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那里……软吗?

  第十九章那里……软吗?(求推荐票啊)

  侯芝兰这女人,年过四十,都不显老。手和脸又白又滑的,在家又不需要干活,十指不沾阳春水,保养的很不错。

  尤其是胸前一对壮阔,绝对让男人心里起火。就连姬常都不得不感慨:李怀仁那老东西还真是好福气。

  姬常甚至坏坏的想着:就这么一对大山,会不会将李怀仁给闷死了。

  见这女人又是摸手,又是抛媚眼的,姬常心里忍不住一阵暗骂:妈了个鸡鸡的,还特么给小爷暗示你男人不在家,去家里唠嗑;若真去了,小爷岂不被你这如饥似渴的母老虎给活吞了,连骨头渣渣都不剩下?!

  “嘿,芝兰婶儿美意,姬常心领了。有空姬常一定亲自拜访,有空,嘿,有空~”

  姬常笑呵呵的回道,赶紧又将手抽了回来,干脆直接就这么直挺挺的坐着,也不去扶扶手了,免得被这女人再继续占便宜。

  到了镇上,姬常赶紧跳下拖拉机,快速打了声招呼,背着蛇皮袋子溜走了。

  身后传来侯芝兰咯咯的笑声,盯着姬常离开的那双眼睛,几乎能滴出水来:“小样,老娘迟早把你给吃了~~”

  柳腰扭动,引来镇上很多光棍大爷、汉子的目光,侯芝兰高傲的朝着镇上的化妆品店扭呀扭的走了过去。

  姬常扛着个大蛇皮袋,坐上了开往县城的中巴车。售票员还非要加收蛇皮袋的钱,按照一个成年人的票价来支付。

  姬常很是肉疼的将从家里拿的三十块钱,递给了售票员,嘴里嘟囔着:真黑心。却没人理会。

  中巴车上,姬常又碰到了前两天欲要非礼柳玥的那一胖一瘦俩哥们儿,而那俩哥们儿也看到了姬常。

  一路上,这两哥们儿除了交头接耳一阵低语之后,也没有什么不良小动作。姬常便懒得理会。

  镇上到县城的客车,自然要进汽车站,而姬常下车后,打听了一下蔬菜批发市场所在之地,便挤上了一辆公交车。

  姬常来得早,此时八点钟正是上班高峰期,公交车很挤,姬常只有将蛇皮袋放在脚边,伸手抓着上边的扶手。

  不过,车上的美女也不少,清一色的短裤、短裙大白腿,让姬常忍不住多瞅了两眼,还感慨一声:“四五年没回国,县城的人都这么开放了。这大白腿,这胸……”

  姬常可是记得自己上学那会儿,女孩子们还不敢穿的这么暴露,而现在生活发达了、社会进步了,女孩子们的穿着也变得火热了。

  一件吊带,一条齐屁短裙,就敢出门。

  正当姬常感觉眼睛不够用,刚好注意到不远处的一个座位上,正坐着一个时尚OL办公室短裙打扮的绝色女人。

  女人气质优雅,天气太热,米黄小西装挂在胳膊上,一件白色的衬衫,领口两粒纽扣开着,隐隐露出一片诱人的雪白。

  隔着白色衬衫,姬常能够清晰看到这气质干练女人内力的黑色蕾丝边儿胸衣,将两座山峰紧紧包裹着。

  姬常甚至都有些担心,那壮硕的山峰,随时都要冲破禁锢,崩坏女人胸前的衣扣似的。

  白色衬衣下摆束缚在一件米黄职业短裙内,衬托出气质女人的纤细蛮腰,不堪盈盈一握。

  米黄职业短裙下摆距离那圆润的膝盖,还有五公分,后开叉的短裙,稍稍耷拉一些,隐隐让人看到内里一片黑暗,情不自禁让人产生遐想。

  两条粗细均匀、笔直白须如葱的小腿,配上一双黑色细孔丝袜,更加显得诱人。

  女人原本是刚坐下,双腿有些微开,好似瞬间捕捉到有人在偷窥,急忙抬头看去,发现姬常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双腿之间呢。

  急忙双腿并拢,并将胳膊上抱着的西装上衣盖在腿上,美眸狠狠瞪了眼姬常,忿忿嘟囔一声:“流氓!”

