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医学院出来的女生,都这么豪放吗?

  第四十五章医学院出来的女生,都这么豪放吗?(求推荐、打赏)

  姬常立时心里一紧张,随之理直气壮的拍开柳玥扯着自己汗衫的玉手:“哪可能啊?!就村长夫人那老树皮、皮肤皱皱巴巴的,小爷我就是再饥渴,可不可能上啊。”

  “切,你若是没去,怎么知道村长夫人身上的皮肤皱皱巴巴的,一看就是做贼心虚!”柳玥好像是发现了天大的秘密一般,高傲的跟个小母鸡似的,“据医学记载,男人饥渴了,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别说是人了,就算是宠物,男人都不会放过的。更何况村长夫人,那胸、那屁股,可是很有料的,今天白天还勾引你呢,本姑娘可是都看到了。不是说,对男人来说,不管美丑,蒙上头、关上灯,不都一样吗?!”

  姬常也被这妞的话,给震撼到了。这女人……也太特么彪悍了吧。

  难道学医的女人,都这么开放?!

  “小爷可没你那么重的口味!”

  姬常死撑着承认,这要是承认了,自己堂堂冥殿之主、九幽冥王的大名,可就真的毁了;于是眼珠子一转,眸子死死盯着柳玥饱满的胸前,舔了舔嘴唇,贱贱一笑:“小爷就算是找柳村医这样的泻火,岂会看上村长夫人那样的老树皮。柳村医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说着,姬常还故意朝着柳村医身前迈近了一步。

  然而,柳玥这妞比机场还要放得开,主动一挺胸,小脸蓦然凑近姬常的脸颊,圆溜溜的美眸盯着姬常的眼睛,舔了舔红唇,媚眼频抛,声音也变得软糯起来:“找我泻火,好呀!荒田野地,花田月下,天为被、地为床,刚好适合来一场野战!”

  声音软糯,俏脸妩媚,这丫头竟然还大大方方的伸出一双藕臂,勾住了姬常的脖颈。

  我擦,这妞也太虎了吧,小爷这是要被强上的征兆啊。

  不行不行,小爷堂堂一老爷们儿,怎么也不能就这么被这妞给拿下了吧。

  姬常赶紧掰开柳玥的藕臂,打岔说道:“柳村医这大半夜的,在这里干什么啊?”心里想着:医学院出来的女人,都是这么没羞没躁、大大咧咧吗?

  姬常顾左右而言他,神情慌乱、还有些羞涩的表情,自然没逃过柳玥的眼睛。

  跟老娘耍嘴皮,老娘何时怕过人?!

  小脸露出得意之态,柳玥转过身去,看向面前一株绿色植物,上面的花骨朵含苞待放,表情露出期待:“等昙花开啊,然后采摘入药!”

  “哦?柳村医也懂药理之术?”姬常立时露出好奇表情,原以为这妞是个西医呢,没想到竟懂中医。

  “本姑娘可是中医学院毕业的呐。这昙花,可治肺热咳嗽、肺痨、咯血、崩漏、心悸、失眠,还可清肺止咳;治心胃气痛、最适于肺结核!药效多着呢!”

  柳村医俏脸表情傲然。

  她家可是杏林世家,爷爷更是中医界的泰山北斗,人称“柳神医”。柳玥从小就接触中医,怎能不知昙花功效。

  “昙花只在夜里开,天亮便会枯萎。入药之用,刚刚盛开的花瓣,效果最好!”姬常接着说道。

  “是啊,就算无病之人,服用这昙花花瓣,也能起到排毒、通便养颜功效,增强免疫力和抵抗力,是不可多得的良药呢!”

  两人一唱一和,将昙花的功效说了个全面。

  继而,柳村医略显诧异的盯着姬常:“没想到你这混蛋竟然也懂些药理?”

