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躲啥子呦,老娘什么没见过

  第十章躲啥子呦,老娘什么没见过(求推荐票)

  这大上午的,就让自己碰到这档子偷晴事情,不禁让姬常一阵诧异和无语:“尼玛,竟然白日宣,,淫!”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慢慢靠近那黑色普桑。

  听两人的对话声,姬常好似知道了里面正在激情战斗的两个人的身份了。

  那男人叫李欢,是村长李怀仁的侄子。

  而这女人,则是村长李怀仁的儿媳,李大志的媳妇。

  前些年,李大志出去闯荡,据说混的不错,还开了家小饭馆,手里有两个钱,是全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买轿车的主儿。

  李大志的媳妇叫徐翠英,生的漂亮妩媚,皮肤白皙,最主要是有着一对大胸,很是让男人眼馋。

  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勾搭在了一起。

  普桑车猛烈的晃动着,里面传来不可入耳的对话声,以及激烈的撞击声响,显然里面的“打斗”,很是热火朝天。

  就连姬常已经猫着腰来到了普桑下面,都没有被发现。

  “欢哥,你这大粗链子忒地碍事!”车里传来女人动情又妩媚的埋怨声,接着,姬常就见到一只玉手从车窗里探出来。

  一条明晃晃的大金链子,扔到了车窗外的草地上,刚好落在姬常脚边。

  “小浪蹄子,那是老子的金链子啊,你怎么说扔就扔啊~”李欢愤怒的声音传来。

  “怕啥,待会儿完事了再捡回来。”李欢刚想下车去捡,却又被那女人给拉了回来,“好好耕你的地!”

  “大志哥知道你这么荡吗?看老子不收拾的你服服帖帖的,竟然敢扔老子的大金链子~~”男人粗暴的大喝。

  车里又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打斗”和叫声……

  “真是困了就有人送枕头啊!”姬常捏着那个大金链子,眼睛绽放精光,随意扫了眼晃动不止的普桑,咧嘴一笑,“看在这金链子的份上,今天老子就不打扰你们两个的好事了。”

  收起金链子,姬常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刚走了五六十米远,姬常却意外踩到了一只青蛙的腿。

  那青蛙立时“呱呱”叫了几声,车里的动静顿时一滞,传来男子的声音:“难道有人来了?”

  “这大热天的,谁闲着没事干了不成。别墨迹,好好耕田!”女人急不可耐的嘟囔一句,普桑又恢复了震动。

  蹲在草丛里的姬常,长舒一口气,暗道一声好险,遂悄悄溜走了。

  一路上,姬常怀揣着一条大金链子,吊儿郎当哼着曲儿,朝着黔山走去。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既然身处三面环山的山村,自然要想着怎么从这黔山山脉找点门路,挣点钱花。

  可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偷晴画面不断浮现,让姬常感到一阵尿急,反正这里是山村,人烟稀少,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解决。

  不多时,一棵大树旁,立时传来“滋滋”的流水声。

  “喂喂,那谁,干嘛呢!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在公众场合撒尿,你还要不要脸!”姬常尿的正爽,突然背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声音分呗很高,一听就不是一个没经历过“人事儿”的妇人。

  “转过身来,老娘倒要看看你是哪个村的败类,竟做出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来!”声音大有一副大义凛然的气势,不禁让姬常一哆嗦,下意识的转过身来。

  随着姬常一转身,仅仅是惊鸿一瞥,那妇人立时眼冒精光:乖乖嘞,庞然大物啊!

  那妇人皮肤白皙,看着像三十七八,但实则却已经四十朝上;长相不算差,尤其是一身宽松的花格子尼龙上衣,都遮挡不住其胸前如山岳般的风景。

  农村妇女这般大年纪,头发竟然还烫了个波浪卷,若是换上城里人一套名贵的衣服、配上一双高跟鞋,也绝对是一个诱人犯罪的高贵美妇!

  只是,此刻这妇人看向姬常某处的眸光,精光闪烁,让姬常心里一阵发颤,赶紧抖了几下,提上裤子,干笑一声:“那啥……尿急,憋不住了,就……”

  “咦,你是哪个村的,咋看着面生?”相较于姬常的扭捏,这妇人倒是大大方方,即便是问话,眸光还时不时的瞟向姬常的裤子。

  “云溪村的,章英家小儿子,姬常!”

  姬常报了下家门,并提了下母亲的名字。

  “我也是云溪村的,怎么从来没见……咦,章英家的小子?我说怎么现在看着,觉得有点眼熟了呢。姬常,哦哦,我记起来了,你是……小姬那那小兔崽子。你不是消失了七年吗?这七年没见,都长成大小伙子了,啧啧,看着肱二头肌、胸肌,真壮实!”

  妇人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姬常身上扫视一遍,精光更加闪亮,浑然没有非礼勿视的不妥。

  小鸡?

  一听这妇人如此喊自己,姬常心里一阵郁闷,嘟囔一句,“哥不小吧,你可是亲眼见过的。”

  不过,视线再转向妇人时,姬常好似也认出了这妇人:“您是……村长家老婆——芝兰婶儿?!”

  侯芝兰,云溪村村长李怀仁的老婆。全村就数村长家最有钱,两层小洋楼住着,这侯芝兰会保养一点,皮肤白嫩可人,也是很正常。

  此刻,见姬常认出了自己,侯芝兰遂更加热络起来,身子主动靠了过来,双手更是热情的抱住了姬常的胳膊,尤其是一对壮硕有意无意的蹭着姬常的胳膊,媚眼频抛:“小姬啊,这些年没见,没想到你还记得婶婶,不枉小时候婶婶疼你、给你糖吃!”

  虽然侯芝兰已经四十多岁,但身材却没有一点走样,那对柔软更是蹭的姬常一阵心痒痒,脸色却尴尬不已:“那啥……芝兰婶儿怎么在这儿?”

  姬常心里暗暗骂着:真是个老不正经的女人。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这女人目光如母老虎一般,恨不得将姬常给吞了,吓得姬常赶紧将手臂大力抽了出来。

  “哎呦,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害羞!没女朋友吧?要不要婶儿教教你该怎么做男人?”说着,侯芝兰一只保养的白嫩的手就朝着姬常裤子摸了过去。

  吓得姬常赶紧一下跳开:“婶儿,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话毕,姬常一溜烟朝着黔山落荒而逃,再晚了,真有可能被这母老虎给就地正法了。

  “跑什么呀,婶儿什么没见过,还不好意思?你小时候,婶儿可是还给你把过尿呢,咯咯,改日婶儿再找你单独聊聊~~”

  姬常都跑出很远了,还能听到背后那浪荡女人的笑,不禁溜走的速度更快了几分。

  终于逃出了侯芝兰的视线,姬常这才长舒一口气,额头一阵冷汗涔涔,心里却暗戳戳的想着:这女人要是撞见自己儿媳跟自己侄儿……啧啧,那就真好笑了~~

  黔山山脉,由三座山组成,分别是北山、南山和西山,这是此地村民按照方位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叫法。

  每座山都树林茂密,耸入云霄,谁也不知道这三座山分别有多高。

  行走在北山半山腰,姬常看到林荫间满是野蘑菇,心里渐渐有些想法:“如此多的野生菌,若是能够拿到市场上去销售,那么……

  姬常正想着销售野生菌的可能性,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山林间传来叫喊声:“来人啊,来人啊,村支书晕倒了……”

  那声音朝着山下快速而去,而姬常却看到不远处一个漂亮女人,此刻正瘫倒在地,不断挣扎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