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西骞军营

  大妖是妖族的宝贵战力,妖王也不会奢侈到以大妖为坐骑。

  一行人再次启程。

  书童也上了老熊的后背,他很老实,规规矩矩的坐着。

  殷灯则完全不同,一刻不得安宁。

  在殷明背后,殷灯跑来跑去,好像完全感受不到颠簸。

  日头悠悠,沉入西山。

  夜色,降临了。

  坤孙王谷。

  大峡谷中,妖气弥漫,妖云如盖。

  恐怖的妖气充塞峡谷,远远望去,其中一片幽深的漆黑。

  但是,另一边,西骞的士兵都知道,其中有无数的妖兵虎视眈眈。

  西骞军营中,一片灯火通明。

  即便是到了夜晚,哨兵也不敢有丝毫懈怠。

  西骞军队的实力本就远逊于妖族,只要一个大意,立刻就有覆灭之灾。

  西骞都督,崔正地坐在中军大帐中,神态肃穆,眉宇间有着深深的忧愁。

  这么多年来,已是小心经营,万般周旋。

  可是,终究时命难违啊!

  这绝望的命运,大概在当年故国覆灭时,就已经注定了。

  崔正地缓缓站起身,道:“老孙,方老弟,你们跟我来一下。”

  一旁,两人站起身来。

  这时候,一个尖锐的声音忽然响起:“崔都督,你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竟不能当着本钦使的面讲清楚吗?”

  崔正地嚯的转过头去,怒视下首里的一人。

  此人一身锦缎,服色华贵,神态傲然。

  他是朝廷派来的使者,名义上是监军,实则是监视崔正地。

  这个世界的都督权柄极大,相当于是割据一方的藩镇。

  因为战事的形势变换迅速,所以一般来说,都督都拥有便宜行事的权力,朝廷也不会多加干涉。

  当然,这个世界也绝不会出现类似藩镇割据,对抗朝廷的局面。

  人族以武为尊,武力才是皇室安身立命的根本。

  一省都督,根本不具备反抗皇室的实力。

  崔正地之所以能享受到钦使监视的“优待”,只因为他是前朝余孽!

  十年前,地国发生政变,如今的坤国皇室迅速掌权。

  这件事的经过,至今是个迷。

  因为,皇室把控着一国的最强武力。

  尤其是一国大帅,一般来说都是武道圣者,更是皇帝的心腹。

  甚至,还曾出现过与皇帝结拜的大帅,连皇帝都称一声兄长。

  还有传闻说,各国皇室之所以屹立不倒,其背后还有着镇国底蕴。

  虽然传言未必为真,但也足见皇室底牌极多。

  想颠覆一国皇室,是非常困难的。

  像是昔年大唐所以能覆灭洪国,是因为洪国末代君王频繁征战、滥用民力,已经失去了民心。

  当然,最要命的,是当时那位皇帝自恃武力强悍,与大帅闹崩,气的大帅远走他国。

  至于镇国底蕴,不知是放弃了此皇,抑或是并不存在,也并未干涉。

  坤国的情况则不同。

  其前朝地国,最后几代皇帝虽然不说多么贤明,却也绝不残暴,历任大帅更是皇室的坚盾。

  而崔正地的祖父,是当时的地国大将军,亦是一位无敌的武道圣者,却也死在了那一战中。

  坤国政变究竟是如何成功的,一直是一个谜团。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对崔正地来说,现实更为迫切和冷酷。

  他作为前朝元老的余孽,一直都受到朝廷猜疑。

  他也绝不冤枉,因为如果有机会,他一定会支持前朝皇族复国。

  只可惜,他没有机会了。

  这钦差使者于鑫,就是来逼他对抗妖族,以至于死在妖族手中的。

  面对崔正地的怒目而视,于鑫也丝毫不惧。

  他是新朝新贵,对这些一身腐朽气息的前朝余孽,只有深深的厌恶。

  崔正地冷冷的道:“怎么,连我与人说句话,也要你来审核一番么?”

  于鑫的眼神有些阴鹜,盯着崔正地道:“可你到底有什么话,不敢当着我的面讲?”

  “你若不是心虚,便当面讲清,也免得本使费心。”

  崔正地身上猛地爆发出惊人的气势。

  这位都督看起来面容平凡,却赫然是一位武道大宗师。

  看他这一身气势,凝实宛若实质,竟是凭个人天赋突破至大宗师之境。

  他这种大宗师,相当于已经拿到了先天的敲门砖。

  与聂忠平那种靠宝物提升的大宗师不同,他有很大的机会成就武圣之尊。

  当年政变之时,他还是个纨绔子弟,只是个武师。

  再加上崔家素有名望,甚至很多投靠新朝的权贵都曾帮他说话,所以他才在大清算中逃过一劫。

  不过,他也被派到西骞来,目的就是希望他死在黄山妖族的手中。

  坤国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大部分边境都有天国和唐国挡在妖族前方。

  西骞,是坤国唯一受到妖族威胁的行省。

  那服色华贵的中年人面色微微一白,竭力抵抗。

  他竟是一位武宗,虽然被大宗师压制,一时间却也没有出丑。

  他嘶声道:“崔正地,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我动手?”

  崔正地冷冷的注视着他,连半分缓和也没有。

  开玩笑,他堂堂武道大宗师,有先天之姿,凭什么惧怕一个寻常武宗?

  至于此人背后的坤国皇室,崔正地也不在乎了。

  反正,他此番已经是凶多吉少。

  最近这些年,崔正地知耻后勇,发愤图强。

  他硬生生突破到大宗师之境,甚至有先天之姿。

  这早就引起了皇室的忌惮,所以他非死不可。

  到了这地步,还管他什么朝廷不朝廷的。

  他一身气势彻底爆发,于鑫苦苦抵抗,全身骨头都在咯吱作响。

  他怒道:“该死的,你难道不怕那小子和那丫头……”

  崔正地的两眼陡然瞪大,怒火在眼底熊熊燃烧。

  于鑫心中一阵惊惧,腿一软,竟然单膝跪了下去。

  但是,下一瞬,崔正地已经收起了气势。

  他的眼底除了怒火,还有深深的忌惮。

  他死不足惜,可是……皇子和公主不容有失啊!

  想到两位殿下,崔正地咬了咬牙关,终究收敛了气势。

  崔正地冷冷的道:“两位殿下,还好吗?”

  于鑫“呸”了一口血,阴阴的道:“只要你们这些反贼老老实实的,他们自然不会有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