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又撞见“野战”的

  第二十四章又撞见“野战”的(求推荐票~~)

  胖哥一脚没有让姬常失望,也没有让瘦猴不满意,因为瘦猴根本就来不及说不满意。

  那足有百十斤肉的一条腿,一脚踢在瘦猴裤裆时,瘦猴整个人直接被踢飞了,半空中就当场昏厥了过去,连惨叫都没能发出来。

  就连姬常都不禁感到裤裆一阵凉飕飕的,嘟囔一句:丫的,胖子真他娘惹不起啊。

  姬常扛着一袋子米离开了,胖哥望着姬常离开的身影,一脸怨毒:“玛德,老子可是豹哥的人,豹哥的背后靠山更硬。这笔账,早晚清算!”

  姬常当到车站,正准备进站呢,就被停在路边的一辆小货卡的司机给贼兮兮的叫了过去:“兄弟,兄弟,坐车啊。去哪里,说不定咱们顺道,我可以送你一程,绝对比公交的价格便宜!”

  这小货卡司机三十五六岁模样,面相还算忠厚,眼神有些岁月磨砺的沧桑,拉着姬常就往小货卡方向走。

  “云溪村!”

  想了想,姬常也不隐瞒。要是能比公交便宜点,他倒是不介意坐小货卡回去。挣钱不易,能省点就是点嘛!

  “云溪村?是那个黔山山脉包围的山村吗?”这中年司机急切的问道。

  “是!”

  姬常点了点头。

  “那个地方可是很远的!”货卡司机说道,接着,不等姬常说话,他又继续道,“我家在黄冈乡的李寨村,在你们村西边一点,刚好经过云溪村外。兄弟,你给十五,就当拉个有钱,我把你送到云溪村村头,怎么样?”

  姬常思索了一下,十五的价格,跟公交车的价格一样。

  见姬常犹豫,那货卡司机再次出声:“虽然我也收你十五,但是我能把你送到村头。毕竟你们村子没有修路,小货卡进不去。要是能进去,我指定把你送到家门口了。可是,十五的价格,真不贵啊。公交车虽然也是这个价格,可是你只能坐到莽山镇街上,就得下车。从莽山镇街上到云溪村的十里路,你不得自己走回去啊!”

  姬常想了想,这货卡司机说的也蛮在理,便点了点头:“行,我坐你的车!”

  货卡司机赶紧偷偷摸摸的帮姬常将米袋子扔到货卡后面,拉着姬常上车:“兄弟,动作快点,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货车司机拉乘客,这可属于非法运营啊。

  若是被那些客车司机看到了,往交通局一告,还真够自己喝一壶的。

  为了讨点生活费,这货卡司机也是够拼的。

  幸好没有被发现,货卡司机拉上姬常一脚优美,车子就冲了出去。

  在人群流动不菲的黄川县街道上,货卡司机驾驶动作娴熟,小货卡如游蛇一般,灵活无比,穿梭不停。

  一边熟练的挂挡开车,货卡司机还一边自得的吹嘘着:“老哥我以前可是跑市内公交的。”

  市内公交,想必大家应该清楚。

  市内公交的司机,见缝插针的本领很强的,驾驶技术绝对个顶个的。

  难怪货卡司机很自傲自己的驾驶水平。

  顾北咧嘴一笑,点了点头:“老哥的技术确实不错,一看就是老司机!”

  “那是当然!”

  卡车司机傲然无比,“坐老司机的车,不用担心会翻车!哈哈哈~~”

  这卡车司机看着忠厚老实,也会整句玩笑,不知是不是真知道“老司机”的网络含义。

  两人一路上倒是聊了不少,姬常也知道了这货卡司机的名字,叫孙方胜。

  当姬常问道孙方胜为何不开公交了,孙方胜叹息一声:“政策决定,所有公交都收归市政!”

  于是,他们事业了。

  孙方胜就用了这些年攒的积蓄,买下来这辆小货卡,给人家送送货,整点钱养家。

  可是这些年经济不景气,小货卡的生意也不怎么好?要不然,孙方胜也不会冒着危险,在客车车站等着拉人啊。

  货卡司机的速度还算不慢,太阳刚落山,两人就已经跑了七八十里,来到了云溪村的三面环山的出口公路上。

  姬常很痛快的给了十五块钱,“感谢孙老哥送我到家!”

  “姬常兄弟可惜,这是我的名片。若是兄弟以后用车,可以打我电话,大家乡里乡亲的,费用好说!”

  孙方胜递给姬常一张皱皱巴巴的名片,上面有孙方胜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那成!能用到,我会打给你!”姬常手下名片,一只手抓着八十多斤的米袋,往肩上一甩,朝着孙方胜摆了摆手,大踏步朝着云溪村走去。

  见到姬常如此轻松的背着一袋米,孙方胜不禁感慨一句:这姬常兄弟的力气,蛮大的嘛!

  估摸着不用翻山越过山脊走近路,自己天黑也能达到云溪村,姬常便没有翻山,而是走着崎岖不平的山路。

  只见路上一个扛着米袋的青年,健步如飞,虎虎生风……

  一个小时之后,姬常已经依稀能够看到村子里亮起的点点灯光,不禁咧开了嘴:“嘿,终于要到家了。”

  狂奔一小时,还扛着一袋米,姬常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甚至连点汗珠都没有出。

  可见,这犊子的体质,是多么的强大。

  眼看就要进村口,天色也有些昏暗了,姬常却立时停了下来,锐利的眸光往前一看。

  一辆黑色的普桑轿车停在了一片隐蔽地方,有蒿草灌木挡着,不仔细看还真看不清。

  车上传来粗重的娇..喘声和淫..荡的谈话声:“欢子,你快点脱啊,每次都这么磨蹭……”

  “浪娘们儿,你咋就这么浪呢,我哥知道吗?”

  李欢调笑的声音传来,“昨天不是刚刚要过吗,你是想榨干老子不成?”

  “咋地~~”

  徐翠英的声音响起,“有这么好一块荒地,你不开垦,难道要老娘找其他男人?”

  “你敢!”

  李欢霸道的拍了一巴掌。

  “哎呦,竟然敢打老娘的屁屁!不过,老娘喜欢!!”徐翠英娇媚无骨酥软的声音响起,极尽诱惑,“赶紧滴,老娘痒,要等不及了~~”

  驻足的姬常,听了一阵,不自觉的感觉身上有了反应,心里却恼怒的哼哼唧一声:“又是这对狗男女,怎么总是让小爷撞见?!”

  一想到今天下午,自己拿着那金链子去金店,准备换两个钱花;结果,特么的,金店的人员鉴定之后,说是假的。不是真金,竟然是特么镀金。

  姬常还被人当成骗子,给轰出了金店,好不丢人。

  想到这事儿,姬常心里就来气儿:“玛德,竟害小爷被人说成骗子,小爷也不让你们好过!”

  蹲下身,姬常捡起一块板砖,胳膊一抡,直接扔了出去。

  嘭!

  一声车玻璃碎裂的声音。

  “谁!”车里的李欢吓了一大跳,褪了一半的裤子,赶紧朝外面看去。

  “谁他妈砸老娘的车!”

  徐翠英更是尖叫起来,羞怒不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