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老父亲殷明

  黑风灵妖收墨角白鹿为徒,未尝没有出于觊觎这两宗宝物的意思。

  只是,白鹿王那位祖上若是真个活着,反倒更加不可想象。

  这种活在妖族回忆中的霸主,若还存世,会达到何等可怕的高度?

  殷明点点头,道:“若是如此,这西山倒是真要走一趟。”

  “而且,我听说,西山相邻的妖族,有些蠢蠢欲动。”

  “我们亲身前往,震慑那些妖族,才能确保西山之地无虞。”

  随着西山妖族的覆灭,近些日子,封西军队正在顺势西进,占领西山的广阔土地。

  目前来说,进度还算顺利。

  但是,那里已经进入妖族腹地,三面环妖,并不安稳。

  矛盾爆发,只是时间问题。

  殷明又道:“如果有可能,应该把这灵株移植到我人族腹地,才算万无一失。”

  刘默阳点点头,他也是这个意思。

  殷明沉吟片刻道:“只是,最近省府和文宗的事情虽然不多,我却也不好长久离开。”

  他毕竟是一省首府,又是文宗之祖,长时间离开的话,必须安排好代理之人。

  刘默阳点点头,道:“你先安排。”

  “我这边,也要安排一下。”

  他身为封西都督,也有很多事情要安排下去。

  对话到这里,本该结束了。

  刘默阳却忽然道:“对了,你能不能,管管你那丫头。”

  殷明道:“你说灯儿?”

  他露出一个老父亲般的笑容,道:“这丫头出身可能不简单,看起来乖巧,其实颇为顽皮。”

  刘默阳无言的看着殷明。

  全封西城,大概只有殷明觉得殷灯看起来乖巧,还有些顽皮了。

  在旁人眼中,“乖巧”这个词,绝对跟殷灯没有关系。

  若有关系,那便是殷灯的反义词。

  殷明道:“我便是说她几句,当面还管用,我若不在,便管不到她了。”

  刘默阳沉默良久,低声道:“你看那些妇人的眼神。”

  殷明愣了愣,看向街道上的人群。

  大街上,一群大姑娘小媳妇,都在偷眼瞧着两人。

  注意到两人的视线,她们又急忙收回眼神,若无其事的跟商贩杀价。

  殷明沉默了。

  随后,殷明和刘默阳不约而同的退开一步,跟彼此拉开距离。

  片刻后,殷明面无表情,缓缓的道:“我,会好好教训她的。”

  刘默阳诚挚的道:“拜托了。”

  两个人中间隔着两个人的身位,一同往杏坛走去。

  两人身后,妇女们又开始悄悄话。

  “咦,快看,省府大人和新都督好像在故意保持距离。”

  “天啊,前次听小灯芯说起那事,我还不信,现在看来,真有些古怪啊!”

  “哇,不会吧,省府大人是何等人杰,新都督也很英俊,要是那什么,也太浪费了。”

  ……

  殷明和刘默阳不约而同的顿了顿脚步,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向前。

  此时的杏坛前,殷灯和施菲华正在大眼瞪大眼。

  几个本在研习原始真经的文人都不动声色的扭过头。

  这两位,他们哪个也招惹不起!

  殷灯就不用说了,施菲华虽然是个姑娘,性子却暴躁的很。

  施菲华现在就非常不满意,杏眼瞪着殷灯,恨不得用眼神把殷灯钉在地上。

  她本就性子很烈,被殷灯碎碎念了几句,就给惹毛了。

  这小丫头,明明只是殷明的仆从,居然敢对自己没大没小。

  对自己无礼倒也罢了,她还颠三倒四的嚼易师妹的舌根,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易瑶挡在两人中间,无奈的笑着。

  她劝施菲华道:“菲华,你都是个大姑娘了,怎么还跟孩子生气呢?”

  施菲华气呼呼的道:“师妹,谁家孩子像这小丫头似的。”

  “一张小嘴巴拉巴拉的,整日里就知道气人。”

  易瑶的丫鬟在旁拼命点头,显然也对殷灯一肚子气。

  易瑶道:“小孩子嘛,顽皮些也是有的。”

  施菲华道:“她顽皮也罢了,怎么专一挤兑你。”

  殷灯也气呼呼的道:“易瑶,不用你来做好人。”

  易瑶也不恼,只是挡着两人,免得她们真个掐起架来。

  这一个是宰相门生,一个是殷明童女。

  若是真个在大庭广众之下掐起来,说出去也别提多丢人了。

  殷明和刘默阳来的时候,就正好看到这一幕。

  弟子们看到夫子来了,一个个如蒙大赦。

  果然,殷明出现的一瞬间,殷灯就萎了。

  她收起凌厉的小眼神,低下头去,两只小手绞在背后。

  施菲华被她气笑了,道:“小丫头,你刚才的凶劲哪去了?”

  “当着你主人的面,倒是拿出来给我们再瞧瞧啊!”

  殷灯脚尖戳着地面,小声道:“你这个恶女人,莫要胡说八道。”

  易瑶拦住施菲华,道:“菲华,算了,别说了。”

  施菲华哼了一声,这才作罢。

  殷灯又愤愤的白了易瑶一眼,继续戳着地上的青石板。

  殷明走到殷灯跟前,对易瑶道:“这孩子被我惯坏了,此番给你添麻烦了。”

  易瑶摇摇头,轻声道:“明兄言重了。”

  殷灯小声道:“主人,我,我没有……”

  殷明敲了敲她的脑瓜,淡淡的道:“你这个小东西,回头我再教训你。”

  殷灯吓了一跳,发觉殷明语气有些不对。

  以前殷明虽然也训她,却不是真的生气,只是说她几句。

  她当面听了,转过身去就忘了。

  这一次,主人似乎是要来真的啊?

  殷灯心虚的回忆起最近的事情。

  她心中暗叫糟糕,做的坏事太多,根本不知道是哪一宗被主人知道了。

  殷灯直接被殷明提溜到一旁。

  她低着头,并着脚尖,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

  施菲华和易瑶的丫鬟都心情大好,笑眯眯的盯着殷灯。

  易瑶也拿她们没办法,居然跟个孩子斗气。

  殷明请易瑶坐了,问道:“今日找我,不知是有何事?”

  易瑶笑道:“这几日想起明兄去年在雪丘园题的诗文,意境优美,犹在眼前。”

  “我听说,那诗还有后两联,因此想向殷兄请教。”

  殷明沉吟了一会,这才想起去年的事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