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中巴车上的咸猪手

  一月之前,极北冰川之上,被世界称为“死亡监狱”的地方,突然发生暴乱,由全副武装看守的监狱被劫狱。

  监狱最深处,关押刚满一年的一位重刑犯,是让世界所有佣兵之王都颤栗的存在,人称冥殿之主的“冥王”,消失不见。

  一月之后。

  滇云省、商泽市。

  由黄川县开往莽山镇的破旧中巴车上,一个留着钢针般的寸头、肌肤健康小麦色的迷彩青年,单肩背着一个包袱,右手抓着车上的扶手,挤在满是乘客的中巴车厢里。

  一米八二的身高,挺拔的身姿,绝对是鹤立鸡群。

  透过模糊的车窗,望着熟悉的群山风景,青年眼眸之中露出一抹回忆,一抹五年之前的回忆:“云溪村,我来了!”

  他离开云溪村,离开家,已经整整五年之久了。

  不知道体弱多病的老母,现在是否安康,还认不认我这么个不孝子;不知空守闺房的萧茹芸嫂子是否还能想起有我这么个小叔子。

  三伏天,三十多度高温的闷湿天气,标准承载十九人的破旧中巴车上,此刻却挤了足足五十多个乘客。

  这些人大多都是朴素装束,大人、小孩,老人、妇女,几乎人挨着人、背贴着背的,甚至有的单人座上,还坐了两个人。

  这是从黄川县城返回莽山镇的最后一班客车,本就是乡间野路,也不论超不超载了;县里的蜀黎们也要考虑一下乡亲们回家的急切心情嘛,也就早早下班了!

  即便已经下午六点半了,太阳快要落山,但拥挤得密不透风的中巴,仍旧热得跟火炉似的。

  最最奇葩的是,车上还有一头老母猪,在那儿哼哼唧唧的。

  有人抱怨猪身上的味道太难闻,混合着乘客们的汗臭,更是让人连隔夜饭都能呕吐出来。

  售票大妈站在勉强关上的车门旁,很有礼貌的笑着嚷嚷:“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都急着回家哩,就忍忍吧,很快就会到家了,前面黄果村、陆家庄都有人下车,忍忍就好了。”

  虽然大妈面带微笑的和善吆喝着,平复众人烦躁的情绪,但她那臃肿的屁股却毫不客气的将距离她比较近的一些乘客,直接朝里挤了挤,免得别人挤坏了她满身的肉肉。

  毕竟那只上了车的母猪,她可是按照两个乘客车票的标准,收的钱,自然不好意思把母猪赶下车。

  “卧槽,老板娘,这猪拉屎拉车上了,你还让不让我们活了!”

  突然,一个男子的抱怨声传来,整个车厢骚动起来。

  “哎呀妈呀,老娘踩了一脚……呕……恶心死啦……”

  车厢骚动,乘客们你挤我我挤你的。

  “人吃了还要拉呢。猪屎而已,活这么大,谁还没见过屎尿?!”售票大妈扯着嗓子大喊着,常年吆喝,练就了她一好嗓门,立时盖过了众人的骚动,“再忍忍,再忍忍就到家了~~”

  “草,摸哪儿呢你!”

  然而,混乱拥挤的中巴,突然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响起,整个中巴上的少的骚动嚷嚷立时止住!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那悦耳女子声音传来的方向转移了过去。

  站在后排的姬常,一手扶着扶手,也不禁被这女子的高分贝声音给吸引了过去。

  一米八二的个头,稍稍扭脸,就能看到中巴车里的一切。

  中巴中间位置,一个上身白色T恤、下身纤瘦牛仔裤的苗条女子,高挑身材足有一米七二。

  白皙玉手一把抓着一个三十二三岁的矮矬青年的肥胖手腕,女子俏脸露出羞怒:“老娘的胸软吗?摸着舒坦吗?”

