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老子是村长,你敢打我?!

  第二十七章老子是村长,你敢打我?!(求推荐票、打赏)

  “真巧,被你猜对了!”

  姬常脸上挂着玩味儿的笑,右手探出,闪电般出手,迅疾如残影。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毫无征兆的印在了李怀仁的脸上,抽的李怀仁整个人都转动了两拳,跌跌撞撞,差点摔倒。

  “你……你他妈竟敢打村干部,我……”

  李怀仁一下子酒醒了大半,捂着半边红肿的脸颊,愤怒的指着姬常。

  啪!

  话还没说完,右边脸又生生挨了一下。

  脆响无比。

  李怀仁整个人都懵了,现场赵强三人也吓得瞪大了眼睛,这家伙还真敢跟村长作对啊。

  萧茹芸不禁俏脸露出一抹担忧:“姬常……”

  毕竟人家是村长,而且姬家也在云溪村,属于李怀仁这个村长管着;这般往死里得罪李怀仁,萧茹芸便有些担心李怀仁会事后报复姬常。

  “这家伙就是属驴的,不教训一顿不知道好好拉磨!”姬常朝着萧茹芸咧嘴一笑,转过头来,朝着李怀仁走了过去。

  “小杂种,老子是村长,你敢打我?以后让你姬家没有好日子过!”

  堂堂一村之长,竟然被一个小农民给抽了嘴巴子,这脸可都大发了,李怀仁岂能不怒。

  怒目圆睁,李怀仁指着姬常威胁:“想在云溪村过下去,你他妈马上跪下,向老子磕头认错。立刻!否则……”

  “否则你大爷!”

  姬常一大步迈出,一下子来到李怀仁面前,毫不犹豫又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直打的李怀仁眼冒金星,两边脸颊高高鼓起,肿的跟个猪头似的。

  三耳光抽的李怀仁立时酒劲完全行了,自个儿可是将近一百九十斤的体重啊,竟然被这家伙抽的跟陀螺似的。

  尼玛,这小子的手劲儿也太大了吧!

  李怀仁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还强撑着要村长的面子,一手捂着脸颊,一手指着姬常:“你,你,你别过来。你再打我,老子就去县里告你嫂子,她可是挪用了五千块钱的公款,是犯了法的。”

  姬常脚步一顿,虽然知道这家伙怕了,但一听说嫂子挪用公款,便有些纳闷,目光不禁扫向萧茹芸。

  “李怀仁,你撒谎。我,我什么时候挪用公款了?!”萧茹芸气急,俏脸愤怒而通红。

  “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姬常一把抓着李怀仁的衣领,如拎小鸡似的,直接将一百九十斤的李怀仁给拎到了自己面前,满是杀意的眸光死死盯着李怀仁,沉声呵斥。

  “我说,我说,你松手,会闹出人命的!”

  李怀仁双手使劲掰姬常握着自己衣领的手,急急说道,“前些日子,全村村民集资五千元,用来给学校修葺和给孩子们买课本。五千块钱,都交给了萧茹芸。这都三个月过去了,学校还是破破烂烂,没有一点修葺的样子。我就来问萧茹芸,她,她说那笔钱丢了。我看是被她私吞了。”

  “我没有私吞,那五千块钱,我放在家里,第二天就不见了。”

  被人冤枉,萧茹芸脸色涨红一片。

  她可是一心想为孩子们做点事情,原本也是打算用这些钱简单修葺一下学校,买点便宜的桌椅,再买点课本、作业给孩子们。

  没想到第二天就被人给偷走了。

  萧茹芸也心急如焚,俏脸一片难受之色。

  她知道农民挣点钱不容易,尤其是大山里的农民,更是穷苦,这都是他们的血汗钱啊。

  “丢人?说的好听,我看就是让你私吞了。谁不知道整个村,你家最穷,而且你还有个卧病在床的婆婆,都是需要钱的地方。说不定那些钱,都让你给你那该死的婆婆用来买药了!”

  李怀仁咄咄逼人,嘴里不断冒着脏话!

  啪!啪!啪!

  李怀仁的话还没落音,姬常抬手就是一连十来巴掌抽了过去。

  李怀仁本就有些发福的脸庞,此刻更想一头猪了,两只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线,嘴巴也肿得跟两根香肠似的,说话都口齿不清了,“你,你,你为什么还打我?!!”

  “她婆婆就是我亲妈,你说小爷为何要打你!”

  姬常扬起手,又一巴掌打了过去。

  旁边赵强三人,见到此刻的李怀仁的状态,一个个噤若寒蝉:玛德,这下手也太狠了吧,都看不出人样了。

  幸好挨揍的不是自己!

  三人暗自庆幸,连跪着的姿势都更标准了。

  竟然敢骂我妈,不打你打谁?

  既然姬常回来了,怎还会允许别人欺辱嫂嫂和母亲?

  “我,我,说错话了,但是,那五千块钱,萧茹芸必须得还!否则,别怪老子去县里告你们。我可告诉你们,我表侄子就在检察院上班,别想着赖账!”

  李怀仁认准了这些钱就是被萧茹芸贪墨了。

  否则,李怀仁也不会仗着酒劲儿,强行闯入萧茹芸的房间,欲要跟萧茹芸发生点什么,就是拿这五千块钱来威逼萧茹芸就范,让萧茹芸有口难言,乖乖服从。

  “你这老东西倒是打得好主意,想用五千块钱来逼迫我嫂子就范献身。妈了个鸡的,哥都还没……”姬常气急而笑,差点张嘴把自己的想法也给说了出来,急忙改口,“你还真行啊,觉得姬家好欺负是吗?”

  “不,不,小常,你误会了。我是村长,怎么可能干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呢。”恐姬常再揍自己,李怀仁急忙服软,连骂自己猪狗不如都丝毫不含糊。

  李怀仁也确实是这么打算的,没想到被姬常看出来了。可看出来了又怎样?你们姬家这几间破房子,能还得起吗?

  “五千是吧。我替嫂子还!”

  姬常摸了摸衣兜,啪地一下将一叠钱,摔在旁边的破旧床板上,“这是三千五,剩下的,后天给你。”

  正当李怀仁觉得姬家没有钱,姬常还不起的时候,突然见到床上一叠厚厚的钞票,顿时眼冒绿光,心里也惊讶的不行:这家伙还真有钱呢?他哪儿弄的这些钱?

  李怀仁激动的捡起钞票,蘸着唾沫,点了起来。

  “那丢失的五千块钱,若是让哥查出是谁偷的,哥剁了他双手!”

  姬常冰冷的声音传出,满含杀意。

  正在点钱的李怀仁,都不禁双手一哆嗦,钱都差点掉在地上了;跪着的赵强三人,更是瑟瑟发抖、惊恐无比。

  “滚!”

  姬常一脚将李怀仁踹出三米多远,直接踹出了房屋,甩在门外,哎呦一声惨叫,半天没能爬起来。

  “玛德,咱们走着瞧!”

  李怀仁放了句狠话,连滚带爬的跑了。

  赵强三人刚起身,也准备趁机溜走呢,身后却传来姬常似笑非笑的声音:“哥说让你们滚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