  尤其是看到姬常上身一件白色老头汗衫,下身一条军绿牛仔裤,土得掉渣的打扮,再配上姬常那副没见过世面的猪哥相,更加引起方雅一阵厌恶和轻蔑:白瞎了一副好皮囊。

  方雅内心嘀咕,甚至暗暗后悔:自个儿今日修车,为何就挤了公交车呢,应该直接打出租去蔬菜批发市场,也就不会碰到这流氓了。

  公交车上到处充斥着汗臭,让方雅忍不住一只玉手探出,做出挡着鼻孔的动作,再联想到酒店的事情,让方雅更加的心里堵得慌了。

  可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方雅蓦然发现,自己身后竟然站了一个人,接着,一只可恶的咸猪手竟然顺着自己的脖颈,朝着自己锁骨位置开始下滑了。

  方雅心中一惊,暗自埋怨:不会这么巧,让本姑娘碰到公交咸猪手了吧。

  可事实上,就是这么巧,一个面相猥琐、满脸小疙瘩的干瘦男子,正站在方雅身后,咸猪手朝着方雅香肩锁骨滑动而去。

  方雅心里欲哭无泪,刚摆脱了一个偷窥狂,又遇到了一个咸猪手,本姑娘怎么这么倒霉啊。刚想扭动上身,挣脱那咸猪手,方雅发现自己的后背脖颈上,突然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抵在了自己后颈之上。

  这下,方雅不敢动了,以为是那人拿了把刀,抵在自己的后颈上了呢。

  方雅一副绝望表情,想喊救命,却又担心那人会一下划破了她的脖颈,只能眼睛微闭,听之任之了,心里暗暗想着:就屈辱一会,忍一会儿就过去了,大不了就当是被猪拱了两下胸吧。

  眼看那咸猪手顺着自己的锁骨,开始朝下滑动,就要钻进自己的衬衣衣领,直奔自己的左胸而去,方雅娇躯颤抖着,泪水就要夺眶而出。

  却发现,那刚刚偷窥自己的臭流氓,竟然松开扶手,朝着她这边走了过来。

  方雅心里一喜:难道这家伙发现了吗?终于良心发现,是准备英雄救美了吗?

  姬常挤开人群,来到那猥琐男身侧,伸手一把抓住了那猥琐男的咸猪手,使得那咸猪手再无法往下滑动了。

  那猥琐男脸色一变,急忙狠狠瞪了眼姬常,低声威胁:“小子,你是要多管闲事吗?”

  正在方雅觉得两人就要冲突起来,自己刚好可以趁机逃脱之际,甚至心里还暗暗想着:便宜你这家伙多偷窥了本姑娘两眼,看在你英雄救美的份上,本姑娘暂且原谅你的偷窥了。

  却听姬常低语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位大哥别冲动,我怎么敢打扰大哥您的好事儿!”

  姬常却一脸赔笑的说道,“我就是想问问大哥:软吗?”

  “呦呵,兄弟,原来是同道中人啊!”那猥琐青年瞬息收了另一只手中的闪亮。

  一听到两人的对话,方雅整个娇躯都猛烈一颤,刚刚升起的一丝希望,瞬息变成了一股绝望:原来这臭流氓不是来英雄救美的啊,枉老娘心里还暗暗为他点赞。

  这下好了,一下子要应付两个无耻的咸猪手了,本姑娘怎么这么命苦呢!

  “嘿,兄弟,你别急,哥哥我还没摸到呢。等我摸到了,再告诉你软不软!”

  那猥琐男嘿然一笑,连脸上的痘痘都跟着抖动了几下,看着都让人恶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