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诡异的黑石项链

  第八章诡异的黑石项链(求推荐)

  尤其是看到萧茹芸缓慢转动的娇躯,欲要正面朝着姬常方向扭转过来,姬常激动的差点跳了起来!

  期待已久的美妙就要展露在自己眼前了。

  萧茹芸丝毫不知道此时,房间里正有一双眼睛,贼兮兮的盯着她呢,缓慢转身,就要去拿放在身旁板凳上的睡衣。

  佳人上半身已经扭转一半,姬常已经能看到上身大片雪白,高山半露,就差全貌了。

  萧茹芸当然没有让某偷窥狂失望,终于转过了身,正面呈现在了姬常面前。

  可是姬常这货,却没有那个福分了。

  激动时刻,欲窥得庐山全貌之际,突然,萧茹芸脖颈上的黑色吊坠,却散发出一阵刺眼的幽暗光芒

  被这股幽暗光芒突然照射,漂浮在半空的姬常,突然感到眼睛一阵火烧般的灼热,感觉要被灼伤,瞎掉一般。

  同时,脑袋一阵剧烈无比的疼痛,痛入骨髓!

  姬常眼前最后一道光景,便是萧茹芸完整转过了身子,一双雄伟壮阔的模糊映像,在自己眼前闪过。

  姬常根本就没来得及看清让人喷鼻血的风景,就被剧烈的疼痛给刺激的,虚幻透明身形晃荡,一下消失在房间之内。

  挂在门上的床单又一阵晃动,萧茹芸心中一惊,立马抓起睡衣挡在了身上,小心翼翼的来到门口,探出脑袋,却什么也没发现。

  俏脸一羞,萧茹芸暗自嘀咕一声:“可能是自己多想了,小叔子不会这么做的。”之后,穿上睡衣,安心的睡觉去了。

  萧茹芸并不清楚这房间里发生的诡异一切,更加不知道自己脖颈上佩戴的那枚黑色吊坠,突然发出黝黑光忙,击退了偷窥的某人。

  隔壁房间板床上,姬常双手抱着脑袋,疼的浑身直冒冷汗,身体蜷缩在一起。

  硬生生压抑住疼痛的惨叫,姬常拼命忍受着脑海传来的剧痛,这不是普通的疼痛,而是来自灵魂的剧痛,让人几欲发疯,翻来覆去的打着滚。

  直到半个小时,浑身虚脱的姬常好像经历了一场炼狱般的酷刑,浑身衣服汗湿,四仰八叉的躺在板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呼~~”

  姬常终于长长舒了口气,自己总算还活着,没有疼死。

  这种情况,是在以前二十二年,从没发生过。

  就今天偷窥一次,竟然发生这种诡异的事情,差点掉了半条老命,姬常一阵心有余悸。

  但随之,姬常回想起刚才自己奇异状态的一幕,好像……好像如小说里写的,灵魂出窍一般,自己的魂魄竟然能够脱离身体!!!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难道跟我修炼的那劳什子《神农经》有关?”

  姬常喃喃自语。

  于是,强忍着虚弱,姬常回想着之前灵魂出窍的那种奇异状态,想要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找不回那种状态了。

  灵魂也无法做到出窍了!

  “难道需要偷看女人洗澡,才能有效?”

  姬常嘟囔一句,脑海中拼命想着村头王寡妇的场景,又试了几次,依然还是失败了。

  “唉,可惜了了,没有看到重点呢,就被打回身体了!以后再找机会吧!”姬常终于不再折腾自己,只是有些遗憾没能看全萧茹芸的庐山全貌。

  想到萧茹芸脖颈上佩戴的那块发光的石头,姬常真想现在就起床去问问嫂子,那吊坠是什么东西。

  可这大半夜的,嫂子已经睡下,姬常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但是却下定了决心:以后定然要好好研究研究那篇《神农经》。

  第二日,姬常还在睡觉,就听房门突然传来敲门声,萧茹芸如玉珠般的声音传来:“小叔,起床了吗?早饭准备好了!”

  姬常一个翻身起床,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显然是被昨晚萧茹芸脖颈上的那枚黑色吊坠,伤了神魂似的。

  摇了摇头,喊了声“来了”,姬常将一件白色无袖汗衫背心套在身上,背心面料看着有些陈旧,但却很好的勾勒出姬常上身健美的轮廓,双臂腱子肉异常明显、线条优美,给人一股健康性感之感。

  下身一件宽大的迷彩裤,脚下一双军皮靴。

  随意用凉水洗了把脸,姬常来到堂屋。

  家里没有专门的餐厅,一张破旧的八仙桌摆在堂屋,桌上摆着三只瓷碗,盛了些稀的能够映照出人影的米汤;三个馒头有些开裂,伴着一盘腌萝卜,连香油都没洒!

  仅仅是随意一扫桌上的一切,姬常已经明了:自己不再的这些年,母亲和嫂嫂日子过得并不怎么宽裕。

  压下心中的酸楚,姬常喊了声妈和嫂嫂,就大大方方坐了下来,拿起一个有些干裂的馒头,啃了一口,表情不禁一怔:馒头剩下了不知多少顿了,而且有些硬。

  母亲章英看了一眼姬常,并未搭理他,显然还是在生姬常的气。

  萧茹芸拿起馒头,却掰下三分之一,将剩下三分之二又放进了盘子里,笑着说道:“小叔正在长个子,多吃点。嫂嫂饭量小!”

  听到这话,姬常心里更加酸楚起来,什么也没说,却已经明白嫂嫂的用意,显然是恐怕自己吃不饱,才将馒头留给了自己。

  很快,萧茹芸吃完了饭,起身道:“我去学校了。吃饭完,碗筷泡在锅里就行,中午回来嫂嫂洗!”

  话毕,萧茹芸拎起几本有些破旧的小学课本离开了。

  “妈,我去送送嫂嫂!”

  姬常三两口将嫂嫂留下的那大半个馒头塞进嘴里,咕噜两口喝完了稀汤,赶紧追了出去。

  萧茹芸刚走到院子门口,却迎头撞见赵强三人。

  这三个家伙现在还鼻青脸肿呢,扛着几块木板、手拎着工具箱,见到萧茹芸,咻地一声吹了个口哨,立时脸上露出淫荡的笑:“嘿,萧大美人儿,又去学校上课吗?”

  萧茹芸俏脸一阵骇然色变,显然昨晚的心理阴影还没褪去。

  “怎么,皮又痒了?忘了老子昨天说的话了?!”这时,一道悠悠的声音传来。

  见到背心、迷彩裤着装的姬常,赵强三人脸上立时露出恐惧之色:“常大爷息怒,我们三个是过来修门的,嘿嘿~~”

  说着,赵强三人赶紧扛着门板,朝着昨晚弄坏的配房木门小跑过去,生怕再惹怒了这个大魔头。

  见得这一幕,萧茹芸俏脸不禁有些愕然,随之心中一阵嘀咕:看来,恶人还需恶人磨啊。

  “嫂子等等,我送你过去!”

  姬常懒得理会赵强三人,急忙追上萧茹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