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这不是狼,是二哈(第三更)

  第三十五章这不是狼,是二哈(求推荐票)

  那从林间扑来的白色身影,浑身毛发雪白,有些亮眼,却凶猛无比。

  这一冲之下,直接将那二百多斤的野猪,给撞飞了出去。

  接着,那白色身影口中发出“呜呜”的低吼,纵身猛扑,不等那只野猪起身,就已经死死咬住了它的咽喉,一阵撕扯甩动。

  鲜血立时从那野猪脖颈上汩汩冒出,惨叫声立即传遍山林之间。

  此时的沈雯卿也看清了那雪白的身影,膘肥体壮,比成年的藏獒还要高出一尺。

  俏脸惨白,美眸大睁,玉手捂着吓得发紫的薄唇:“那,那,那不是……传说中的……白狼吗?!!”

  白狼突然出现,不是攻击人,反倒是攻击野猪,这让沈雯卿惊骇欲绝。

  “好样的,要死它,晚上给你炖猪排吃!”

  姬常随意扫了眼那压倒性的激斗,大声吆喝了一下,继而转过身来,朝着脖颈上插着木棍的野猪冲了过去。

  “放心,小爷我一视同仁,你很快就会陪你兄弟,哦,也可能是你媳妇!”

  姬常咧嘴一笑,周身蓦然撒发出浓郁的杀气,几乎成了实质一般。

  一只脚猛然蹬地,踩出一个深深的脚印,尘烟溅起,姬常已经飞扑那刚挣扎着起身的野猪。

  在那野猪站立未稳之际,姬常已经用双手快速抓住了那野猪的两只獠牙,腰间用力,腹部八块腹肌绷紧,双腿一挺。

  随着姬常低喝一声,腰背突然往前一挺,竟将那挣扎不断的二百斤重的野猪,给从头顶翻了过去。

  嘭~~

  地面溅起尘烟枯叶,那野猪“嗷~”地一声惨叫,脖颈上那只木棍直接将野猪脖颈刺了个对穿。

  姬常转身而动,一下子扑过去,一只大手强行将那剧烈挣扎的野猪脑袋死死按在地上,右手攥拳,蒲团般大小的拳头,扑哧扑哧,一拳拳朝着那野猪的脑门砸了下去。

  直到那野猪脑门骨骼砸的塌陷,黑状的身体一再挣扎,一动不动了,姬常这才停手。

  一屁股墩儿坐在地上,姬常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儿:终于解决了。

  “姬常小心,白狼朝你偷袭来了!”

  姬常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儿,耳畔立时传来沈雯卿尖锐的呼喊提醒声。

  却见沈雯卿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根只有一米多长、一根手指头粗细的木条,双手抱着木条,指着正超姬常走来的白狼,一阵娇叱:“你,走开,不准伤害他!”

  连握着木条的胳膊,都颤抖的不行。

  不过,这妞倒是讲义气,自个儿吓的不轻,却还想着救别人。

  而当那白狼抬头,幽蓝的眼睛扫了眼沈雯卿之后,露出一抹不屑,便低着头,猩红的舌头耷拉着,来到了姬常的面前。

  “啊……走开啊,不然,本姑娘对你不客气了!”

  沈雯卿哆嗦着娇叱,就要握着木条冲上来,驱赶白狼。

  却见白狼来到姬常面前,已经如一条忠诚的家犬似的,屁股蹲儿往地上一坐,跟姬常大眼瞪小眼起来。

  “呃……”

  这什么情况?

  沈雯卿脚步一顿,表情一片愕然,如大白天见了鬼似的。

  “我就说白狼挺可爱的嘛!”

  姬常大口喘了几下气儿,咧嘴一笑,伸手揉了揉那白狼的脑袋,“白羊,干得不错,晚上跟我回家,有你口福!”

  那白狼竟然如家犬一般,张着嘴巴“哈哈”几口气儿,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姬常的手,如一只养熟的宠物。

  “它,它是狼?!”

  沈雯卿也是第一次见到狼,可狼不都是喂不熟的野兽吗?

  而且早就听说这山上只有一只白狼,体型庞大如牛,全身雪白,跟面前这只不正好能对上号?

  可野狼不都是要吃人的吗?

  这……还是狼吗?

  “你就当它是只二哈,或者叫它白羊!”姬常又揉了揉白狼身上滑亮的毛发,浑然不在意般说道,“过来摸摸,它身上的毛挺滑的?”

  “当……它……是只……二哈?”沈雯卿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有些转不过弯儿来,这明明是只狼,也能用“当”的吗?

  见姬常这么摸它,它都没有咬姬常,反倒一副十分享受的表情;沈雯卿便有些意动,小心翼翼的朝着这边移动过来,犹自担心的反复确认:“你确定,它不咬人?”

  “嗯,不咬自己人!”

  姬常一把抓住沈雯卿的玉手,触手一片柔软滑腻,随之将沈雯卿的玉手放到白狼的身上。

  那白狼立时喉间发出“呜呜”地低吼,像是要发作,吓得沈雯卿小手一缩,却又被姬常给按在了白狼雪白的毛发上。

  只听姬常随手一巴掌拍在白狼的脑袋上:“老实点,自家人摸摸还不让,信不信老子把你晚上一块炖了?!”

  姬常一声呵斥,那白狼喉间立时发出委屈的声音来,眼眸之中的凶芒也收敛了,完全如一只温顺的二哈。

  白狼心道:老子是白狼,不是二哈。老子山间狼王,也是有尊严的。

  可无奈,白狼是怕极了姬常;前天晚上,被这家伙狠揍了一顿,到现在身上还一阵酸疼呢。

  动物,尤其是野兽,对于危险的气息,最为敏感。

  姬常看似温和如玉,但身上蕴含的杀气,却让白狼忌惮如虎。

  它还记得,前天晚上,自己本想偷袭这个家伙的,没想到这个家伙一脚就把自己踹飞十来米远。

  然后抓着自己,就是一顿胖揍,打的它嗷嗷叫。

  揍一拳,这家伙还问一声:“服不服”,要是自己再求饶晚点,估计就被这家伙揍成肉饼了。

  现在想想,它的狼心,还心有余悸呢。

  “这皮毛,就是蛮滑的,凉凉的,摸着很舒服哦!”沈雯卿玉手摸着白狼身上的柔软毛发,美眸一阵发亮,“它真的不是狼,是只二哈?”

  白狼被叫成了二哈,白狼心里是委屈的,是无奈的。

  谁让旁边姬常正一脸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呢~~

  老子好歹也是这片黔山山脉里的王,好吧。附近那些野兽,哪个见了老子,不得浑身颤抖。母的野兽见了自己,还不是跨物种的来献媚。

  你们竟然当老子是家中那最没骨气的二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