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与美同行

  第六十五章与美同行(求推荐票、打赏)

  夜莺很快抓住那匕首,半睁开的美眸乍现一抹杀意,玉手紧紧攥着,缓缓抬起,闪烁着寒光、还带着血迹的匕首举起,就要朝着姬常的后心刺过去。

  而姬常此时,早已撕开了她腿上的伤口衣服,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还好子弹没有打到骨头,这条腿还能保得住。待我取出里面的子弹,将养半个月,就能完全康复了。”

  也不管夜莺能不能听到,姬常神色认真的抓着她受伤的右腿,右手化掌,蓦然一拍右腿受伤的背面。

  一股气劲穿透她的腿部肌肉,夜莺蓦然感受到右腿一阵疼痛,嵌入肉里的子弹好似在一点一点往外钻。

  这股疼痛,立时使得夜莺握着匕首的右手一颤,脑袋也瞬息清醒了许多,本欲立即将姬常当场刺死的右手,此刻却停在了半空。

  姬常始终没有转头,随手将那已经钻出一半的子弹,用手捏出来,嘴里嘟囔着:“我这里没有消炎药,回头你自己弄点敷上,我先帮你把伤口包扎好!”

  表情认真无比,姬常动作也非常仔细,抓着一根布条,细心无比的将夜莺右腿的伤口包扎好。

  见得姬常这副专心致志模样,夜莺握着匕首的右手,缓缓的松懈了下来,眼眸之中也渐渐出现一抹复杂之色。

  “自己何时变得这么心软了!”

  夜莺心里暗自叹息一声,将匕首悄无声息的放在地上,又重新闭上了眼睛,任由姬常包扎而不管不问。

  夜莺不知,就在她放开匕首、闭上眼睛的一刹那,姬常已经将目光扫来,嘴角蓦然咧开一个诡异的弧度:

  如果当时这妞真的对自己偷袭的话,姬常会毫不犹豫的将之格杀。

  好在夜莺内心挣扎一会儿之后,将匕首放下了,也算是自己救了自己一命吧。

  “好了,伤口已经处理完成。我也懒得管你们之间的仇恨,是死是活,就看天意了。”

  姬常起身,再次看了眼依旧处于“昏厥”状态的夜莺,打了个响指,招呼白狼,一人一狼下山而去。

  待姬常和白狼走出百米之多,本是“昏厥”的夜莺蓦然睁开美眸,望着姬常离去的方向,目光依旧复杂。

  她是杀手,行走在黑暗世界,不能见光;而且清洁者也死了,按道理来说,如果自己不想暴露,最好将姬常灭杀掉。

  但最后,夜莺还是心存良知和感激,没有对救命恩人下手。

  内心的挣扎、纠结,可想而知。。

  尤其是美眸扫到自己衣服开裂的胸口,大片雪白还显露着,夜莺更是清冷无比的俏脸,瞬息染上了一抹浅淡的红润,羞涩不已。

  她虽是冰冷的杀手,但却也有羞耻心,这么被一个陌生男人看了胸,甚至取子弹的时候,还触碰到了那里,加之疗伤的时候,更是搓揉那里。

  无论那陌生男子是无意,还是好心,夜莺身体在那一刻,都有了某种情~~欲反应,这股羞耻心让她现在有些脸色发热。

  薄唇紧咬,强压着自己要冲出去找姬常算账的打算,夜莺艰难的扶着身后的一棵树站了起来,不多时,便消失在这片树林之中。

  白狼好似听到了后面的动静,刚想回头,脑门却挨了姬常一巴掌:“管你什么事儿,跟小爷回家!”

  白狼委屈的“呜呜”一声,老老实实的跟在姬常后面,尾巴摇的跟二哈似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姬常接到了雅阁商务老板方雅的电话,刚一接通,里面就传来方雅叫急不可耐的声音:“姬常,你什么时候能把野山菌送过来,我现在酒店缺货啊!”

  听声音,方雅就急的不轻:“客人们点甲鱼炖野山菌汤,食材完全不够!你抓紧点,行不行,姐姐可都全靠你了!”

  “咱们不是说好的,每天下午四点供货吗?这才刚刚中午!”姬常嘴巴里吃着东西,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

  “我不管,反正你尽快、务必今天四点之前,给姐姐我把野山菌送过来!”

  方雅直接耍起了女人的小刁蛮,搞得姬常很是无语。

  不过,这接电话的过程,却被柳青看到了:“喂,雯卿姐,这小子竟然使的是最新版的果X,还整天哭穷,真是可恶。”

  被柳青用胳膊肘了两下,沈雯卿也看到了姬常正在往兜里撞的果X,但她脑海里首先想到的不是用果X有多么牛逼,而是那果X里是否真的存着她的性感照。

  不禁,一副咬牙切齿模样。

  姬常不明所以,笑着说道:“沈支书,酒店那边催着送货呢。你待会儿广播一下,让乡亲们加快点速度,下午四点前,我必须把货送过去!”

  一听这事儿,沈雯卿也顾不得吃饭了,更加顾不得气恼姬常看自己性感照的事情,放下碗筷就往村室跑,绝对的一心为民的好支书态度。

  “呃……雯卿姐还真是一心为民的好干部啊!这连饭都顾不得吃了。”柳玥满脸惊愕的出声。

  随之看向姬常:“下午,你怎么去县城?能带上我吗?”

  “你去县城干啥?”姬常有些疑惑。

  “我爷爷身体有些不好,我要回去看看!”柳玥也不隐瞒,直言道出。

  “嗯,我联系一下小货卡,到时候你跟我一起走!”姬常随之掏出电话,给孙万胜打了个电话,约好了下午四点在村外国道上等着,并说得捎带个人,孙万胜自然爽快答应下来。

  出车,又有钱赚了,只是捎带个人儿,不费多大事儿。

  下午,沈雯卿用广播通知了一下村民之后,便陆陆续续有人背着野山菌,来村室交货。

  沈雯卿找了个本本,一一将村民采集的野山菌称重、记好。

  姬常专门朝赵方岭家里跑了一趟:“岭叔,你家的拖拉机借我一下,把野山菌送到村口公路上。”

  说着,姬常掏出两包十块钱一盒的云烟,递给赵方岭。

  “二小子,不就是用一下拖拉机吗?你咋恁客气!”赵方岭推拒,不肯收。

  赵方岭本就老实忠厚,乡邻乡亲的,用一下拖拉机,还不是小事儿?

  “岭叔,买都买了,我也没烟瘾,你就拿着吧!”姬常毫不客气的将烟塞进赵方岭手里。

  十块一包的烟,在村民来看,已经算不孬了。

  下午,赵方岭开着拖拉机,后面带了一个破旧的车斗,带着六七百斤野山菌,中途还捎带了背着一个小旅行包的柳村医。

  “二小子啊,这野山菌真的能卖钱吗?”

  赵方岭见车上拉着好几百斤野山菌,不禁有些好奇。

  “岭叔难道没有上山去采?”姬常有些诧异,以为这老实忠厚的赵方岭会去山上采野山菌呢。

  “没,没,俺总觉得这东西,没人会要,所以就……嘿嘿~”赵方岭憨厚的挠了挠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