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村医追问沈支书排毒、解毒之法

  第十三章村医追问沈支书排毒、解毒之法(求推荐票)

  “沈,沈支书,二傻把村医给您喊来了!”

  一个粗壮的汉子,浑身汗湿了,夯哧夯哧喘着粗气,“咦,沈支书怎么站起来了,快点躺下,快点躺下!”

  这粗壮汉子正是村里的二傻,他娘说贱名好养活,没想到长大之后,这家伙还真有点傻乎乎的。

  当然也不是真傻,只是比正常人憨厚许多、脑袋反应也慢了许多。

  二傻刚想上前去扶着沈雯卿,却被沈雯卿玉手一下拍开:“二傻不用慌,我现在没事了。”

  这时,一个走路一瘸一拐的牛仔裤美女也走了过来:“你就是云溪村那个刚来不久的村支书吧。你好,我是云溪村村医柳玥!听二傻说你突然倒在地上,是犯了什么病吗?”

  说话之际,柳玥美眸上下打量这个新来的村支书。尖下巴、俏脸蛋儿、一双大眼、柳叶弯眉,尤其是白色吊带包裹下,那对傲然,让柳玥有些嫉妒。

  这新来村支书浑身上下自然流露出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定然出身不凡。

  可如此一位大家闺秀,怎么愿意来这穷乡僻壤的小山村来当一个小小的村支书呢?

  柳玥想不明白。

  “你好,柳村医,我叫沈雯卿。我没有犯病,只是被毒蛇咬了!”沈雯卿如实回答,美眸视线也在审视面前这个相貌丝毫不弱于自己的女人。

  除了胸没自己大点,其他地方,倒也是可圈可点,丝毫不输于自己;而且这女人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豪爽性格,大大方方、不矫揉造作,也是让人蛮喜欢的。

  尤其是那一米七多的修长身材,一双修长的美腿,更是让沈雯卿嫉妒。

  无论穿着还是谈吐,这村医都不像是土生土长的山里人,怎么会甘愿在这里当一个小小的村医呢。

  两人相互猜疑着对方,各自目光中有较量、有相互欣赏。

  “什么?被毒蛇咬了?什么毒蛇?赶紧让我看看伤口?”一听到沈雯卿说自己被毒蛇咬了,柳玥立时一阵紧张。

  看伤口?笑话吧,伤口的位置这么尴尬,而且这里还有两个男人呢,怎么让你看啊!

  “沈支书,中了蛇毒可不是小玩,让我瞧瞧是什么毒蛇咬的,严重不严重?”见沈雯卿有些扭捏脸红,柳玥女孩子气息显露,上前一把抓住沈雯卿的胳膊,眼睛四处打量,“咬哪儿了?”

  “不用看了,咬屁股上了!”

  沈雯卿俏脸更红,还没来得及答话,旁边竟响起了一道淡然的声音来。

  赫然是双手插在裤兜里的姬常,正一脸悠闲的欣赏着两个美女,心中一番品头论足:柳玥胸小了点,但腿好看;沈支书胸很大……

  “让我看看严重不严重,我好对症下药。好像村室医务室没有血清,我要先去一趟镇上医院,看看有没有血清!”医者父母心,柳玥可不管现在是不是何时,伸手就要去扒拉沈雯卿被衬衣遮挡的屁股位置。

  像血清这种东西,保存条件就比较苛刻,需要低温保存,莽山镇这种穷乡僻壤的镇上医院不可能会有的。

  即便是黄川县医院也不一定有,就算是有,这一来一回的去取,中毒之人早就挂了!

  “别,别,柳村医,蛇毒已经排出来了,而且我现在已经感觉没事了!”

  沈雯卿俏脸绯红,神色慌张的赶忙后退,怎么能让柳玥把自己的遮羞布扒开了呢?

  “蛇毒排出来也不行啊,肯定会有残留的!”

  柳玥真心担心这个沈支书,“什么毒蛇咬的?”

