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一家人,何须说两家话?

  第二十八章一家人,何须说两家话?(求推荐票、打赏)

  “爷,大爷,姬大爷饶命,我们真的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赵强三人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朝着姬常磕头认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哥可没有看到你们认错的诚意啊!”

  一天赚了3900多,一下子给了李怀仁3500,姬常心如滴血,此刻,心里郁闷的紧,正愁没地方发泄呢。

  “姬大爷,我们真的不敢了,都是李怀仁那老东西,他觊觎萧嫂子的美貌,我们是被逼着过来的!”

  赵强三人不住的磕头求饶,他们可不想像李怀仁那般,被打的跟猪头似的,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想让哥原谅你们也不是不可以!”

  姬常咧嘴一笑,脑海之中突然有了想法,“明天早晨七点,到我家门口报道。谁要是敢超过七点,多一分钟,就是一巴掌。”

  听到姬常的要求,赵强三人一愣:“姬大爷想让我们明天干什么?”

  萧茹芸也一阵疑惑,不知道姬常在搞什么鬼。

  “明天来到就知道了。滚吧!”

  姬常摆摆手。

  三人心里还扑通扑通狂跳呢,不知道明天自己将是什么命运,还想张口去问。

  可姬常已经一脸不耐烦的瞪了一眼:“怎么,不想滚?想在我家蹭饭?”

  “滚,滚,我们这就滚!”

  赵强三人爬起来就跑。

  姬常还不忘送了赵强一脚,直将赵强踹的鼻脸在地上蹭出血来。

  待这些混蛋都离开之后,萧茹芸发现姬常的神色有些不对劲儿,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身上,也不说话。

  顺着姬常的目光,萧茹芸这才发现:自己这位小叔子正盯着自己鼓起的胸口看呢,一眨不眨的。

  而自己的衣衫,也是因为赵强和李怀仁俩货的拉扯,胸前的纽扣开了一粒,大片雪白之间,隐隐露出一抹深深的沟沟!

  这若隐若现的诱惑,直让姬常看呆了,喉间狠狠吞咽了几下,嘴角都快流出……

  萧茹芸俏脸瞬息染上一抹羞涩的红润,臻首低着,娇羞白了眼姬常,赶紧转过身,将那粒纽扣给扣上了。

  姬常挠了挠头,老脸一阵尴尬。

  “刚才的事情,谢谢你了,姬常!”萧茹芸俏脸依旧还有些娇羞,尤其是现在的姬常,已经不是七年前的那个青涩毛头小子,露在外面的双臂,全是腱子肉,发达的很,看着都让人怦怦心动。

  “一家人,何须两家话!”

  姬常笑着回答,心里却在暗骂,自己表现的也太猪哥了吧,偷窥竟然被嫂子发现了,“嫂子还没吃饭吧,我去做饭!”

  说着,姬常已经冲出萧茹芸的房间。

  路经堂屋时,母亲章英的声音传来:“刚才闹哄哄的,干什么呢你们?”

  “妈,没什么。村长来商量点事情,已经走了!”

  姬常随口敷衍一句,边钻进了厨房。

  简单的青菜、香菇焖米饭,青菜是山路边的野菜,香菇自然是野山菌,焖出的米饭清新怡人,清香可口。

  母亲看到用了这么些大米,不禁又有些怪罪姬常。

  “妈,今天的米是我采的野山菌,到县城卖了些钱,买的!”姬常笑着回答,“以后有我在,咱们家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山上那些野山菌真的可以卖钱吗?”萧茹芸两女吃着可口的咸米饭,好奇的看着顾北。

  “现在城里人都讲究回归自然,吃饭挑着呢。不喜欢肉,只喜欢山野间的这些野菜、野山菌之类的东西。野山菌的价格还不低呢!”

  姬常笑着回答。

  三人聊了一阵,一顿饭安静又祥和的渡过,温馨而平静的生活,让姬常很是舒坦。

  虽然没有枪林弹雨的刺激,却多了山村的静谧,也别有一番滋味。

  姬常收拾好了碗筷,萧茹芸已经搬了两个破旧的凳子,放在院子里一处丝瓜藤下面,正朝着姬常招手:“过来,陪嫂子坐会!”

  吹着夜晚还算凉爽的山风,嗅着萧茹芸身上逸散而出的幽幽体香,姬常一副惬意模样。

  “那些钱,你哪儿弄的?”萧茹芸自然不相信饭桌上姬常说的一袋野山菌,就卖了好几千的话,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姬常。

  她担心为了钱,姬常会在外面干出傻事来。

  作为长嫂,萧茹芸觉得自己有义务管管姬常,别让他走了歪路,毁了一辈子。

  “嫂子,一袋野山菌确实不能卖那么多钱。”

  姬常将点头承认,“野山菌15一斤,我那一袋卖了九百多。加上我身上的退伍转业费,就给了李怀仁3500,喏,这还剩下两百多!”

  说着,姬常就要将买米剩下的两百多,交给萧茹芸。

  “事实上,我的转业费很多的。只是,我的好几个战友,人都不在了,然后,我将转业费都给了他们的家人!嫂子不会怪我吧!”

  姬常撒了个善意的小谎,不过,事实上也不差。

  只要是跟随过他的那些兵,他从来没亏待过。

  “他们都是为国家出过力的,你有此善心,嫂子也很欣慰,怎么会怪你!”萧茹芸没好气的白了眼姬常,然后将姬常递过来的钱推了回去,“钱,你自己留着吧,嫂子还有!”

  同时,为姬常的心善,而感到欣慰。

  “你说野山菌15一斤?怎么可能这么贵?”萧茹芸这才想到姬常刚刚说过的话,不禁美眸瞪大,如会说话的眼睛,煞是美丽。

  “我找到了一家四星酒店,专门为他们供货。以后的供货量会加大,所以,钱的问题,嫂子就不用担心了!”姬常拍着胸膛保证,“有我在,以后便不会让嫂子和妈,再受到一点点苦。而且我还准备咱点钱,带咱妈去县里检查检查,看看她的双腿有没有治愈的可能!”

  看着姬常小麦色的肌肤、棱角分明的脸庞,萧茹芸不自觉的感觉俏脸一红;尤其是听到姬常那认真的说着要养她的话语,萧茹芸更是心里一阵暖意轰轰,芳心都加快了几个节拍。

  突然的,萧茹芸解开自己领口最上方的一粒纽扣,露出一片雪白,这个动作可是将姬常吓了一大跳,心道:嫂子这是要干嘛?难道……

  瓜藤月下,虽然只是丝瓜藤,难道嫂子要在这里跟我……

  然而,当萧茹芸玉手从脖颈上拿开时,展开白生生的玉手,掌心已经出现了一块黑色的吊坠,美眸忽闪忽闪眨动,盯着手中的玉佩,露出一抹追忆的痛苦之色,我见犹怜。

  “你不是想要看嫂子这块玉佩吗?这是我妈留给我的!”萧茹芸将玉手递了过来,俏脸露出几分不舍。

  可见,这黑色的玉佩对萧茹芸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