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波多老师是谁?没听过!

  第五十八章波多老师是谁?没听过!(求推荐、打赏)

  姬常突然爆了句粗口,就连有些扭捏走出来的许秋娥亦是俏脸表情一愣,随之下意识的看向姬常手里的手机。

  这一看,许秋娥立时俏脸唰地一下羞红了,赶紧转过头去,心里暗啐了一声:这家伙怎么会看这种图片呢?!

  许秋娥看到的那张照片,正是沈雯卿的比基尼照,那硕大的高山,就两片小小的布片盖着。

  还有腰间胯部,也就薄薄的一片布片。

  这跟没穿,基本没有区别啊。

  经常在山村里住,思想有些保守的许秋娥,何时见到过这么暴露的图片啊,立时羞得不行。

  姬常赶紧按灭了屏幕,将果X装进裤兜里,心里面一片尴尬。

  “秋娥嫂子,你找我什么事情?”

  姬常尴尬的挠了挠头,装作随意的问道。心里却暗自埋怨着: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看沈支书的比基尼,被许秋娥这美寡给发现了。

  小爷“冥王”的一世英名,可真毁了啊!

  许秋娥转过身,脸上还挂着火辣辣的红,目光有些不敢直视姬常,却有些好奇的问道:“那张照片是电视里的明星吗?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像是问,又像是自言自语,“好像跟村室的沈支书有一点点像!”

  “秋娥嫂子,你看错了。怎么会是沈支书呢,那张照片确实是明星,一个外国很出名的明星,叫波多野老师!”

  姬常老脸一红,直言否定。幸好他的皮肤颜色也不算白,倒不至于脸红被许秋娥发现,遂急忙转移话题:“秋娥嫂子还没说找我什么事情呢?”

  “哦,波多野老师?”

  许秋娥念叨了一声,臻首摇了摇,虽然她也不认识谁是波多野,为啥叫老师,但也不再纠结这个让人尴尬的话题,美眸抬起,有些扭捏怯生的问道:“姬常,今天村室会意上,你说的采野山菌,我能上山采了卖吗?”

  “秋娥嫂子专门等在这里,就是为了确定这事儿?!”

  村室院子里,姬常就看到了许秋娥,当时,她也没有上前来问啊;竟然等在这里,专门询问此事。

  “我,……”

  许秋娥有些羞怯,“是不是让你为难了?要是不行,姬常你也别勉强,就当我没说过这话!”

  说着,许秋娥转身就要离开,脸上表情却有些失落。

  毕竟,她今天听到姬常说的信心满满,本以为找到了一个为家里创收的活儿,所以才专门在这里等姬常,想要再确定一遍。

  可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秋娥嫂子别急,”

  姬常上前一把拉住许秋娥的手臂,“野山菌真的能卖钱,而且真是15一斤,明天秋娥嫂子上山去采,回来到沈支书那里称重、登记。我给你按15一斤,绝对不会低于这个价!”

  “真的?!”

  本以为没戏了,现在听到姬常又一次郑重说道,许秋娥立时俏脸露出大喜之色,“15一斤,会不会太贵了?”

  “不贵不贵,现在城里人都喜欢吃点稀罕物。价格高点,很正常。有人买就行!”姬常笑着回答。

  而且姬常清楚,许秋娥家男人死的早,留下一个卧病在床的老娘,和一个智力有些不全的七岁女儿。

  所以,姬常也清楚:许秋娥为何如此在意这件事情。

  她一个人,养活一个家,不容易啊。而且婆婆还要经常吃药,这都需要钱。

  “野山菌能卖很长一段时间,秋娥嫂子明天上山去采,也不要太过劳累自己。要有节制的去采,你要是累到了,家里一摊子事儿,可就不好了!”姬常还不忘叮嘱一句。

  “嗯。姬常,谢谢你!”

  许秋娥眼眶微红,神色认真,好似有晶莹打转。

  “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没多远的人。而且野山菌能卖,我也不是白帮忙!秋娥嫂子可不要有心里负担啊!”

  姬常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又宽慰几句。

  但在许秋娥眼里,姬常能够大公无私的帮助她,而且不求回报,真的让她很感动。

  不像村长李怀仁那老淫棍,总是想方设法的占自己便宜。

  可事儿都说完了,姬常还抓着自己的胳膊不放呢。这么拉拉扯扯的,万一让乡亲们看到了。

  还咋说得清啊。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

  自己可以不在意,可是姬常还是个毛头大小伙子呢,人家可是还没结婚成家呢,万一毁了人家的名声,可就不好了。

  “姬常,我,我家里还有事,就,就先走了……”许秋娥间接的提醒道。

  “哦,成!”

  姬常爽快的回答,却没注意到许秋娥的不自然。

  直到许秋娥的藕臂往后抽了抽,姬常这才发觉不妥,立即撒开了手,嘿嘿一笑:“秋娥嫂子记得明天送过来称重啊。”

  姬常不好意的挠了挠头,有些腼腆的转身走开了。

  见到姬常这副腼腆样子,本是有些羞怯的许秋娥,反到噗嗤一声掩嘴而笑,这才心情愉快的回家了。

  想到现在还没天黑,完全可以去北山小溪里抓两条鱼,晚上炖了吃。

  毕竟沈支书和柳村医的生活费都交了啊,姬常总不好虐待人家吧,伙食质量还是要跟上的。

  “晚饭,哥给这俩妞露一手,俗话说吃人家的嘴短,到时候,沈支书总不好再找自己麻烦了吧!”姬常心里美滋滋的想着,扯着嗓子,唱着山歌,调儿都跑偏到县城去了。

  ……

  “二叔,你说姬常那小子说的事儿,靠谱吗?”

  麻将桌上,李欢一边搓着麻将,一边好奇的看向坐在对家的李怀仁。

  “叫村长!”

  李怀仁一瞪眼,有些不爽的呵斥,官威十足,嘴里还叼着一根黄鹤楼,满脸不屑的说道,“那小子当了几年兵,吃了几年的外面的饭,就嘚瑟的不知道自己姓啥了。野山菌能卖钱?!老子这颗脑袋摘下来给他当球踢!”

  “可是那小子说的信誓旦旦的,好像跟真的似的!”李欢还是有些不确定。

  “欢子啊,村长是过来人,啥事不都是一点就透。再说了,那小子的话也能信?!等着瞧吧,明儿个,有村民采了野山菌回来,收不到钱,那可就有好戏瞧了!”旁边一个同村的家伙轻蔑笑道,然后讨好似的看向李怀仁嘴巴里的烟,“村长,黄鹤楼啥味啊?给俺来一根尝尝呗?”

  “尝啥子呦,还不是一冒烟的事儿,跟你三块钱的散花差不多!”李怀仁小气的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