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又被村长夫人占便宜啦

  第十八章又被村长夫人占便宜啦(求推荐票哦)

  “姬常,我是你嫂子,你可万千不能冲动,做傻事啊!”

  萧茹芸挣扎,但姬常的大手死死扣住她的皓腕,萧茹芸的力气怎么能比得过姬常的力道,根本就争夺不了。

  一时间,俏脸羞怒中,还有点忐忑不安。

  “嫂子,你想什么呢。我只是想问你点事情!”

  姬常顿时明白,萧茹芸是误会自己了,估计也是因为刚才的尴尬,才导致萧茹芸想差池了吧。

  松开萧茹芸的手,姬常盯着萧茹芸脖颈位置,认真解释。

  而经过刚才的尴尬,萧茹芸防姬常跟防狼似的,毕竟自己没穿内衣来着,只有侧着身子、扭着头看向姬常:“你想问嫂子什么事情?”

  “嫂子胸口的那块玉佩,能让我看看吗?”

  姬常满脸期盼的盯着萧茹芸,目光有些急切。

  一听姬常如此说,萧茹芸顿时松了口气,看来是自己杯弓蛇影了。

  可随之,萧茹芸便感觉到很大的不对劲儿。自己脖子上挂着的这块黑石玉佩,可是除了自己,基本没人知道的啊,就连姬常的大哥、她名义上的丈夫,都从来不知道这块玉佩的。

  姬常是怎么知道的?

  美眸惊诧的盯着姬常,萧茹芸下意识开口:“你怎么知道我脖子上挂着一枚黑色玉佩?”

  可话已出口,两人都尴尬了。

  萧茹芸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这小子若是没有偷看过自己,怎么会知晓这事儿。

  自己这不是再逼小叔子承认,偷看过自己吗?这……

  话出口,如泼出去的水,想收都收不回来。

  萧茹芸立时不敢去看姬常,俏脸一阵绯红,好在有夜色掩护,她又急急扭过脸扭去,也不担心被姬常发现。

  姬常亦是老脸通红,总不能说自己是灵魂出窍,偷看嫂子洗澡时发现的吧。

  “我……猜的,”

  姬常找了非常蹩脚的理由,“我看嫂子脖子上有一根红线,便有些好奇嫂子戴的吊坠长什么样子,至于黑色还是红色,都是我胡乱猜的!”

  萧茹芸显然不相信姬常这段说辞,只是这件事情也不好继续再问下去,只得羞涩作罢。可玉手放在胸口,仅仅捂着,萧茹芸脸上露出一抹回忆和珍惜之色,久久舍不得拿出那块黑色玉佩。

  见状,姬常不禁猜测:也可能这玉佩的来历,意义非同一般,嫂子才会这么在乎吧。

  “嫂子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天色不早了,嫂子早点回去休息吧!”

  姬常不会强人所难,尤其这个人还是他一直心念不忘的萧茹芸嫂子。既然嫂子不愿意,姬常也不勉强。

  只是姬常见到萧茹芸转身之际,眼眶已经微红,心情也有些低落。

  ……

  第二日,简单的吃了早饭,姬常送了萧茹芸去学校,之后便背着一个硕大的蛇皮袋,健步如飞的朝着云溪村外飞奔而去。

  要想改变生活状态,就很需要钱。

  姬常又不想联系冥殿那些兄弟,更不想冥殿那个女人知晓自己在云溪村,虽然姬常账户里存了很多钱,但却一直是那个女人在管理。

  所以,一切都要重头来过。

  扛着一蛇皮袋的野山菌,去县城砰砰运气,姬常便是重新来过的第一步。

  “喂,小姬,是你吗?”

  姬常刚出了村口,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拖拉机轰鸣声,和一个女人的吆喝叫喊声。

  背着蛇皮袋一回头,姬常看到一辆破旧的拖拉机正朝着这边行驶而来,开车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黝黑汉子,正是村里赵强的二叔赵方岭。

  赵方岭是个老实本分的庄家人,不像侄子赵强整天游手好闲、没事欺负个孤儿寡母的,攒钱买了辆拖拉机四轮头,在村里平时农忙时,帮帮村民,也能有那么一点点收入。

  今儿个,正是打算到莽山镇集市上去修修铁锹。

  一来一回十来里路,开着拖拉机自然方便一些。

  但拖拉机旁边坐着一个打扮俏丽的妇人,却是昨天占了姬常便宜的村长李怀仁家那位——侯芝兰。

  “芝兰婶儿,方岭叔,你们这是干嘛去?”

  姬常停下脚步,笑着问道。

  “你是姬家二小子姬常?”一别七年,赵方岭有些忍不住姬常,疑惑的问道。

  “是的。”

  “几年不见,都长成大人了哈!”

  赵方岭不怎么善言谈,随后回到了姬常的话,说是去镇上焊一下铁锨;而侯芝兰则是顺道去镇上集市逛逛。

  “跑的比兔子还快,婶儿还能吃了你不成?!”

  侯芝兰有些埋怨的白了眼姬常,眸光却总是有意无意的盯着姬常裤子上看,搞得姬常都有些尴尬,“小姬啊,你这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哦,在北山采了点野山菌,想到县城去换点钱花!”姬常挠了挠脑袋。

  “这得到镇上才有公交车呢,上来,叔捎你一段!”

  赵方岭热络的招呼姬常上车。

  毕竟从云溪村到镇上,得十来里路;只有到了镇上,才有去县城的中巴车。

  所以,姬常也不客气,拎着包,纵身一跳,坐在了拖拉机四轮头的另一边。

  农村的拖拉机四轮头,想必都清楚,就是那种没有带车皮箱的,左右两边能坐人,两边的人却只能扶着中间司机的靠背椅上,维持平衡。

  “小姬啊,这野山菌能换钱吗?咱们这三座山上,野山菌可是不少呢,谁会稀罕这玩意儿!”

  侯芝兰善言谈,脸上挂着妩媚的笑,电眼频频抛向姬常;尤其是她那扶着后背靠椅的白皙玉手,更是直接按住了姬常的手背上,抓的很牢。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姬常甚至还感觉到这女人,竟然用指甲,去轻轻的挠他的手面子。

  “碰碰运气吧。如果不成,再想其他挣钱的法子!”姬常将手往自己这边抽了抽。

  可没过多会儿,这女人又把他的手给抓住了,还笑呵呵的出声:“小姬啊,你这也老大不小了,有相好的没?要是没有,晚上到婶儿家坐坐,婶儿给你介绍一门亲事。放心,你怀仁叔去县里开会了,今晚不会回来!”说着,还朝着姬常抛了个大大的媚眼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