  好个豪爽的女汉子,霸气侧漏。姬常忍不住心中暗自赞叹一句,眸光依旧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喂,女人,你胡说什么,谁摸你了!”

  那面相有些猥琐的肥胖矮矬男,自然不承认,脸色一副愤怒,好似自己被冤枉了似的,“刚刚是那只母猪拉屎了,乘客乱挤,老子可是一直站着没动。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老子抓你的胸了。告你,别含血喷人、随便冤枉好人!”

  这霸气侧漏的女子,胸前其实不算很大,也就一般水平,只是隔着T恤看,轮廓比较完美。

  最主要的是,这女子长相确实倾城,即便穿着普通,也掩饰不住她那张精美的脸庞,素颜朝天,依旧美的惊心动魄。

  “敢做不敢承认,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女子气得胸口一起一伏的,这才略显的雄伟一些,但却仍旧死死抓着那猥琐男的手腕,不让他甩脱,“不承认是吧,姑奶奶有的是办法让你承认!”

  女子丝毫不弱于男人,绝对的巾帼不让须眉,右手一翻,一根闪亮的银针出现在手,蓦然朝着那猥琐男的手扎了过去。

  “你,你想干嘛?!”

  那猥琐男见女子手中突然出现一枚银针,立时脸上露出惊恐和愤怒,用力一甩,直接甩开了女人的手,同时,使劲朝着那女子肩膀上推搡了一下,“臭娘们儿,你这是故意伤人,是犯法,老子可以告你,让你这泼妇坐牢!”

  接着,一个黝黑的瘦猴男子挤到猥琐男旁边,直言斥责那被推搡着差点摔倒的女子:“喂,女人,看你长的挺漂亮,怎么心思这么坏。我表哥可是十里八村的老实人,怎么会干那种龌龊事。”

  姬常脑海之中正在回想着五年前的记忆,回想着自己体弱多病的母亲,以及温文贤淑的寡嫂,听到争执,嘴角蓦然挂着一抹邪笑,拥挤的人群丝毫挡不住他的脚步。

  扛着个大包袱,三两步就挤到了吵架的双方面前:“我可以作证,你的‘老实人’表哥摸人家的胸了。”

  突然出来一个作证的人,立时让这一旁一瘦两个男子神情一怔,旁边的绝美女人却脸色一喜,“喏,听到了吧,有人作证,你们还想耍赖不成。厚颜无耻的混蛋,你们等着,老娘这就报警,把你们都抓进去。”

  “小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要乱说。乱说话,可不会有好下场!”那瘦猴突然阴测测的低声说道,眼睛露出一抹狠毒,藏在袖口的右手里,一柄闪亮的匕首露出一截。

  这是故意让姬常看到,让他害怕,不敢继续多管闲事儿。

  周围看热闹的乘客,也有几个见到了那瘦猴手里的匕首,忍不住脸色惊恐的往外后退。

  距离比较近的柳玥,自然也看到了那瘦猴露出的一截匕首,俏脸立时骇然色变,赶紧扯了扯姬常的衣袖,低声道,“还是算了吧,这家伙有刀!”

  虽然自己受到了欺辱,但柳玥却不能眼睁睁看着因为自己,而致使为自己出头的这个帅气年轻人送了性命。

  “虽然俺是农村出身的娃,却也看不惯你们这种卑鄙无耻下流的下作货色,有种你拿刀痛死我!”姬常非但没有息事宁人,反而激将出声,仗义不已。

  随着姬常这句提高了分呗的话语喊出,司机师傅突然踩下刹车;这特么都快要出人命了,还开个毛线的车。

  “小杂种,真以为老子不敢捅你!”

  那瘦猴脸色一狠,站稳身子之后,手里的匕首闪电般朝着姬常腹部刺去。

  “啊,你小心!”

  旁边的柳玥见状,立时吓得尖叫出声。周围那些观众早已脸色惊恐的捂着眼睛,后退的更远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