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灵魂出窍、风景美妙

  第七章灵魂出窍、风景美妙(求推荐票)

  父亲死的早,甚至姬常都没见过父亲;母亲一个人拉扯他和他哥长大,哥哥学习成绩不好,初中就辍学了。

  母亲本就身子弱,姬常考上县里重点一高,分数刚够线,需要交很大一笔学费。

  山里收入本就少,母亲和哥哥经常上山采药,将草药晒干,到镇上市场去卖,价格很低,但总算凑足了学费。

  姬常到了县里一高,如出笼之鸟,高一成绩严重滑铁卢,从后面数绝对是第一的存在。

  就连后来母亲上山采药,摔断了双腿,姬常都没有回去。

  然后谈了女朋友,高一下学期就偷偷辍学了,一直在市里胡混。

  这期间,他始终没敢回家,两年之后,姬常犯了事儿,逃离了黄川县,甚至出了滇云省……整整五年杳无音信。

  “妈,姬常这不是回来了吗?您身体不好,一定要控制情绪!”萧茹芸见婆婆情绪过激,对姬常又打又骂,心中不忍,急忙劝说安慰。

  有了萧茹芸在旁安慰,母亲章英很快便缓和了情绪。

  三人聊了很久很久,直到凌晨一点,母亲才虚弱的睡下了。

  望着母亲熟睡,依然紧皱眉头的情景,姬常感到一阵心脏抽搐,暗骂:自己还真是畜生,怎么就没有早几年回来,还真够狠心的!

  姬常发誓:自己一定要让母亲章英和嫂嫂萧茹芸过上好日子。

  “走吧姬常!我去给你铺床!”

  萧茹芸柔声说道,当先走出了堂屋。

  这地方民风淳朴,封建思想存在,过门的媳妇儿是不允许在堂屋睡的;尤其是没有分家,所以,自从结婚之后,萧茹芸就一直住在配房。

  而这些年,三间堂屋,其中两间年久失修,漏雨脏乱,只有西面的两间配房倒还好一些。

  这两间配房,还是姬常的哥哥,在结婚时,动手盖起来的,比堂屋晚了十几年,自然也就相对结实一些。

  说家里穷,还不是一般的穷,现在家里唯一的一张勉强能看的床,还是他哥结婚的时候,请村里的木匠赵二叔给做的。

  担心着母亲断腿之后,睡的不舒服,孝顺的萧茹芸就将床让给了婆婆章英。

  而萧茹芸则一直睡着用石块垫起来的两块门板。

  萧茹芸很快又找来还算能用的两张破旧木板,在姬常帮助下,很快搭建了一张床,铺上有些霉味的陈旧被褥。

  这套被褥虽然陈旧,但很干净。还是姬常在家的时候一直用的,至今已经七年之久。破烂自不必说,枕头都是用废旧衣服卷起来,搭上一块毛巾,简单做成的。

  “我睡这里吧,你睡我那张床!”

  恐怕自己的小叔子睡不舒服,萧茹芸很是体贴的说道。

  “不用,我皮糙肉厚,睡得惯!”有些潮湿霉味的被褥床榻,自然不能给嫂嫂睡,姬常已经很霸道的推着嫂子出了房间,“折腾一天了,嫂子明天还要去学校教孩子,早点睡吧!”

  拗不过姬常,萧茹芸只有返回了房间。

  现在房门被赵强那三个人渣给弄坏了,萧茹芸只好临时挂了张床单,当做房门。

  姬常躺在有些发霉味儿的板床上,双手钩在后颈,翘着二郎腿,想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之前,姬常稍稍检查了母亲的双腿,确实很严重,要恢复行走……很难。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且母亲的身子,也必须调养,不然,难活过五十。

  还有嫂子,跟着哥、守着婆婆和这个穷家,吃了这么些年的苦,姬常必须要改变点什么。

  想到嫂子,姬常很快便听到只隔了薄薄一层砖砌成的夹山隔墙的另一间配房之中,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

  三伏天气,天热易出汗,擦身、冲澡是常事儿。而且家里连电都没扯上,自然没有淋雨什么的。

  鬼使神差的,姬常盘膝坐了起来,接着脑海之中就飘荡出今天在解救嫂子时,看到的灿烂春光,意识就神不知鬼不觉的飞出了体外,穿透了隔墙,飞到了隔壁配房之中。

  然后,姬常整个人就震惊了,眼珠子瞪的比牛眼还要大:“我擦,好大……好白……”

  姬常丝毫没发觉自己的异常,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像是飘飞了起来,而且飞到了一墙之隔的嫂子房间里面,就这么漂浮在上空,俯视房间的一切。

  房间没有亮灯,估计是嫂子怕被人看到;又是月牙枝头挂的夜晚,房间里的光线有些昏暗,朦胧中,漂浮在上空的姬常,看到地上摆放着一个大塑料水盆。

  姬常所在的角度,刚好能够看到一个美妙朦胧的背影。

  长发高高挽起,犹如白天鹅般的脖颈显露出来,萧茹芸背对着姬常,娇躯一丝不挂,美妙的曲线显露而出。

  穿着拖鞋,蹲在盆边,如莲藕般的玉臂优雅的抓着一条毛巾,放进了水盆之中。

  撩起毛巾,带起的清水溅落在水盆之中,涟漪阵阵。

  萧茹芸美妙的手臂举起,精致的五官微微扬起,带水的毛巾优雅的放在脸颊上,毛巾上的清水扑洒在萧茹芸的绝美脸孔上,顺着脸颊流向天鹅般的脖颈。

  美目微闭,绝美脸庞露出一抹享受之态。

  清水绕过她的脖颈,凝聚成两股清流,顺着她光洁的后背脊柱流淌下来。

  流向蜂腰,穿越两片圆润的挺臀,顺着中间的凹沟滴落在地上。

  “七年了,嫂子依然美如往昔~~”

  半空漂浮的姬常,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喉咙。

  他怎么也没料到,竟然会看到如此美妙的风景。

  可能是因为太过激动,漂浮在半空的姬常,身躯一颤,一下子碰到了挂在房门的床单,像是一阵风吹过,床单飘荡,碰倒了竖在门框的笤帚,发出啪嗒一声响。

  正在洗澡的萧茹芸俏脸一阵紧张,急忙毛巾捂胸,看向挂着的床单,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

  半空中的姬常,不禁一阵紧张,这若是被嫂子发现了自己,该多尴尬啊!

  当看到是风刮倒了笤帚,萧茹芸不禁松了口气,兀自嘀咕一声:“原来是自己吓自己呀!”

  姬常亦是一阵虚影颤动,急忙伸手拍了拍胸口,以示压惊。

  可当自己的手掌拍到胸口时,没有预料到的啪啪声响,反到出现令姬常异常震惊的一幕。

  自己的手竟然……竟然穿过了胸膛,而且姬常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

  怎么会……这样?!

  姬常这才注意到,此刻自己的身体像是半透明似的,如一只游魂飘荡着。

  立时惊得姬常张口就要尖叫,幸好他反应快,急忙伸手捂住了嘴巴:这里可是嫂子的房间啊,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被嫂子发现了。

  只是,姬常却忽略了,即便此时他大喊大叫,也发不出声音的。

  房间里撩水的声音,又一次将姬常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原来嫂子已经擦好了身子,将毛巾扔到水盆里,正准备站起来呢。

  姬常暂时忘记了自身的异常状态,一对眼睛突突的,睁的老大,心里更是激动的砰砰狂跳:“嘿嘿,要看见了,终于要看见了庐山真面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