饭去了。

  “我看你们也不用等了,估计那小子不好意思来了!”李欢清了清嗓子,朝着一众村民吆喝,“要是能卖钱,那小子早就来村室跟你们分钱了。”

  “欢子说的不错,一个小时前,我就见姬家二小子在村口转悠呢,估计是不敢来了!”

  李欢一出口,立时有几个他的麻友附和着,然后几个人就打算离开了,再继续垒他们的长城去(打麻将,俗称垒长城)。

  李欢几人刚走到村室门口,顶头碰到被沈雯卿拖拽而来的姬常,尤其是见沈雯卿拉着姬常,不禁让一众男人感到艳羡。

  这么个大美妞,竟然跟这穷酸小子拉拉扯扯,还真是让人嫉妒。

  “呦喂……这不是我们的姬大老板嘛,是来给乡亲们分钱的吗?”李欢一脸嘲讽的笑。

  沈雯卿也有些不喜李欢和他身边的几个经常打麻将的家伙,总感觉他们不务正业,拉着姬常就要往村室里走。

  姬常却停了下来,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眼李欢:“你知道‘好吃不过饺子’的后半句是啥不?”

  李欢表情一愣,有些迷糊。这家伙怎么没头没脑的问这句话啊?有啥目的?

  身后那几个麻友却哈哈大笑起来。

  沈雯卿一脸迷糊,也不懂姬常在说什么,但见到那些村民都等急了,赶紧拉着姬常往里走。

  见到姬常嘴角那抹意味难明的笑,李欢心里一阵突突。

  旁边几个麻友催促:“欢子,别理会那小子,咱们赶紧垒长城去!”

  然而,李欢却不急着走了,反到双臂抱膀,一脸看好戏的模样:“急啥?人都等到了,咱们要是不看看姬大老板给乡亲们分钱,不捧场,这怎么好意思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