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温婉贤淑的绝色嫂子

  第六章温婉贤淑的绝色嫂子(求推荐票)

  狂揍了一顿赵强三人,姬常心中的戾气才稍稍消散;若非自己这趟回来想过一段时间的悠闲生活,不想惹事;若是在战场;赵强三人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以后再让老子发现你们干一些龌龊的事情,小心你们的狗命!”姬常冷哼一声,如在世魔王,让赵强三人浑身一阵颤栗,又一番磕头求饶。

  “滚!”

  姬常冷哼一声,赵强三人连滚带爬朝院外逃去。

  待得三人快要逃出院门,姬常冰冷的声音传来:“站住!”

  三人差点吓得魂儿都飞了出来,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哪怕门就在眼前,也不敢出去,哭丧着脸转身:“常大爷有何吩咐?”

  “明天记得把门修好,否则,老子饶不了你们!”

  姬常冷冷的指着配房被赵强撞坏的房门,冰冷出声;在三人万分保证下,姬常才摆了摆手,让他们滚蛋。

  没想到自己这次回来,竟然碰到这档子事儿。姬常确实心中愤怒无比,甚至联想到自己不在家的这些年,母亲和寡嫂还不知道受到多少欺负呢。

  姬常心中不禁感到一抹难受,有些堵得慌。

  院子里清静了下来,姬常快步走进配房之中,想要看看嫂子萧茹芸伤势如何。

  “嫂子~”

  姬常走进屋,喊了一声。

  “姬常,你终于回来了~”萧茹芸喜极而泣的声音传来,声音带着哭腔,有委屈,有激动。

  萧茹芸已经坐了起来,心有戚戚的盯着姬常,泪眼婆娑,我见犹怜。

  可姬常的目光落在嫂子萧茹芸身上时,整个人都愣住了,眼睛不自觉的瞪大,喉咙也咕咚吞咽了一口。

  “幸好你今天回来了,否则,嫂子以后就没法见人了!”萧茹芸此刻心里也一阵后怕。

  这些年,赵强这几个村霸流氓,也都是言语上调戏调戏,或者摸上一把,哪里敢像今天晚上这样,竟然要强了她。

  若非姬常及时赶到,把那三个人渣打跑了,自己肯定会被那三个人渣给玷污了,想死的心都有。

  “小~小叔,你这些年都去哪里了?是不是考上了大学,现在已经毕业分配了工作啊?”毕竟七年没有见到这位小叔子了,现在竟然长这么高了,人也壮实了,萧茹芸不禁疑惑的问出声来。

  山村里,嫂嫂喊老公的弟弟,都是喊“小叔”的。

  以前,姬常小的时候,萧茹芸都是直接喊他的名字,现在姬常长大了,萧茹芸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小叔,以示亲人之间的尊敬。

  可自己一连喊了几声,这小叔子竟然没有应答,反而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萧茹芸不禁顺着姬常的目光看向自己,发现自己胸口的衣衫早已扯破,大片风景果露出来。

  尤其是听到小叔子“咕噜”吞咽口水的声音,萧茹芸立时俏脸染上一抹红霞,急忙伸出双臂挡在胸前。

  但毕竟发育太好,两只纤细的藕臂根本就挡不完全啊,萧茹芸俏脸绯红,慌忙扭转过上半身,娇羞嗔怪的唤了声“小叔~~~”

  声音柔媚、酥骨,不禁让姬常心中一荡。

  却也让姬常瞬间清醒过来,老脸一红,尴尬的挠了挠头:“那三个人渣已经被我赶跑了。咱妈在哪儿,我去看看咱妈?”

  见姬常脸色羞红,说话有些支支吾吾,萧茹芸不禁“噗”地一声轻笑,也没有责怪小叔的无礼,想到病弱的母亲还在堂屋,刚才还听见母亲咒骂那些人渣呢,现在却没了声音,萧茹芸有些担忧起来:“妈在堂屋,你快去看看,我马上也过去!”

  姬常担忧的跑到破旧的堂屋里,发现一个干瘦的老妇趴在地上,身体抽搐着,已经不省人事。

  姬常立时一惊,喊了一声“妈”,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将那昏厥的老妇抱了起来,放在床上。

  当已经穿戴整齐的萧茹芸跑到堂屋时,发现姬常三根手指头搭在老妇干瘦的手腕处,好像是在号脉:“妈怎么样了?前不久,上头派来个村医,带着咱妈去看看吧!”

  萧茹芸见母亲昏迷不醒,立时急的不轻。

  “妈没大碍,只是气急攻心,暂时性休克!”姬常急忙探手,在老妇人中位置掐了几下,然后一手垫在老妇胸口心脏位置,另一只手握着拳头,有节奏的拍打着。

  “都是赵强这伙人渣,妈才被的气的这么狠!”萧茹芸俏脸愤恨的骂道。

  姬常也心里也有些愤怒,后悔刚才这么轻易放过那三个人渣。

  掐了两次人中,捶了胸口几下,老妇“哼”地一声,好似一股劲儿憋着,突然畅通了,随之缓慢的睁开眼睛。

  清醒后的老妇,急忙挣扎着要爬起来,嘴里还念叨着:“茹芸,茹芸,别怕,妈来救你……”

  “妈,我没事,坏人已经被姬常打跑了!”萧茹芸眼角湿润,心中敢动,上前握着老妇干瘦的手,“妈,您看这是谁?”

  嫁到姬家七年多了,虽然家里一直很穷,而且自己老公七年前出门打工就再也没有回来,但婆婆对她一直很好。

  萧茹芸在这个穷家里,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只可惜,婆婆为了供应小叔子上高中,七年前一次上山采药,不慎滑落下来,摔断了双腿。

  家里穷,没钱治疗,婆婆就瘫痪在床了。

  整整七年,萧茹芸都当亲生母亲一般,照料着婆婆,不离不弃,也从无怨言。

  甚至明知道自己丈夫已经在外面出事,再也不会回云溪村了,萧茹芸依然没有改嫁离家,仍旧悉心照料着这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妈。

  听说坏人被打跑了,老妇这才略略安心,顺着萧茹芸手指方向,看到一个健康小麦色、身形壮实的青年,整个人立时激动不已:“小常?是你吗?”

  “妈,儿子不孝,离家七年,才回来看您老人家!”

  见到母亲苍老的容颜,华发白了头,以及干瘦的身躯,尤其是那两条没有知觉的双腿,不禁让姬常心里一酸,眼睛湿润了。

  眼泪打转,姬常却没有让泪珠掉下来,因为母亲曾说过:男儿流血不流泪。

  老妇眼泪婆娑,抬手间,一巴掌扇在了姬常脸上,颤抖着右手指着姬常:“你还知道有这个家啊,心里还有我这个妈,啊?!”

  这一巴掌,姬常完全能够躲开,但是他没有闪躲,就这么老老实实的承受了这一巴掌。

  老人情绪很激烈,也很不稳定。

  姬常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知道母亲怪罪自己,也知道自己犯的错,不可饶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