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弟弟,叫声姐姐听听!

  第四章小弟弟,叫声姐姐听听!

  真当自己傻缺啊!

  虽然姬常心中腹诽着,但却已经蹲下了身子,不情不愿的说了声:“上来!”

  柳玥薄唇一笑,一副奸计得逞的小精明模样,双手拉了拉姬常放在地上的那个包袱,准备背到肩上,在攀上顾北后背上呢。

  结果,这妞试了几次,竟然没能拎动那个包袱。

  “墨迹!”

  姬常嘟囔一声,已经双手往后一揽,大手托着柳玥的屁屁,将她背在了身上,然后麻利的起身,右手顺势一提,将包袱单手拎了起来。

  孔武有力,也就是现在的姬常这副状态了。

  不过,这妞屁屁,真的是触手一片柔软,弹性十足,不禁让姬常心中一荡。

  突然趴在了姬常后背上,尤其是屁屁被姬常左手托着,柳玥不禁俏脸一阵绯红,心跳都跟着加速了起来,好像小鹿在心里乱撞一般。

  脸上红霞燃烧,羞涩不已,美不胜收,但是姬常却看不到如此美景了。

  “你力气好大,不会还是单身吧!”

  趴在姬常背上,屁屁被大手托着,柳玥总是感觉身上有些燥热不自在,尴尬的要命,就随意找了个话题。

  这话,也蕴含着隐喻,就是在挤兑姬常单身久了,练就了一对麒麟臂,才这么轻松的一手就托起了自己整个人。

  “放心,哥身体不虚。不信,可以当场试验!”这种隐喻小段子,姬常自然点头就明白,当场怼了回去。

  小妞,跟哥来这一套,哥吃的盐,比你吃的面都多!

  说着话,姬常托在翘挺屁屁上的左手,还很不老实的抓了一把,弹弹的、软软的,当然,姬常表现的比较隐晦罢了,趁着往上托她身体的档口,顺势抓了一下而已。

  “啊!臭流氓!”

  柳玥惊呼叫骂一句,却不敢再招惹这家伙了。万一这荒山野岭的,自己把这犊子激怒了,真来个霸王硬那啥,自己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到时候就真的是自作自受了!

  柳玥没有继续挤兑姬常,老老实实趴在姬常背上,一颗芳心始终突突的狂跳着。

  她是第一次跟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而且还是一个刚见面没多久的陌生男人,但这男人身上散发出强烈的男子汉气息,让她感觉到脸红心跳。

  尤其是姬常的一只左手,总是在她身体快要往下滑的时候,使劲朝上托了一下,然后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柳玥总感觉屁屁会被这家伙抓一把。

  一路上,为了避免屁屁总是被抓,柳玥不得已将双臂环绕在姬常脖颈上。

  如此以来,自己的身体就不得不跟姬常的后背紧紧贴在一起了。

  这让柳玥感觉到更加尴尬,爬在他背上也不是,不趴也不是,总觉得自己被这犊子占了大便宜!

  可又无可奈何,谁让自己不小心崴了脚呢。

  不过,柳玥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身体素质还真是不错,背着自己,还拎着一只很重的包袱,竟然直接攀山越过山梁,然后又轻而易举的下山。

  整个一个多小时,姬常这犊子脸上连滴汗水都没有,更是脸不红、气不喘的,身体素质强悍的夸张。

  “你真的是退伍军人?当了几年?”

  尴尬总是存在,柳玥便照着话题,想要多了解一下这个家伙。

  “十七岁离家,五年!”

  姬常简短回答。

  此刻,他身体也有些燥燥的,背上被两个差不多32的肉团子压着摩擦,左手一直托着一块软绵绵的屁,要是没有点反应,还真是不正常了。

  姬常甚至都在想,这妞看着挺纤瘦,怎么那两个地方这么伟岸呢,她是如何专门朝着这两个地方补充营养的呢?

  “呀,你才二十二啊。嘻嘻,我刚好比你大两岁,叫声姐姐听听?”背上的柳玥,总算找到一个能够欺负姬常的事情,喜不自禁调笑道。

  姬常懒得理会,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快便到了云溪村。

  此时已经晚上九点多快到十点模样,农村本来就睡得比较早,所以,村子里漆黑一片,偶尔能听到几声鸡鸣狗吠,证明着这里不是一个死村!

  属于山村的宁静,让姬常感受到了熟悉的气味儿,忍不住脚步更加快了。

  姬常依稀记得村室的方向在哪儿,就想着尽管把这妞送到村室,赶紧回家看望七年没有见到的母亲和寡嫂!

  回到村室之后,姬常直接准备起身回去,毕竟即便他懂些医术,但这种崴脚的事情,组织积液,即便插几根银针,也不是一朝一夕瞬间就能解决的事情啊。

  “柳村医,把你送到家了,那么,我也该回去了。”姬常神色平淡中,夹着一丝激动。

  这抹激动,自然是因为激将见到母亲和寡嫂的兴奋。

  亲情无限,柳玥也没法说什么,毕竟家里有老母和嫂子在等,柳玥不是铁石心肠:“今天谢谢你把我背回来,改日咱们再聊!”

  两人挥手道别,姬常直奔村西头的老家而去。

  村西头,距离云溪村村室略远,姬常肩扛着一个大包袱,直奔而来,见到那破损的木门,姬常就一阵激动。

  木门比七年前离家的时候,破了许多。

  但近乡情切,姬常已经顾不得那么多,直接粗暴的推门而入。

  可是,姬常却没有发现,这破旧的木门竟然没有反锁,可能是因为太激动的缘故。

  “妈,嫂子,我回来了!”

  姬常喊了一嗓子,掩饰不住的兴奋心情,直奔堂屋而去。

  可是,姬常刚闯进破旧的院落里,就听到堂屋母亲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你们这些天煞的畜生……都不得好死啊。孽障、鳖孙,你们都该下地狱……”

  农村的房子,正南正北朝向的,叫做堂屋,堂屋旁边的叫做配房。

  堂屋,母亲撕心裂肺的叫骂着,

  配房之中,一个凄厉悲惨的女子,绝望的叫喊着:“放开我,你们这些畜生,放开我……”

  同时伴随着乒乒乓乓的碰到东西声音响起,还有几个男子狰狞的淫荡笑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