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嘴馋的村支书和村医

  第十六章嘴馋的村支书和村医(求推荐票)

  村室之中,村支书沈雯卿和村医柳玥的房间,是挨着的。

  二傻将沈雯卿背到村室,柳玥将嘿嘿笑的二傻赶回了家,望着二傻一蹦一跳傻乐呵的背影,柳玥嘟囔一句:“谁说二傻就真傻啊,也知道占女人便宜的嘛!”

  在山上,沈雯卿只穿了一个件白色吊带,白皙的香肩、和壮阔的胸口,吸引了二傻的目光。

  不光姬常注意到了这点,沈雯卿亦是有些不好意思;柳玥自然也见识到了二傻不傻的一面。

  “柳村医别瞎说!”

  沈雯卿有些不好意思的白了眼柳玥。

  “今天我才知道云溪村竟然来了这么一个漂亮的村支书!”柳玥展颜一笑,伸出手来,“重新认识一下,我叫柳玥,云溪村的村医。村支书以后别总是柳村医柳村医的叫了,直接喊我名字,或者叫我小玥都成!反正这个村子,以后咱们相处的机会多的是,咱们还是别这么客套好了!”

  柳玥大大方方,一股女汉子脾性流露,性格直爽,让人看着就很舒服。

  “我叫沈雯卿,刚来云溪村小半个月,小玥可以叫我雯卿,或者卿卿都行!”两个女人的气质都不差,而且谈吐都显得很有教养,所以很快便聊在了一起。

  小玥、卿卿姐,两人称呼也近了很多。

  柳玥又重新帮沈雯卿检查了一下身上的咬伤,还给沈雯卿号了脉,发现她身上的铁线蛇毒确实一惊解开,这才略略放心。

  “没想到那混蛋的野方子,还挺奏效!”

  柳玥收回搭在沈雯卿脉搏上的玉手,啧啧称赞。

  “小玥,我身上的蛇毒真的全解了吗?会不会有复发的可能?”

  听她们说,铁线蛇这么恐怖,沈雯卿还是有些不大放心。

  “我已经帮你检查过了,心脉正常,应该已经没有大碍!”柳玥笑着回答,然后从包裹里掏出了一些吃食,都是她从城里带回来的美味卤菜卤肉之类的,“卿卿姐,尝尝我从城里带回来的乡巴佬卤猪爪,味道很好吃的!”

  柳玥回老家呆了半个月,沈雯卿就是这段时间来到的云溪村,而且这半月里,沈雯卿一直都在吃自己带的泡面,早就吃腻了。

  谁让她不会做饭的呢,就只能吃泡面了。

  柳玥带回来的卤猪爪,顿时引得嘴里淡出鸟的沈雯卿一阵吞咽口水。

  两人也顾不得满手油腻,抓着猪爪,大快朵颐起来,一边吃,还一边相互笑着对方,好似都意识到了像她们这种大家闺秀,能够这般不顾形象的吃食,也是一种奇葩!

  幸好两女关起门来,也不担心被旁人看到,笑话了去。

  “小玥,你以前就认识那个家伙?他人怎么样,看着痞里痞气的,总感觉不像好人!”毕竟姬常救了她一命,沈雯卿还是想对救命恩人多了解一下,但话语却不自觉的带着浓郁的个人感情色彩。

  而且她是村支书,认为自己有必要理解一下自己的村民。

  “哪个家伙?”

  嘴里啃着猪爪,口齿不清的柳玥抬头,美眸好奇的看着沈雯卿。

  “还能是谁,当然是上午救我的那家伙!”想到自己被那家伙占尽了便宜,却还说不出什么来,沈雯卿心里就有些堵得慌。

  “卿卿姐说的是姬家老儿姬常吗?那小子是退伍军人,昨天刚回来,我刚好碰到了他!”柳玥说着自己所知道的姬常的信息,脑海之中蓦然想到昨晚被那臭流氓看了屁股、占了便宜的事情,心里也一阵不忿。

  “那家伙就是一个臭流氓,卿卿姐以后要离他远点,免得被那家伙占了便宜!”柳玥煞有介事的交代着,俏脸一片严肃。

  “啊,果然如我猜测,他果然不是好人!”

  沈雯卿露出一丝了然之色。

  “不过,那家伙的嫂子,是个不错的人。不仅人长的美,而且心地善良,还是咱们这几个村孩子的老师呢!”对于萧茹芸,柳玥来云溪村,了解的比较多一些,毫不客气的夸赞出口。

  接着,柳玥讲述了一下姬常家里的情况。沈雯卿脸色露出一些同情:“这么看来,他们家过得也挺清贫的啊!真是可怜!”

  柳玥也跟着长叹一声:“这云溪村何止姬常家穷苦,整个村子好像也没几家富裕的。难道卿卿姐不知道,云溪村是整个黄川县、乃至滇云省最贫困的村吗?”

  “有什么法子,能够让乡亲们一起发家致富就好了!”

  沈雯卿有些愁苦之色,既然当了这个村支书,总要为村里做些什么的。但一时间,她又丝毫没有头绪,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

  “那是你们这些村官的事情,本小姐只负责治病救人!”柳玥擦了擦受手上的油腻,伸了伸蛮腰,“哦,好饱啊。”

  “谢谢小玥的款待,我也吃的很饱!”沈雯卿礼貌的道谢,半个月以来,终于解馋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聊着聊着,话题又跑到了姬常的身上,但两人大多时候都是再骂那家伙无耻、流氓、混蛋……

  晚上,姬常从小溪了捉了条鱼,带回家红烧了吃,萧茹芸和章英两女又一次吃的很撑,甚至萧茹芸有些埋怨:“要是整天吃这么好的,嫂子都要被你养胖了!”

  “白白胖胖才好看,风韵、有手感!”

  洗碗的时候,两人聊天,姬常嘴贱的脱口而出。

  可话一出口,两人都一阵尴尬,耗好在姬常脸皮够厚,感激笑道:“我的意思是多吃点,长点肉,身体才更健康。你和妈,你们两人都太瘦了,需要好好补补。时候不早了,嫂子早点睡吧!而且明日我也要早起去一趟县城,找点挣钱的门路。”

  夏天的山村,确实很热。

  萧茹芸是个爱干净的女人,来回于学校之间好几趟,身上自然会出汗,晚上必须要打点水擦擦身子,否则,这么热的天,身上黏糊糊的,肯定没办法入睡。

  隔壁房间,姬常正盘腿坐在板床之上,识海一片空冥,进入闭关状态。

  死亡监狱这一年来,他一直在参悟神农经,越是参悟,越发现里面的玄奥;姬常甚至已经明了,自己是真的被天上的馅饼砸到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修炼,是小说和仙侠剧里才会出现的事情。

  他还记得,这神农经就是胸口的一块吊坠,突然进入了自己的身体,然后自己脑海之中就多了这些东西。

  而那吊坠的获得,更是奇妙、危机不已,到现在回想起来十五岁那年发生的事情,姬常还一阵心有余悸呢。当时,简直是九死一生。

  不过,正在参悟神农经的姬常,意识却不由自主的发散开来,灵魂再次出窍,鬼使神差的就飘飞到了隔壁萧茹芸的房间里去了。

  接下来的一幕,差点让姬常当场鼻血喷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