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小爷可不是故意占你便宜啊!

  第六十四章小爷可不是故意占你便宜啊!(求推荐、打赏)

  姬常这么哈哈哈一笑,白狼眸子里满是委屈,而身后不远的夜莺也醒过神来。

  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呢,这家伙速度也太快了吧,连子弹都能躲避?!

  回想起刚才姬常从树上跳下来,动若脱兔般瞬息将清洁者给灭杀,夜莺就一阵心惊胆战。

  见姬常站起身朝自己方向走来,夜莺立时戒备后退,转身就快速离开。这个家伙,太过恐怖,受伤的她,可不敢招惹。

  即便不受伤,夜莺也会十分忌惮姬常的。

  “擦,好歹小爷也救了你,连个谢字都没有,就溜了?”

  姬常随意瞟了眼往山下方向遁走的杀手夜莺,嘟囔一句,弯腰捡起地上夜莺没来得及捡的匕首,又走回到白狼身边。

  丝毫没有要追那女杀手的打算,好像完全将她当成一个过客似的。

  眼看着闪亮的匕首在自己眼前晃晃的,白狼一阵呲牙咧嘴的低吼,像是要扑上来咬姬常似的。

  啪!

  姬常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在白狼脑袋上,直拍的白狼眼冒金星,“呜呜”委屈嚎叫,“不想变成太监狼、一辈子不~~举,就给小爷老实点!”

  姬常手起刀落,迅疾如电,迅速将白狼腹部的伤口切大一点,一根手指快速插进那伤口之中,白狼又是一声嘹亮的狼嚎,下意识的露出獠牙,却咬姬常。

  啪!

  姬常又一巴掌扇了过去,白狼再次委屈惨叫,而姬常插入它伤口的手指头,已经取出一粒带血的子弹,“行了,这两天少吃点肉,以后不会影响你找小母狼的~”

  屈指一弹,姬常将那粒带血的弹头弹飞,一下子射入五米外的一棵树干上,已经消失不见。

  可见,姬常这一弹之力,亦是恐怖不已。

  从那死掉的清洁者身上死掉一块布条,姬常快速为白狼包扎好伤口;然后又单手拎着清洁者的尸体,找了个悬崖,扔了下去。

  过段时间还得让人上山采山杏呢,这尸体万一吓到乡亲们就不好了。

  因为伤口疼痛,白狼跟在姬常后面下山,走路时,狼屁股都一扭一拐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白狼被人爆了菊呢。

  一人一狼下山,行了约莫两百米远,姬常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看向前面蒿草丛,剑眉蹙了蹙,继而放缓脚步,走了过去。

  当看到那草丛之中躺着的黑衣身影时,姬常表情一愣,随之蹲下身来,扫了眼黑衣人的胸前湿哒哒的伤口,嘟囔一句:“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跑这么远,你这妞的求生欲望,还真叫人佩服!”

  这黑衣人正是刚才逃离的夜莺,此刻,终于因伤势过重、流血过多,昏厥在这里。

  姬常本欲不理会,起身就走,可裤腿脚却被一只白生生的玉手给抓住了,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响起:“救……救我……!”

  姬常驻足,低头一看,这女人一手抓着自己的裤脚,却脑袋一歪,又昏厥了过去。

  “唉,算了算了,冥王也有心善的时候!”

  姬常嘟囔一句,遂重新蹲下身,快速检查了夜莺身上的伤处,抬头盯着夜莺的左胸那处伤口,“你身上两处枪伤,左胸和右腿;右腿的伤势到不会要了你的命,最多是瘸一条腿罢了。但是左胸的枪伤,已经刺穿你的胸腔,子弹卡在你的肺动脉之内。”

  “子弹卡在那里,虽然短时间不会让你死亡,但是却能造成急性肺动脉高压和右心衰竭,继而肺部缺氧、左心输出量下降,循环衰竭。还可合并咯血、肺梗死。子弹堵住肺动脉,导致血液阻塞,心肌缺氧、和心源性休克!”

  姬常也不管这女人听不听得到,嘟嘟噜噜一大堆医学知识说了出来,“所以,想活命,就得先把子弹取出来。那么,可不要怪小爷我乘人之危了!”

  然而,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

  只见姬常双手抓着夜莺胸前的黑色紧身衣领口,蓦然用力一撕。

  “嘶啦!”

  一声布料扯破声,夜莺大片雪白肌肤显露在姬常面前,里面没有罩罩,却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抹胸,紧紧束缚着两座大山,估计是避免任务行动的时候,两座大山碍事吧。

  肌肤若凝脂、雪白一片,抹胸很紧,都将山给勒的变形了。

  “你说你们这些杀手啊,也真是的!杀手也是人啊,勒这么紧,能不感觉到胸闷气短吗?”姬常扫了一眼,摇头叹息道。

  “伤口在左胸,我必须把你的抹胸去掉。”

  不管昏厥的夜莺能否听到,姬常还是提醒了一句,然后右手扯着抹胸上沿,往下一拉。

  接着,姬常眼睛蓦然瞪大,面前的景色差点把他的眼睛给晃花了,尤其是颤颤巍巍蹦跳的风景,直让姬常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卧槽,泽玛利亚啊!!”

  因为太大,赶得上木瓜了。

  姬常也没料到薄薄一层抹胸下,竟然会藏着这般雄伟。

  忍不住用了R国某女忧的名字,形容了一下。

  可夜莺左胸的殷红伤口,却让姬常来不及多欣赏风景,急忙收敛心神,眼眸立时变得一片纯净。

  此刻的他,就像是白衣天使一样,眼里只有病人,没有女人。

  “幸好之前的匕首没有扔!”

  姬常手腕一翻,将之前给白狼做手术的那只匕首给掏了出来;虽然他不经常抽烟,但一次性打火机还是随身带着的。

  逃出火机,将匕首加热。

  “我现在取子弹,有点疼,忍着点!”

  姬常提醒一声,右手快速而准确的朝着夜莺左胸伤口刺了进去。

  而昏厥的夜莺,喉间蓦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吟声,娇躯颤栗了几下,柳叶弯眉紧紧锁在一起,光洁的额头更是冒出缜密汗珠。

  显然是疼的不轻。

  姬常却顾不得怜香惜玉,一根手指快速插入伤口,整个手掌瞬息变得洁白如玉、几乎呈透明装。

  “呼~~总算出来了!”

  姬常轻呼一口气,手指拿出时,一粒混着血的弹头,像是被胶水沾到了手指头上,跟着一起从伤口出来。

  随手将弹头扔掉,姬常右手依然维持着晶莹剔透的异样,手掌张开,覆盖住夜莺左胸的伤口,丝丝清凉之意,顺着手掌,滋润着鲜血淋淋的伤口。

  直到姬常浑身湿透、额头汗珠啪嗒啪嗒的往下滴,脸色都有些苍白了,姬常才将右手收回。

  他是在利用自己的灵力,帮夜莺恢复肺动脉上的伤口,否则,流血就把这妞流死了。

  当姬常右手收回时,不光夜莺的肺动脉伤口已经愈合,就连左胸的伤口也已经不再流血了。

  当然,治疗过程,姬常的手需要在她左胸上摸来摸去的,免不了亲密接触,心神荡漾是在所难免的。

  当姬常治疗好夜莺左胸的伤口,随意将衣衫遮住胸前的风景,已经转移到她的右腿伤口处,嘟囔一句:“算你命大,遇到了妙手回春的小爷!”

  而此时的夜莺已经悄悄睁开一丝眼眸,眸中一抹杀意流露,玉手悄无声息的朝着姬常脚边那柄匕首抓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