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货卡赛跑车,牛比货卡车神

  第五十四章货卡赛跑车,牛比货卡车神(求推荐票)

  当吴驰两人的车速已经放到一百一了,后面那辆小货卡还在紧追不舍,而且速度越拉越近。

  吴驰和那狐朋狗友立时气得大骂:“玛德,那小货卡疯了。这都一百一的速度了,还特么加速。就不怕车翻坠崖吗?!”

  若是自己的跑车,被一辆小货卡给超了,两人以后还怎么混啊?

  于是,两人再次踩了油门,速递直奔一百二而去。

  可前面就是一个九十度的大弯,前面的灰色跑车立时喊道:“吴少,前面是九十度弯,得减速~~”

  两辆跑车开始减速,维持在一百码左右,勉强能够通过。

  但回头一瞧,那辆小货卡非但没减速,好似速度更加快了,已经距离跑车不足五百米。

  “疯了,疯了,小货卡司机疯了!”

  两人气得放声大骂,吴少甚至直接将脑袋伸出头来,撕心裂肺大喊,“前面九十度弯,减速,你他娘的减速啊……”

  两辆跑车的喇叭更是不要命的猛按,提醒后面的小货卡。

  前面灰色跑车,更是已经减速到九十五,勉强冲过了那九十度弯。

  无耻的蓝色跑车,速度也减到了九十五左右,刚好抵达九十度弯,猛地转动方向盘,脚踩刹车点刹一下,车位甩动,飘逸着准备转弯。

  而后面那辆小货卡速度已经达到了将近一百三,丝毫没有减速,从左侧超车。

  看这架势,小货卡的车头就是奔着吴驰的蓝色跑车直撞过来的。

  “麻痹的,疯子啊!”

  吓得吴驰大骂一声,一脚将刹车踩到了底,车尾飘逸,半个轮胎都已经压到了公路悬崖边缘。

  “姬老弟,要撞上了,刹车,赶快刹车啊!”

  副驾驶上的孙万胜双手死死抓住车上的把手,拼命叫喊。

  姬常却咧嘴一笑:“正是时候!”

  一脚点刹之后,蓦然转动方向盘,直接左转打死,小货卡车头没动,车尾已经整个甩飞起来,车屁股更是仅仅擦着那辆转弯处的蓝色跑车的边儿,只差一公分就给刮到了。

  当飘起的车尾下降,后车胎刚刚一沾地面,姬常松刹车,右脚一脚油门到底。

  车胎发出“哧哧”刺耳的声响,“嗖”地一声蹿了出去。

  整个九十度弯道,小货卡直接飘逸过去的。

  完美无瑕。

  同时,两辆跑车都已经踩死了刹车,停在了路边,眼睁睁看着一道滚滚尘烟冲出,超越了他们。

  轰隆轰隆的马达声,显得是那么刺耳。

  无论是灰色跑车里的车主,还是蓝色跑车里的吴驰,两人都是满额头的冷汗,背后一阵汗涔涔的势头。

  足足五分钟,两人的心跳都还在狂跳着,双腿都在打颤。

  下车,砰地一下愤怒关上车门,两人同时看向那已经行驶出去老远的小货卡,忿忿怒骂一句:“妈了个鸡的,十足的疯子一个!”

  继而灰色车主立时掏出手机,眸光震惊喊道:“卧槽吴驰,那家伙是真的牛比。一个货卡,都能开出一百三的速度。尤其是刚刚那个飘逸,啧啧,车神也不过如此。不行,我得录下来,发朋友圈和微博。”

  接着,朋友圈和微博上,出现了一条名为“牛比的小货卡”的主题,瞬间火了起来。

  甚至某比哩比哩、头条,等等网络媒体,惊现“车神再现,牛比小货卡!”

  微博、朋友圈这主题的帖子下面,好车一族疯狂点赞评论!

  疯狂的蛋子:我的哥,牛比了。疯狂的蛋子这个称呼,应该给你这位牛人。

  撸猫的死肥宅:这车技,狂赞666

  伪车神:这驾驶技术,就算世界第一的车神,也赶不上吧?

  赛车金刚炮:尼玛,金刚炮的称号,也应该转交给这位车神。

  不光朋友圈、微博疯狂刷新着“最牛货卡车神”的牛叉事迹,就连吴驰和那灰色跑车车主的赛车群里,此刻也是火爆无比:

  “吴少,那货卡真的这么牛,作秀吧?”

  “作秀你大爷,老子亲眼所见,还能有假,吴少就在我跟前,都已经吓尿了!”

  回复消息之人,自然是灰色车主。

  估计他们这群二代只见,也经常这么闹笑话吧。却只见吴驰站在一旁发愣,丝毫没有因为灰色车主的话,而发怒。

  反而眸光深深望向那快要消失在视野当中的小货卡,喃喃自语:“开车的那小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刚才两次有碰面机会,吴驰只是没特别关注小货卡里的姬常,否则一定会当场愤怒发飙。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过山车”刺激,当车子开到云溪村村口不远的公路口时,姬常一脚踩下了刹车。

  而孙万胜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姬常,浑身战栗着,久久没有说话。

  直到姬常开门下车,嘿嘿一笑:“孙老哥,我要回去了,咱们就此分别吧。”

  “啊……哦哦,到了啊!”

  本是将近四个小时的山路,此刻却只用了一个多小时。

  这车速……

  总之,在这攀山公路上,从来没有人将车速开到一百以上的,连八十码以上的都少之又少,除非谁不想活了。

  但这个家伙就做到了,而且全程速度都没低于一百。

  全程,孙万胜都感觉自己像是在坐“过山车”,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

  可这一开口说话,孙万胜再也憋不住,赶紧下车,弯腰就是“哇哇”一阵呕吐,显然整个路程上,惊吓、担忧、尖叫,没少吃苦。

  甚至孙万胜都认为,姬常这小子有可能是隐姓埋名的赛车手了!

  姬常说了一嗓子“明天老地点、老时间”,也不管哇哇呕吐的孙万胜,拎着自己买的东西,哼着曲儿朝云溪村走去。

  路上碰到了去小卖部买酱油回来的许秋娥,姬常笑着打了声招呼:“秋娥嫂子,买酱油啊?”

  “姬……姬常,你这是干嘛去了?”

  许秋娥远远的就见到了姬常,蓦然想到昨晚两人之间在北山水潭发生的不堪一幕,许秋娥本想着就装作没看到姬常,准备走开呢,却没想到姬常竟然主动跟她打招呼,声音还特别响亮。

  这下,许秋娥没处躲了,乡邻乡亲的,见面说句话打声招呼,自己总不可能不理会吧,否则,又该被人说大应、看不起人,戳脊梁骨了。

  可俏脸上的羞红,怎么都掩饰不住。

  姬常一件许秋娥俏脸嫣红,亦是想到了昨晚水潭的画面,不禁老脸也有些尴尬,随便招呼了一声:“去县城买点东西,刚回来。秋娥嫂子,我还有事,先走了。”姬常急急忙忙走去。

  见姬常比自己还要害羞,许秋娥反到“噗嗤”一声偷笑出声,急忙喊住姬常:“听说村里新来的沈支书吆喝乡亲们去村室开会呢,说是什么跟乡亲们商量一下致富法子的事情。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也去瞧瞧吧。”

  姬常脚步一顿,回了句:“行,我把东西放回家,就过去瞧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