  “铁线蛇!”

  沈雯卿急忙回答,“毒素真的已经解了,而且还敷了药,我感觉已经没有大碍了。”

  一听铁线蛇,柳玥整张俏脸都变了:“铁线蛇剧毒,就算用了血清,也只是能够暂时抑制毒素,并不能根除。你敷了什么药,这荒山野岭的,怎么可能有药解这铁线蛇毒?!”

  柳玥自然是不信的。

  “是他帮我解的!”

  沈雯卿玉手一直一脸悠闲的姬常。

  这次她是真的相信之前姬常说的话了,村医都证实了,铁线蛇确实剧毒。刚刚还剩三十秒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在阎王殿门口走了一圈了。

  要不是这家伙,估计现在自己已经喝上一碗孟婆汤了。

  沈雯卿不禁对姬常产生一股感激之情,幸好他救了自己。可蓦然,沈雯卿又想到了排毒过程、以及敷草药的过程,俏脸不自然的染上一抹红霞来,美**人。

  柳玥没注意到沈雯卿的不自然,顺着沈雯卿的手指看去,这才注意到姬常的存在;当见到姬常的面相时,柳玥不禁瞪大了眼睛:“臭流氓,是你?!!”

  “嘿,柳村医,又见面了,脚好了没?”

  姬常伸手晃了晃,脸上挂着友善的笑。

  响起那天晚上见到的这妞,那屁股还真叫一个“白”呐,还有,弹性也很不错,手感很好。

  见到姬常目光扫向自己的屁股,柳玥顿时一阵羞怒:这混蛋,昨天晚上还说什么都没看到,分明就是看到了,竟然不肯承认。

  因为昨晚送柳玥到村室之后,姬常临离开,提醒了一句:屁股左边的伤口别忘了处理一下,否则,天热很容易感染的。

  柳玥先是神情一愣,这才回味出姬常这家伙的话是什么意思,顿时暴跳如雷。本欲找姬常算账,可这家伙溜的比兔子还快,而且自己脚也崴着了,挣扎着开门时,姬常早跑的没影了。

  此刻,见到姬常又瞟向自己的屁屁,柳玥立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说你给她排了蛇毒,怎么排的?”柳玥美眸狠狠瞪着姬常,若是目光能够杀人,估计姬常都死了千八百遍了,“铁线蛇剧毒,这山野之间,怎么可能有解药?”

  “排毒很简单,至于方法嘛:你问沈支书,她刚亲身体验过!”

  姬常不理会柳玥喷火的目光,一副吊儿郎当的痞子样,双手悠闲插在裤兜里,“铁线蛇虽是剧毒,但也不是无药可解。你不懂,那是你无知,不代表别人也像你一样无知!”

  见姬常没有要回答自己,他是用了什么方法排毒的意思,柳玥不禁视线转移向沈雯卿,眸光灼灼问道:“沈支书,请问他是用什么方法帮你排出蛇毒的?”

  柳玥目光纯净,满脸期盼;作为医者,她很想知道这个排毒的方法。

  云溪村既然出现铁线蛇,就保不准还有其他村民被铁线蛇给毒伤。

  若是自己能够学得排毒之法,自然可以以备不时之需。

  柳玥一副求知若渴的神态,盯着沈雯卿。

  被柳玥这么盯着瞧,沈雯卿俏脸瞬间如血一样殷红,美眸狠狠白了眼姬常,都是这混蛋,这要自己怎么说啊?

  难道自己真要说出,是这混蛋用嘴巴……?

  如此羞人的事情,沈雯卿心里自然是拒绝的,同时暗暗咒骂:这个混蛋,竟然把难题像踢皮球一样,踢给了自己。

  “柳,柳村医……这排毒之法……是……是……”

  沈雯卿话语一阵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看得旁边的二傻和柳玥一阵焦急。

  “沈支书你说呀,排毒之法是什么?”柳玥急于想知道,忍不住催促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