  “嘿,略懂、略懂,跟柳村医这杏林世家没法比!”姬常难得的谦虚了一会。

  “那是自然,昙花不仅有药用价值,而且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月下美人。看,这朵开了呢!”

  柳玥玉手一指,小脸露出惊喜和激动;那个花骨朵此刻已经两个花瓣绽放开来。

  当昙花完全绽放之际,柳玥激动的掏出手机:“不行,我要记录这一瞬的美!”

  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还随手发了个朋友圈。

  不多时,五六躲昙花已经完全绽放,美不胜收,在姬常的提醒下,柳玥这妞才收了手机,赶紧采摘。

  约莫采了十朵昙花花瓣,剩下的那些还不到盛开的时候,柳玥收好东西,便准备回转。

  姬常将柳玥送到村室门口,两人道了声再见,就各自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晨,姬常早早起来准备早饭,然后光着上身打了一套完整的拳法,期间,自然被某女隔着门缝偷偷欣赏了好久。

  姬常却没注意到。

  早饭时间,沈雯卿和柳玥两女,自然不用提醒,已经主动来蹭饭了。

  五人吃完早饭,萧茹芸上课去了,沈雯卿和柳玥两人跟章英聊了会儿,也离开了。

  姬常跟母亲章英打了声招呼,右手抓着三个蛇皮袋的口,随意往肩膀上一甩,总计约莫一百五十斤的野山菌,轻而易举的甩在肩上,健步如飞的出了小院。

  “姬常啊,又去县里卖野山菌吗?这真的能卖钱?”

  “小常啊,发财了,别忘了乡亲们啊!”

  路上遇到乡亲们,自然热络的打着招呼。

  这些村民只是随口打招呼,或是揶揄两句,自然不怎么相信姬常的话,说什么野山菌能卖钱?

  北山、南SX山,整个黔山山脉遍地都是野山菌,这都好几辈子,也没见人采了去卖钱啊。

  出村口的途中,姬常也遇到了红光满面的村长夫人侯芝兰。

  这女人就是个祸害男人的骚狐狸,昨晚的翻云覆雨,让她肌肤显得更加红润光泽,媚眼频抛的朝着姬常走来:“小姬啊,又去买野山菌吗?”

  说着话,这女人硬是往姬常身上贴,胸前一对柔软紧贴着姬常,还在姬常胳膊上蹭了蹭。

  “是啊,芝兰婶儿昨晚休息的好吗?这红光满面的,一看就是睡眠不错!”想起昨晚被人捷足先登的事儿,姬常心里还有些怨言,估计出声问道。

  这女人非但不脸红,反倒是将自己的薄唇凑到姬常的耳廓,哈了口热气,低声荡笑:“咯咯,小冤家吃醋啦?人家昨晚明明是等你的,谁知道老宋那不要脸的东西,竟然偷偷摸进去了。”

  胸前两团大软肉又蹭了蹭姬常,满是撒娇意味,“黑灯瞎火的,人家哪儿知道那是老宋啊。小冤家,你要是生气,今天晚上就到我家来,好好惩罚一下人家,怎么样?”

  “惩罚”两个字咬的极重,这女人的玉手竟然趁着姬常不备,瞬息间摸到了姬常的双腿之间,还妩媚的笑道,“你看,它都急不可耐了呐~~”

  姬常心神一荡,赶紧左手拍开这女人作怪的玉手,笑呵呵道:“那啥……芝兰婶儿,我这两天可能没空,改天,改天一定去你家找你!”

  说着,姬常脚底抹油,一溜烟的跑了。肩上一百多斤的野山菌,丝毫不影响他的速度。

  “臭小子,比兔子溜得还快!”

  望着姬常逃也似的的离开,侯芝兰俏脸一阵幽怨,继而伸出刚才抓了一把姬常那里的玉手,放在了鼻尖嗅了嗅,美眸绽放一抹狡黠,“还真是雏儿的气味儿呐。小冤家,你等着,老娘早晚把你搞到床上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