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我是你嫂子,你要干嘛!

  第十七章我是你嫂子,你要干嘛!(推荐票)

  萧茹芸的表现没有让姬常这位小叔子失望,该露的也都露出来了。

  可惜,姬常艳福不够。

  只能看到一个一双洁白无瑕的美腿,加上玲珑曲线,以及胸前两座大山的模糊轮廓,便被一股强烈的黑光,给刺伤了。

  而且这次姬常伤的更很,萧茹芸胸口的那块黝**坠,散发出来的幽芒,直接让灵魂出窍的姬常,魂魄突遭爆袭。

  脑海像是突然爆炸了一般。

  虚幻的魂魄也立即狼狈的飞回体内,隔壁房间突然传来一声惨绝人寰的痛苦嘶吼~~

  刚擦了一半身子的萧茹芸突然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姬常的凄惨叫声,纤细玉手抓着湿湿的毛巾,动作突然一滞。

  继而,“嘭”地一声巨响,两间配房之间的隔墙,轰然砸出一个洞来,三五块砖,直接掉落在地。

  萧茹芸也不禁尖叫一声,下意识的双手护胸,美眸死死盯着那隔墙约莫一尺的大洞,惊魂未定。

  “啊……痛啊……痛……”

  因为突然有了个大洞,隔壁姬常的惨叫声更加清晰,而且还伴随这嘭嘭的砸地声响。

  萧茹芸一惊的同时,也听出了隔壁房间姬常的异常,赶紧护着胸朝着那个大洞看去,并急急呼喊:“姬常,姬常,你怎么了?”

  当视线透过那大洞看到姬常正谈瘫倒在地,双手抱着脑袋打滚时,萧茹芸不淡定了:小叔子他……这是怎么了?

  顾不得擦拭身上的水渍,也顾不得穿戴整齐,萧茹芸只是套了一件宽大的睡衣,雪白的双腿还露在外面,就直接穿着凉拖,开门冲了出去。

  “姬常,姬常,你这是怎了?你不要吓嫂子啊!”

  萧茹芸冲到姬常房间,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将姬常上半身给抱了起来。

  但姬常体重确实不轻,而且现在正在抱着脑袋打滚,根本就没有支撑力,一下子连萧茹芸也带倒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嫂子,痛,我的头好痛!”

  姬常双手紧紧抱着脑袋,神色一片狰狞,眼睛更是赤红一片,一对剑眉几乎皱到了一起,整个身躯都在颤栗不止。

  即便上半身、包括脑袋被一片柔软怀抱抱住,姬常仍旧压抑不住的喊出声来。

  “怎么……怎么会这样!你是不是有什么隐疾啊?”

  萧茹芸紧张万分,“你,你先忍着,我,我这就去村室,喊柳村医过来帮你瞧瞧!”

  “啊……痛……嫂子不要走……啊……”

  姬常从来没感受到这么疼痛过,即便是混迹枪林弹雨的战场,身中数枪,也没有现在这么痛。

  这是一股来自灵魂的疼痛,让人心里发毛、又无法忍受的剧痛。

  “好,好,嫂子不走,嫂子就在这里!”

  萧茹芸也被姬常这突然的一幕,给吓得失了魂,根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唯一能做的就是仅仅抱着姬常的脑袋,用体温温暖姬常颤栗的身躯,喉间带着哭腔,“你,你千万不要有事啊,我和妈终于盼到你回家了,你要是出事了,我和妈该怎么活啊!”

  即便脑袋、脸颊触碰到两座柔软的山峦,鼻尖呼吸着悠悠的体香,仍旧抵不过姬常灵魂传来的剧痛。

  就想好灵魂被生生撕裂了好几瓣似的,让他一个铮铮铁骨的汉子,都无法忍受。

  直到半个小时,姬常痛吼的声音才渐渐止住,颤抖的身躯也渐渐平缓下来,但呼吸依旧很沉重。

  而萧茹芸还处在失魂当中,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这么泪眼婆娑,仅仅抱着姬常。

  好像这温暖又柔软的怀抱很舒服,姬常紧锁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呼吸也变得不是那么急促,有规律起来。

  “你好点了吗,地上凉,嫂子把你扶到床上去!”

  始终瘫在地上,萧茹芸又担心姬常再着凉了,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劳烦嫂子了。”

  姬常感觉自己身上有点力气了,虚弱的出声回答。

  就在两人配合着,萧茹芸将姬常扶着躺在板床上之际,萧茹芸可能是腿麻了,或者是娇柔的身躯终究是承受不住姬常这般体重的拉扯,一下子也跟着姬常倒在了一起。

  这就变成了,萧茹芸整个人,朝着姬常扑压了上去。

  姬常只感觉两团硕大的柔软,一下子将自己整张脸,给压在了下面。

  软软的,很是舒服,弹性十足,让姬常不禁心中一荡,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来。

  毕竟压着鼻孔,喘不过气儿来了,姬常不得不发出“呜呜”的声音来。

  “啊……我,我不是故意的,姬常,你,你没事吧!”

  萧茹芸面价突然变得绯红一片,赶紧用藕臂撑起她那硕大的高山,惊慌失措的问道。

  而此时,姬常的眼睛,正炯炯有神的盯着萧茹芸胸前晃动不止、如地震一般的壮阔,一时间竟忘了回答萧茹芸的话。

  “你刚才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倒在地上,还抱着脑袋喊痛?”

  萧茹芸没有发现姬常的眸光的异样,玉手探出,满是心疼关切的按抚在姬常的额头上,发现他的额头除了有些汗珠,也并非热烫,不像发烧的样子。

  此刻的姬常早已魂飞天外,脑海之中满是嫂子宽松睡衣下那晃荡不止的壮阔美景,并且看出了萧茹芸根本就没穿内衣。

  随着萧茹芸上下俯身的动作,两只不老实的大白兔在怀中乱窜着,姬常哪里顾得听嫂子在说什么?

  直到差不多两分钟,萧茹芸才发现姬常的不对劲儿:“姬常,你的眼睛……怎么了?生病了吗?”

  好似在验证自己的猜想似的,萧茹芸疑惑的将玉手放到姬常眼前晃了晃。

  “没穿胸…罩”

  姬常心里想着,嘴上䢸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可话已出口,两人都愣在了当场。

  萧茹芸这才明白小叔子为何眼神古怪、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原来他竟一直在……

  而且小叔子他,他,还发现了我没穿内衣?!!

  萧茹芸俏脸立时唰地一下火红一片,跟火烧一样,滚烫滚烫的,急忙站起身,转过身来,有些羞恼的瞪了眼姬常。

  自己这小叔子怎么这么不正经?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占人家便宜,真是色胚一个!

  “嫂嫂,那啥……我现在没事了!”

  姬常也知道嫂嫂发现了自己的古怪,老脸一红,有些尴尬的打破沉寂气氛。

  “嗯,没事就好,明天最好去村医那里瞧瞧,别在有什么大的隐患!我,我先回屋了!”萧茹芸强忍着尴尬和羞涩,急急出声,站起来就要离开。

  “嫂嫂,先别走!”

  姬常伸手,一把拉住萧茹芸的皓腕。

  “啊……姬常,我是你嫂子,你要干嘛?”萧茹芸脸色一红,神色更加紧张,以为姬常要对她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毕竟小叔子这血气方刚的年龄,刚才又出现如此尴尬的一幕,万一这小叔子一个控制不住自己,将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