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你这混蛋竟敢背着我在外头找女人了?

  第六十六章你这混蛋竟敢背着我在外头找女人了?(求推荐、打赏)

  赵方岭的拖拉机开到村口公路上时,孙万胜的小货卡已经等在了那里,见到姬常一众到来,孙万胜赶紧笑着迎了上去。

  这可是他的财神爷啊。

  “姬老弟啊,这供货量还真的加大了呢!”孙万胜看到了姬常送的货又多了,也为姬常高兴。

  毕竟姬常的生意好,他孙万胜的生意才能稳定嘛!

  “嗯,每天应该是这个量,只多不少。这么着吧,孙老哥,每趟按照三百元的价格!”姬常直接当场又加了一百。

  “使不得,这可使不得。老哥也不是要趁机向你加价,你这是……”孙万胜知道生意难做,以为姬常是误会自己了,赶紧置辩。

  “孙老哥就别跟我客气了,我不会赔本的。”姬常掏出三张一百的,硬是塞给了孙万胜。

  孙万胜喜不自禁,赶紧帮忙往小货卡上搬货。赵方岭也搭把手。

  可姬常一手拎着二百多斤,轻松将货物搬上小货卡,看得孙万胜和赵方岭一愣一愣的。

  小货卡是五人座,姬常坐副驾驶,柳玥则坐在后面的座子上。

  “姬老弟啊,这位是弟妹吧,怎么跟照片上的不大一样?”车子开着,孙万胜随口笑着问了一句。

  坐在后面的柳玥一下子美眸睁大,死死盯着姬常的后脑勺:“说,你是不是背着本小姐在外面找其他女人了?!把手机拿出来,我看看是哪个狐狸精!”

  一只雪白的玉手已经从后座上伸了出来。

  姬常表情一阵愕然,你这妞啥时候成小爷我的女朋友了?我这个当事儿都还不知道呢,你倒是不客气,连反驳一下都没有,竟还兴师问罪起来。

  可孙万胜这小货卡司机以为自己说错了话,不禁吓得一脚踩了刹车,柳玥脑袋差点碰到了车座上。

  “那啥……弟妹啊,你听错了,听错了。老哥我的意思是说,找弟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当女朋友,是姬老弟眼光好,嘿,福气也好!”孙万胜一阵头皮发麻,还有些歉意的扫了眼姬常。

  好像自己做了什么无法挽回的错事似的。

  “行了孙老哥,别听这妞胡说。她是我们村的村医,这次跟着一起回县城家里看看!”姬常毫不客气的拆穿了柳玥。

  吓得孙万胜眼睛一突一突的,再不敢闲聊了。

  “真没意思!”

  柳玥气哼哼的嘟囔一句,兀自玩自己的手机了。

  然而,姬常却不能将自己的手机递给柳玥啊,毕竟里面有几张沈雯卿的性感照呢,万一被这妞发现了,那还得了?!

  车子进了县城之后,姬常记下了柳玥的号码,叮嘱一句:“家里老人家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柳玥也没多想,随口答应下来。

  她知道,自己爷爷的病,是顽疾了,此刻只是复发而已,严不严重,到家看了才知道。

  可就算是严重,她家本就是杏林之家,若是她家都处理不了,难道还指望着姬常这个只懂点药理知识的家伙来给爷爷治病?!

  柳玥打了辆出租走了,孙万胜开着车前往雅阁商务酒店。

  他已经来这里送货两次了,自然是知晓路的。

  一身老汉衫、迷彩裤的姬常走进大堂,前台小美女王小爱热情的打着招呼:“姬老板又来送货了,我们老板可是都快要急死了,姬老板赶紧把货送到后厨吧,我这就喊小张过来帮忙!”

  姬常,可是老板亲自看重的人,王小爱可不敢怠慢了。

  “什么姬老板,我就是个菜农,小爱美女还是别损我了!”姬常笑道。

  “那以后我叫你姬哥好了!”王小爱性格直爽,张口说道。

  鸡哥?这称呼怎么听,都有些不大对劲儿,尤其是从一个女孩子口里说出来,更让姬常觉得有些怪异,可又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孙万胜将小货卡按照小张的指挥,开到了酒店后院后厨门口,几人忙活着卸货。

  当货物卸了一半之际,走来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帅哥,脾气却不怎么好,张口就大嗓门的呵斥:“这是哪家的货?你们有没有检查一下菜的品质,就一股脑往后厨般,出了事情,你们能担待得起吗?”

  那青年随手推了一下正在搬货的小张,将小张推的一个趔趄,若非旁边姬常伸手扶了一把,小张肯定会摔倒,说不定脑袋会磕到旁边的门框上。

  而那青年狠狠训斥了一顿小张,便弯腰去检查袋子里的野山菌。

  “副总好,这是总经理点名要的野山菌,我们也已经检查过了,质量不错。”小张有些忌惮的看着面前这青年,老实交代。

  一个是总经理,一个是副总,他这个小小的员工,哪个也得罪不起啊。

  这青年正是在姬常面前吃瘪的吴驰吴副总,此刻随意瞟了眼姬常,眼眸之中蕴含着意味难明的光芒,继而装模像样的抓起一把野山菌,立时一脸愤怒:“这就是你们后厨进的野山菌?!看看这都成什么样子。野山菌,头粗茎细,才叫上品货。你看看你们进的这些野山菌,一个个根本就没有头,只剩粗大的茎了。难怪酒店的声音会这么差。都是你们这些家伙,暗中吃回扣,以次充好!”

  “副……副总,野山菌本就是……”

  小张试图解释。毕竟真正的野山菌,就是这副样子啊。而且品质越好的野山菌,头部会越小,而茎部则会很粗。

  这副总,明显是不懂嘛!

  “怎么,训斥你两句还翻了天了是不?以后,这种货就不要在进了。酒店的损失,你能赔得起吗?!”吴驰根本就不听他解释,并伸手指着小张,“还有你,从现在开始,你被辞退了。另外,我会安排会计过来,专门核对这些天的进货,看看你吃了多少回扣!哼!”

  “副总,冤枉啊,我一分钱的回扣都没有吃啊,这些货都是总经理亲自交代,要……”小张满脸委屈。

  “咋地,还不承认!我看你是这月的工资也不想要了!”吴驰眼睛一瞪,抬手就朝着小张的脸上抽了过去。

  就当吴驰的手,快要抽到小张的脸颊上之际,一只大手蓦然伸出,一把扣住了吴驰的手腕。

  结结实实的,如铁钳一般,任由吴驰怎么挣扎,都挣脱不了。

  “你,你一个小小的菜农,想干嘛!放开我!”

  吴驰感觉自己的手骨都快要被捏断了,不禁色厉内荏的大喝。

  就在吴驰猛地抽手之际,姬常一松手,吴驰骨碌一下跌倒在地,还打了个滚儿,名贵的西装立时粘上了不少泥污。

  满脸愤怒的吴驰,刚一起身,准备对着姬常发怒,却一脚踩进了刚好有个缺口的下水道,一下子湿了半截腿,油污、烂臭的剩菜,沾的裤腿上全是,臭气熏天。

  “你,你就是这野山菌的供货菜农?!”吴驰更加恼怒,邪火没地方发,指着姬常,愤怒出声,“以后你的货,我们酒店一斤都不会收!你,滚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