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被逼出战

  崔正地沉默良久,慢慢的道:“那,我就如你所愿。”

  为了落在坤国手中的皇子和公主的安全,他只能妥协。

  于鑫眼底有喜色一闪而逝,道:“那你还不指挥出击,击退妖族?”

  这即是变相的逼他送死。

  崔正地冷哼一声,没有理会他。

  他回过身,轻叹一声。

  他身旁,站有两人。

  孙平是他军中将军,也是昔年地国一位小圣的后裔。

  他是武宗强者,西骞军中的中流砥柱。

  另一人,名为方晓问,是昔年地国一位小圣的弟子。

  此人在灭国之战时,远游他乡,另有机缘,也避过了那场大清算。

  此人也是武宗强者,闻听西骞有难,特意赶来助阵。

  崔正地对方晓问道:“方老弟,你与我西骞并无瓜葛。”

  “请你速速离去,等日后战事停歇,咱们有缘再会。”

  说是有缘再会,实则已是诀别之言。

  妖族这次出动了三千妖兵,九尊大妖,更有一尊疑似妖王的存在。

  西骞是绝对无力反抗的。

  崔正地又道:“老孙,你带人去检查后方粮草供给,千万不可断了补给。”

  于鑫冷笑道:“崔正地,你当我是摆设么?”

  “你这分明就是暗示他们临阵脱逃,你这是叛国之罪!”

  崔正地心中恼火。

  其实他刚才想叫两人单独谈话,就是打算叫他们赶紧逃。

  因为于鑫步步紧逼,崔正地才用了这种迂回的说法,暗示他们逃离此地。

  可于鑫来此,就是打着对他们赶尽杀绝的打算,自然不肯给这个机会。

  崔正地当然可以无视于鑫,甚至可以杀了这个东西。

  可是,想到京城里的两位殿下,崔正地却只能忍气吞声。

  他怒道:“方兄弟根本不是西骞军中之人,他难道还不可以离开吗?”

  于鑫淡淡的道:“你说他不是,我却看他是。”

  崔正地怒道:“你休要欺人太甚!”

  于鑫道:“好,那我也退让一步。”

  “他若肯说一句,那两个前朝的小东西,是猪狗不如的小杂种,我便信他与你军中无关。”

  崔正地忍无可忍,身上又有气势暴涨而出。

  他一把揪住于鑫的衣领,怒道:“你敢侮辱殿下?”

  于鑫面色苍白,勉强道:“好,好啊,你果然是贼心不死。”

  “那两个小畜生,我骂便骂了,你敢怎样?”

  “你若有种,便把我毙在这里。”

  “我实话告诉你,若是叫我回去,我还要亲自去掌那两个小杂种的耳光。”

  崔正地面上青筋暴起,却始终不敢动手。

  于鑫说的越是过分,也就说明两位殿下的处境越是凶险!

  方晓问走上来,轻声道:“崔兄,不必如此。”

  “我此番既然来了,就没打算临阵脱逃。”

  “崔兄,放下这狗贼,咱们去会一会妖族,也如先辈一般,杀个痛快。”

  他说着,已从腰间抽出一柄寒光凛凛的钢刀。

  有些古怪的是,他背上还背着一物,用白布紧紧缠裹起来。

  看形状,仿佛也是一柄刀。

  崔正地重重的把于鑫丢下,沉着脸,半晌没有言语。

  他的视线划过方晓问和孙平,两人都眼神坚毅,有着视死如归的神色。

  崔正地忽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笑道:“好,今日,兄弟们便杀他个痛快。”

  “左右虎将,点兵出阵!”

  帐下,有两个将军领命而出。

  这两人也是前朝权贵的后裔,面色虽然微微苍白,行动却没有迟疑。

  崔正地迈开大步,走出大帐,孙平和方晓问跟在他身后。

  于鑫露出阴鹜的笑容,不声不响的跟在三人身后,慢慢走出去。

  他本以为还要再费一番功夫,却想不到这崔正如此好对付。

  这家伙似乎一点也不惜命,三言两语,居然就真的决定要出阵对决妖族。

  这是自寻死路!

  坤孙王谷前,崔正地来到阵前,凝视远方。

  他身旁,不止有武将,还有西骞省府的文官。

  这些人,大部分都与前朝有关,也有少部分只是心甘情愿追随而来。

  大部分人都面色苍白。

  对面十里,就是坤孙王谷,谷中隐藏着无数妖族。

  那隐隐散发出的威压,让所有人胆战心惊。

  有人面露绝望,叹息道:“那位封西的省府,他为什么要招惹妖族,却给我们找来祸端。”

  方晓问猛地回过头,喝道:“住口,你这是说什么话?”

  “自古人妖不两立,他做的乃是英豪之事,非大意志,大勇气不可为。”

  “何况,西山妖族凌虐封西多年,你难道要他们坐以待毙,毫不反抗吗?”

  那被训的人也就是一时口快,抱怨一句,没想到居然引发了方晓问如此大的反应。

  崔正地道:“好了,这种话莫要再说。”

  “朝廷亡我之心不死,就算没有这事,我们也难逃一劫。”

  “那封西省府是个人物,做的也是堂堂正正,理所当然之事。”

  省府府丞轻笑着叹息一声道:“唉,我倒是好生仰慕那位。”

  “听说他开创文道,带领文人修行,真个叫人向往。”

  “只可惜,此生只怕无缘相见了。”

  崔正地瞧他一眼,道:“凌府丞,你出身平民,与我故朝没有瓜葛。”

  “我看,你若是要走,那于鑫未必会阻拦。”

  凌望鱼笑了,道:“都督这是说的什么话。”

  “既然要死,当然是大家一起死才好看,岂能我一人开溜?”

  虽然此人说话有些跳脱,但是在场人都心中一暖。

  近些日子,大部分与前朝无关的官吏,都已经悄悄开溜。

  都督和省府看在眼里,却都没有阻拦。

  他们已是必死之局,没必要拖上这些人。

  凌望鱼却是个异数。

  他一早听说大唐有人开创文道,就筹划着弃官偷溜去大唐。

  结果看清形势后,他反倒不肯走了。

  他虽然是个文人,但是这幅同生共死的姿态,让都督等人都动容。

  这时候,坤孙王谷的黑雾中,一队妖兵走出。

  队伍最后,出现了一尊大妖。

  大妖看向对面严阵以待的人群,目中有毫不掩饰的鄙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