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无德村长就是一个老混蛋

  第二十五章无德村长就是一个老混蛋(求推荐票)

  接着,两个衣衫不整的狗男女从普桑里钻出来,满脸愤恨。

  不过,徐翠英和李欢两人,也只能看到夜幕里,一道模糊的背影,扛着一袋子米,一溜烟跑没了。

  简直比狗撵的还要快。

  “比兔子跑的都快,小比崽子,若是被老娘发现你是谁,指定剥了你的皮!”

  玉手指着那背影消失的方向,徐翠英一手叉腰,泼妇气质尽显。

  李欢光着脚丫子,没来得及穿鞋,向前迈出一步,手刚想搭在徐翠英果露的香肩上,表情蓦然一怔。

  嗯?脚下凉凉的,什么东西?

  李欢抬起右脚,蹲下身子,立时看到一片金光闪闪。

  伸手将地上那金光闪闪之物捡起来,李欢脸上立时露出惊喜表情:“哎呀妈,竟然是老子丢失的大金链子,终于找到了~~哈哈哈~”

  一副失而复得的畅快,在李欢脸上显露出来。

  “就你这镀金玩意儿,白扔给人家,人家都不会捡!”

  见得李欢这副贪财模样,徐翠英不屑的白了一眼,随之便是表情变换,一惊一乍道,“不对劲,绝对的不对劲儿!”

  “咋了,翠英,啥子不对劲?”

  李欢一边将失而复得的金链子呆在脖子上,一边笑呵呵的问向徐翠英,一只咸猪手还很不老实的朝着徐翠英鼓鼓的胸上摸了过去。

  啪!

  徐翠英一巴掌将李欢的咸猪手拍的脆响,狠狠白了眼李欢,“你是猪吗?脑袋蠢死了!”

  “不是,你,你这好好的,怎么骂人呢你?”

  手上吃痛,李欢眼睛突突。

  “骂人?!老娘杀人的心都有了!”

  徐翠英玉手一下一下狠狠戳着李欢的胸膛,直将李欢戳的直往后退,还一边骂着,“你就是个蠢货,猪脑子,这金链子是在日月湖边丢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你想想,这到底咋回事儿?”

  竟徐翠英这么一提醒,李欢立时脸色一变,跟死了大伯似的,“这么说,咱们俩的奸..情,是被人发现了?”

  “刚刚那人,应该是已经撞见咱们两次幽会了!”徐翠英一脸笃定的猜测着。

  “这可咋办?要是让我大伯知道了,我跟他的儿媳妇搞这事儿,我大伯不得活剥了我啊!”李欢一阵后怕。

  说着话,这货竟然差点当场蹲在地上哭了起来。丝毫没有金链子失而复得的喜悦了。

  “瞧你那没种的样。老娘怎么会跟你这种没出息的家伙搞在一起了呢!”一见到李欢眼泪汪汪,差点哭出来的无能之态,徐翠英就没来由的一阵气恼,“老娘是村长儿媳妇、你堂兄的老婆,老娘都不怕,你怕个卵!”

  “可是……”

  李欢一句话还没说完,徐翠英抬手一巴掌甩在这家伙的脑袋上,没好气的训斥道:“别哭哭滴滴的,像个男人点。没看到老娘在想办法吗?”

  李欢顿时不敢言语,脸上一阵憋屈样,心里更是忐忑不安,丝毫不敢打扰徐翠英思索。

  足足过了五分钟,徐翠英这才一脸严肃的盯着李欢:“最近一段时间,咱俩消停点,先避避风头,别再会面了。”

  李欢哪里敢反驳,小鸡啄米般的点头,没一点男子汉气概。

  “为免其他人起疑心,我得回县城,今天晚上就回去!”徐翠英脸色凝重的交代,“你呢,就在村里老老实实呆着,也别去县城找我。另外,我交给你个任务。在村里打听打听,偷偷摸摸的询问一下,看今天是谁这个时候从这边经过的。然后,仔细盯着那人的动向,看有没有把咱们俩的事情,给抖落出去。知道吗?”

  李欢早就六神无主,只顾着点头:“行吧,就按照你说的办。我回去打听打听,要是打听出来是谁,老子一定饶不了他!”

  “不要轻举妄动,打听出来之后,先跟我通通气,咱俩合计合计!”徐翠英还是比较老道的。

  两人商议妥当,徐翠英坐上没了挡风玻璃的黑色普桑,打着了火,忿忿的骂了一句:“玛德,幸好老娘有车保,能少损失点钱!”

  一脚油门轰走,妥妥的女汉子脾性,普桑一个漂亮的甩尾,冒着烟,十分拉风的朝着云溪村外公路行驶而去。

  ……

  夜色朦胧,弯月挂上树梢,天空中点点星光闪耀。

  姬常家破旧院落门口,站着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萧茹芸居住的配房内,亮着油灯。

  因为村里通电不方便,当时乡镇电管所的人下来架线,也只是给村长、以及几家交得起钱的村民拉了电。

  云溪村至少一半的农户,包裹姬常家,都不舍得用电。

  房间里除了一脸戒备的萧茹芸之外,还有两个男人。

  一个是一脸猥琐的赵强,另一个则是身形高大、膘肥体壮、年过五十的村长李怀仁。

  “村长,都这么晚了。您来我家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的话,茹芸要去给婆婆做饭了!”

  萧茹芸怯生生的出声,心里有些忐忑。

  村长这家伙,看着人模狗样的,其实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老混蛋,长相貌美的萧茹芸便是他的欺负对象。

  曾经好几次,李怀仁都对萧茹芸动手动脚的,占点便宜。

  谁让以前萧茹芸家里没有男人呢。

  公公死的早,丈夫外出打工,七年没有回来了,甚至萧茹芸已经有了不好的猜测,也可能她那个“丈夫”是永远也回不来了。

  姬常又是七年没着家,寡嫂、孤婆的,加上萧茹芸姿色出众,自然引起了村长这老混蛋的觊觎。

  “茹芸啊,喊什么村长,叫我怀仁叔就行,显得亲近些!”说着话,李怀仁朝着萧茹芸走了过去,脸色有些红,一副东倒西歪醉醺醺的模样,应该是喝了酒。

  说话间,一股子浓郁的酒味儿逸散而出,熏得萧茹芸下意识的捂着琼鼻,美眸之中露出一抹厌恶。

  “村长,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如果没有,请离开我家!”

  萧茹芸虽然心里忐忑,却故意装作淡定,壮着胆子说道。

  “叔我来这里能有啥事,茹芸你会不知道吗?嘿~~”李怀仁醉醺醺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萧茹芸身上打量,“看你这些年一个人过的这么苦,这么寂寞,叔我要好好疼疼你!”

  这老淫棍说着,竟直接朝着萧茹芸扑了过来。

  李怀仁一下子抓着了萧茹芸的双手,满是酒味的嘴巴就朝着萧茹芸脸颊上亲了过去。

  啪!

  一声脆响,萧茹芸不知哪来的力气,奋力挣脱之后,一巴掌甩在李怀仁脸上,“请你放尊重点!”

  也是因为李怀仁喝了酒,脚根子有些软,才会被萧茹芸打了一巴掌。

  可这一下,也激怒了李怀仁。

  “强子,给老子按住这贱人。今天老子非扒光这贱人,上了她不可!”李怀仁早就觊觎萧茹芸的美色,喝了点酒,在赵强等人怂恿下,胆壮了一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