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玉璃公主

  殷明看向一旁,轻声喝道:“灯儿,还不给我过来?”

  一个大草垛后面,殷灯探出头来。

  旋即,她聋拉着小脑袋,乖乖的走了出来。

  殷明面无表情的道:“你这丫头,还真是无法无天了。”

  殷灯垂着头,不敢吭声。

  殷明又问道:“知道哪里错了吗?”

  殷灯小声道:“主,主人,我,我知道了。”

  这时,刘默阳忽然发现,跟他并肩而立的崔正地,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殷灯,面色渐渐变了。

  崔正地忽然大喝一声:“玉璃!”

  殷灯神色一变,像是吓了一大跳,猛地抬起头来。

  一时间,场面很是古怪。

  崔正地和殷灯大眼瞪小眼,好像都想把彼此看个通透。

  崔正地喃喃道:“是,是殿下……”

  殷灯眨了眨眼,脱口而出:“你是大板砖……”

  大板砖……殷明和刘默阳有点不自在。

  这丫头都给人起的什么名啊?

  崔正地却不恼,一张板砖脸……国字脸上,露出伤感又激动的神色,眼中也不知不觉泛起了泪光。

  他猛地扑倒在地,砰砰的叩首。

  “玉璃殿下,您没事,真是天佑我地国啊!”

  殷灯难得的露出一点伤感的神色,道:“像磕头虫一样,真的是你,大板砖。”

  “好了,你快起来吧,主人还看着呢。”

  她说着,心虚的瞅了一眼殷明。

  崔正地的眼珠子一下子瞪的溜圆。

  他猛地跳起来,护在殷灯身前。

  崔正地忠肝义胆的大声道:“殿下勿怕,我崔正地便是舍了性命,也不容旁人欺辱殿下。”

  他看向殷明,大声道:“殷明,你妄为人族强者,想不到如此卑鄙。”

  “居然强掳女童为奴,而且还是我故国公主。”

  “你欺人太甚,我须容你不得,我,我……”

  他说到后面,就难免有点底气不足。

  人家是斩杀四大妖王,刚刚还惊走了一尊妖王的存在啊!

  他虽然护主心切,可是拿什么跟人家斗?

  他嘴里“我、我、我”的结巴半天,最后怒道:“我跟你拼了!”

  只可惜,结巴了半天,这一声“拼了”不但没有气势,反而有点搞笑。

  殷明和刘默阳这时候都颇有些惊奇。

  看这情形,殷灯与崔正地显然是认识的。

  这丫头,居然是地国前朝公主?

  刘默阳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终日恶作剧,拿大人寻开心的丫头,居然是位公主?

  殷明看向殷灯,奇道:“灯儿,你是地国公主?”

  殷灯小声道:“好像,好像,有那么,一点点是……”

  崔正地见殷灯怕怕的模样,又激发出护主的热血来。

  他大声道:“殷明,你一代强者,欺负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你有本事,就冲我……冲那个,那个……”

  崔正地悲伤的发现,好像说“冲我来”也没什么用啊!

  殷明有些无语,自己也没做什么天怨人怒的事吧。

  还有殷灯这丫头,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自己就心虚,显得好像自己对她多凶暴似的。

  殷明道:“崔都督,你莫要激动。”

  “其中或有什么误会,我绝不曾强迫你故国公主做任何事。”

  崔正地愣了愣,倒是没有怀疑殷明骗他。

  一来,殷明一身正气,并不像说谎之人。

  二来,就他崔正地的实力,人家犯得着跟自己说谎吗。

  殷灯一副“怕怕”的样子,小声道:“主人说的对。”

  看到殷灯的样子,崔正地又是一阵上头。

  他是前朝老臣,看到故国公主称呼别人为“主人”,心情哪里安定的住。

  他怒冲冲的道:“殷大人,你到底对公主殿下做了什么?”

  殷明:“……”

  崔正地上了头,显然一时半会是说不明白了。

  他义愤填膺的放了半天狠话,身后忽然被人踹了一脚。

  崔正地弯腰行礼:“殿下,有何吩咐。”

  殷灯摆摆手,很大气的道:“你挡路了。”

  崔正地一脸懵逼,下意识的让开道路。

  “殿下请。”

  然后在崔正地愕然的眼神中,殷灯颠颠的跑到殷明身边去了。

  殷灯有些紧张,小声辩解道:“主人,可,可不是我叫他,叫他这么做的。”

  “大板砖他们家,那个,那个,祖传的脑子有点问题,所以,所以……”

  忠肝义胆崔正地,一颗忠心被殷灯按在地上摩擦千百遍。

  自己一家忠心耿耿,居然被贴了“脑子有问题”的标签。

  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崔正地,殷明和刘默阳都有点于心不忍。

  殷明道:“崔都督,这不是谈事的地方,咱们还是里面说话吧。”

  崔正地失魂落魄的“哦”了一声,垮着一张方脸在前面带路。

  殷明忽然发现,他这张国字脸一垮,愈发的像是一块板砖了。

  都督的大帐中,殷明被推倒上首坐了。

  没办法,崔正地一定要公主坐在最上首,而殷灯有又一定不肯比殷明坐的高。

  殷灯坐在殷明身旁,有点局促,又有点小得意。

  这两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对父女一般。

  崔正地都想喊一声“吾皇万岁”了。

  崔正地终于看出来了,自己家公主殿下,哪是被逼的,她还挺乐意往上凑呢!

  看上去好像是殷明对殿下很凶,但仔细想想都是殿下在顽皮和撒娇。

  看着殷明身旁心满意足的殷灯,崔正地有点窘迫。

  殿下你要有点追求啊!

  给人家当丫鬟有什么好得意的!

  他轻叹一声,道:“殷大人,适才再见故主,心绪激动。”

  “一时失态,言语冒犯,还请见谅。”

  殷明道:“无妨,崔都督的心情,我也能理解。”

  崔正地迫不及待的问道:“殷大人,不知事情的经过究竟如何,可否告知?”

  殷明点点头,正要开口,忽然大帐门帘一掀,一个人大笑着走进来。

  于鑫笑呵呵的向殷明拱手道:“今日幸逢殷大人,真是不胜之喜。”

  “在下是坤国朝中中书令于鑫,参见大人。”

  中书令是皇上直属的中书省的长官,是天子近侍。

  像很多朝廷部门一样,中书省的官员多是文官,长官却往往都是武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